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聂耳并称“西南二士”的张天虚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9-08 11:58:1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张天虚,原名张鹤,字友松又名剑平,呈贡龙街人,1911年12月8日出生于书香门第。1932年他和马子华同路到上海同时参加左翼作家联盟,他曾担任过左联上海沪西片的大组长,在上海近郊区租赁真茹镇的农村房屋居住。张天虚昼夜赶写他的50万字的长篇小学《铁轮》。后请郭沫若先生为他写序。

  张天虚与聂耳不仅是同乡,而且是老朋友,同时是左联成员,当时聂耳在艺华电影公司工作。1935年在上海“飞行示威”中,张天虚任左联领队,他机智勇敢地完成了任务,但因此受到“包打听”盯梢。同年3月经组织同意他前往日本,就读东京早稻田大学东亚日语补习分校。

  在日本,张天虚参加左联创办的《东流》月刊,经常撰稿,并演出话剧。在东京早稻田大学,日本文法讲师横田会讲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他讲到“中国”二字时,左一个“支那”,右一个“支那”,听起来很刺耳。坐在前排的张天虚突然站起来讲:“横田教师请你不要称‘支那’行不行,我们现在叫‘中国’,‘中国’!”同学们听了张天虚的抗议,大家齐声说:“中国!中国!”横田用诡辩的口气说:“‘支那’即‘中国’,‘中国’即‘支那’,两个词可以自由应用的。不称‘中国’而称‘支那’是日本人的习惯,希望诸君不要误会。”张天虚又站起来说:“不,‘支那’含有轻视的意思,请老师从现在起,一定不要再称‘中国’为‘支那’。”这个老师很牛筋,板起脸说:“我要不改怎样?”张天虚讲:“那我就退席!”接着全班同学齐声说:“我们全都退席!”哗哗的关书声,笃笃的脚步声,教室空了,横田目瞪口呆,独自一人站在讲台上。教务处的老师来了,问明情况后,向大家表示说服横田,同意通知东亚各班教师,以后不再称“中国”为“支那”。

  1935年7月17日,聂耳不幸在日本滕泽游泳身亡。张天虚乘火车赶回东京办理聂耳善后事宜。同年12月,张天虚与甫风在东京编辑出版《聂耳纪念集》及张天虚著《忆聂耳》,随后张天虚和郑子平把聂耳骨灰护送回国。

  1937年初,张天虚回国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参加丁玲为团长的西北战地服务团。他先任通讯股股长,后提升为副团长,深入山西抗日前线。1937年2月,张天虚写出了19天的《军训日记》,《西线生活》《征途上》等战地通讯。1938年,党中央在张冲师长请求下,决定派出一些滇籍同志到云南60军184师做军事、政工工作,其中有张天虚、蒋南生、周时英、薛子正、张子斋、尹冰。在张冲师长的决定下成立一个纠察队,由张致中任队长,张天虚、蒋南生、张子斋任干事。随后部队开往徐州前线,由张天虚主编《战地快报》。当张冲升任新3军军长时,有人告发“张冲与共党有联系”,被督饬回昆述职,解除他新3军军长兵权。1938年张天虚被迫离开184师,经组织同意回昆明,1939年3月应聘于昆华师范学校当教师。在教学中他激发学生的抗日爱国热情,领导学生出墙报,写文艺作品,参加农民收种劳动,体验农民生活。

  1940年春,张天虚接受党组织指示经新加坡辗转到缅甸仰光,任《中国新报》(华侨报刊)编政。在八九个月时间内曾撰写社论及其他文艺作品近百篇,其中有10多万字的中篇小说《五月的麦浪》。繁重的工作使张天虚积劳成疾,肺结核病恶化,餐中吐血。张天虚坚持回昆治疗,1941年1月返昆,住进英国教会创办的惠滇医院(在昆明西郊车家壁),1941年8月10日上午10时辞世。张天虚以短暂的一生写出了相当数量的文学作品,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经过宁坚、蒋南生、马子华和马仲明的努力,并得到张冲的支持及家人的同意,辗转卜葬西山之巅,山道之侧,丛林之间,圆柱型的石碑上刻“左翼作家张天虚之墓”。郭沫若先生为其作墓志,盛赞张天虚,与聂耳相提并论为“西南二士”。(云南政协报 作者:高程恭)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