清朝云南驻军从绿营到新军第十九镇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9-08 12:03:4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云南的清军骑兵

  清朝云南驻军在编练新军之前,不同时期称绿营、练勇、防军、巡防队,是朝廷的经制之师,其制始于顺治十六年(1659年)。

   据《新纂云南通志》:“云南绿营自顺治十六年定云贵官兵经制,设云贵总督,标兵分中左前右四营,中营设将领八,余三营将领八,兵凡四千。设云南巡抚标兵二营,将领八,兵一千五百。”康熙元年“设云南提督标三营”。另外,按“天下要害地方,皆设官统兵镇戍”的原则,清朝在军事要地设镇、镇标,每标三至四营,由总兵统辖。云南从顺治十七年“设临元徵江镇、总兵官、镇标”开始,中经康熙、雍正、乾隆、嘉庆,不断改裁增减,至道光年间,云南绿营驻军“计设有督标、抚标、提标、六镇标,额设兵三万九千五百一十五名”。六镇即临元镇、开化镇、腾越镇、鹤丽镇、昭通镇、普洱镇。镇设总兵官一人,统辖镇标,归云南提督节制。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独立的军事单位,即曲寻协、楚雄协、云南城守营、大理城守营、寻沾营、武定营。咸丰以后,清朝云南绿营驻军为三标(督标、抚标、提标)、六镇、二协、四营,在编练新军之前,大致不变。

  绿营兵按标、协、营、汛四级组成。标下为协,由副将统率,协下为营,由参将、游击、都司、守备指挥,营下各汛则由千总、把总率领。

  清朝军制,提督是一省最高武职。云南提督统辖全省军事,归云贵总督节制。

  乾隆晚年,政治已经腐败,军备逐渐废弛。咸丰时期,西方列强侵略,太平天国战争,已证明绿营军队毫不中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开始了近代军事改革,中央以奕、文祥为首,在地方上,则是“同治中兴后,藩臣列帅,惩前毖后,渐改练勇巡防之制。”光绪元年(1875年),云贵总督岑毓英“仿照直隶等省设立练军”,从全省绿营中抽调精壮士兵集中训练,使用洋枪洋炮。希望“边防有警,即分派应援”,做到“兵归实用,饷不虚糜”。岑毓英是晚清干练有为的封疆大吏,这次云贵总督任上虽然只有一年,却开始了云南最早的军事改革。“练军”就是最早的新军。

  光绪二年(1876年),刘长佑任云贵总督。刘长佑为湘军将领,“同治中兴”之干才,任云贵总督8年,对云南绿营一再裁撤,在岑毓英“练军”的基础上,编成“练军”20营。

  光绪九年(1883年),法国入侵越南,云贵总督岑毓英出关督师。战事结束后,乘战胜之余威,对绿营又加裁汰,抽调精壮补充“练军”。光绪十六年(1890年),云贵总督王文韶、巡抚谭钧培对云南“练军”、绿营统一整编,“挑练战兵,变去绿营名号,改称防军土勇”。编成防军45营,土勇27营。王文韶、谭钧培整编的目的,是想把云南驻军划分为正规军和地方防守部队,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和机动性。此后,清朝云南驻军就不再有绿营名号了。

  光绪三十年(1904年),丁振铎任云贵总督,看到王文韶把云南驻军分为防营土勇,结果不如人意。于是奏准“变去防军土勇名号,一律改称巡防队”。巡防队以营建制,全省40营,总兵力大约3万人。第二年,丁振铎奉命在云南成立“督练处”,编成“绥靖新军”3营,炮兵一营。这是清朝云南驻军第一次使用“新军”名号。“新军”装备近代武器,用西式编队、西式操典、西式战术进行训练。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丁振铎奏准添设步兵2营,炮兵一营,编成一步兵协,以云南武备学堂总办柳旭任协统,并设参谋处、军令处、执法处分掌军政军令。丁振铎为官清廉,是晚清极有操守的封疆大吏,对云南新军的编练极为认真。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锡良接替丁振铎任云贵总督,调来陈宦任新军协统。陈宦湖北安陆人,出身寒微,北洋武备学堂毕业,受知于锡良,是当时难得的军事人才。他把带来的一营湘军分编到各营,以作示范。一天,一嗜赌士兵越墙赌博被拿获,陈宦立刻集合全协,宣布该士兵违反军纪,立即枪毙,全军震动。陈宦又经常深入部队,一次发现一年轻士兵在休息时刻苦学习写字,大加赞赏,立即下令提升,任为排长。各县青年闻风而动,纷纷报名投效,陈宦乘机挑选精壮,裁汰劣弱,把原来分编到各营的湘军士兵提升为排长、正副目。军容风纪,为之一变。同年,锡良奏准添编步兵一营、辎重兵一营、炮兵一营,改称陆军混成协,任陈宦为协统。这时的云南陆军混成协,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奠定了后来陆军第十九镇的基础。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清廷派陆军统制崔祥奎来云南,命令当年编成一镇。锡良把“督练处”改为“督练公所”,将云南陆军混成协扩编为镇,按全国陆军编制序列,番号为“陆军第十九镇”,统制崔祥奎,下辖两协,每协两标,每标3营,每营官兵536人,加上镇直属第十九炮兵标、马标、工程营、辎重营、机关枪营、陆军警察营、军乐队等,全镇官兵1.09万人。

  光绪三十五年(1909年),锡良调任东三省总督,沈秉堃护理云贵总督,购买德国克虏伯最新式步枪8000支、山炮54门、重机枪50挺,全部用来装备陆军第十九镇。(云南政协报 作者:高培根)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