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灯王子"袁留安病逝 从艺60年演唱会梦想成空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9-05 18:42:48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袁留安生前的演出照片 记者杨赋/翻拍

 
云南著名花灯艺术家、花灯大师袁留安(资料图)

  云南著名花灯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袁留安,2009年9月3日不慎摔伤,医治无效,于当晚23点33分不幸去世,享年78岁。

  袁留安是云南省首屈一指的花灯表演艺术家,曾任云南省花灯剧团团长, 获得了许多各级各类奖项。在《探干妹》《数罗汉》《游春》《老牛筋相亲》等剧目中,袁留安塑造了“干哥”、“老牛筋”等许多家喻户晓的角色。他主唱的花灯成了“流行歌曲”,他还把花灯从昆明唱到了国外,他发行的碟片更是卖到脱销。今年恰好是袁留安从事花灯艺术60周年。

  不顾家人反对学花灯

  在位于曙光小区的一幢居民楼里,记者找到了袁留安老人生前的住所。

  敲门进去,昏暗的客厅里唯一起眼的就是摆在桌上的奖杯和奖状,以及袁留安当年唱花灯的照片,这样的场景让人备感凄凉。袁留安的儿子袁晓亮一脸疲惫地坐在沙发上。

  据袁晓亮介绍,9月3日上午,袁留安像往常一样外出晨练,却不慎摔伤,随后被送往医院进行治疗,经过数小时的抢救,终因伤势过重辞世。袁晓亮说,“我当时以为只是摔了一跤,可能不会有大碍,没想到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主治医师跟我说,我爸爸的情况很严重,生还的可能性不大,当时我就懵了。他走的时候连一句话都没留下。”随后,袁晓亮哽咽着为记者讲述了父亲生前的故事。

  袁留安出生在昆明小板桥,小的时候就喜欢唱花灯,“那时候我奶奶非常反对,但父亲不顾一切地去学,与花灯结下不解之缘。”袁晓亮说。14、15岁的时候,袁留安已经开始登台表演,在花灯表演上,袁留安特别有天赋。上世纪80年代初,袁留安进入云南省花灯剧团,后来又到了昆明市花灯剧团,之后又调入昆明市艺术研究所工作。

  待人和蔼,生活简朴

  袁留安的妻子于1990年去世,从此,袁留安就独自一人抚养儿女,袁晓亮说:“我觉得我爸爸特别不容易,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和姐姐都只有10多岁,他从那以后一直没找老伴,一是为了他的花灯事业,另一个就是为了我们姐弟俩。”

  袁留安对花灯艺术的热爱,可以用“痴迷”来形容,袁晓亮评价,“我父亲一生都是陪伴花灯度过的,他非常热爱这门艺术,为花灯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一生。此外,父亲是一个非常节俭的人,每个月的生活费不到300元,家里用过的矿泉水瓶子都舍不得扔,也要省下来卖废品。”街坊邻居也表示,袁留安待人和蔼,生活简朴,有时他外出见到什么有价值的废品,都会捡回来,经常见到他手里拿着个什么东西。

  将花灯艺术毫无保留地传给爱好者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也是袁留安从事花灯艺术60周年,为了纪念这两个特别的日子,今年年初,袁留安就开始筹备自己的演唱会,原定于今年10月举行。袁晓亮感叹:“演唱会的资金、场地、时间都已经确定了,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除了演唱会,袁留安生前还在准备即将出版的作品集,这本书将会汇集他毕生收集的花灯段子,他打算将自己在花灯艺术方面的积累毫无保留地传给大众,可惜他还来不及完成,已经离世。

  对学生如儿女从不收学费

  今年64岁的民间花灯艺人张丫丫是袁留安的生前好友,她对记者说:“袁留安这一生特别不容易,一辈子都在为他热爱的事业奔忙,我记得他说过,不要让花灯绝种,花灯是云南人的传家宝,他希望凭着自己的努力,能够为花灯事业多作贡献,培养一大批接班人。”

  张丫丫说,从她到她女儿,再到她的孙子,一家三代都是袁留安的学生,在袁老的悉心培育下,张丫丫的孙子小小年纪就获得了很多荣誉。袁留安没有收过张家一分钱学费,“他不单是对我们好,对他所有的学生都是这样的,只要他觉得是人才,他就会不遗余力地去教别人,从来不收学费,他对学生就像对他的儿女一样,不求回报任劳任怨地付出,而且特别有耐心,那时候教我孙子,每个星期都往我家跑。前段时间他的一个学生参加某个比赛,他几乎天天打电话跟学生沟通。”张丫丫介绍。

  前个星期,袁留安还曾到过张丫丫家,回忆起当时的一幕幕,张丫丫悲痛万分:“我帮他炒了几样他爱吃的菜,我没时间送过去,就叫他来我家里拿。我还说他收入不算低,应该请个保姆照顾一下自己,但他不愿意,他说请人费钱,他就是这么一个人,非常节省,但他在花灯艺术上,从来不吝啬钱,出碟出书什么的,很多时候都是他自己掏钱。”(都市时报 首席记者黄舒婷)

  相关链接

  云南著名花灯艺术家袁留安病逝 享年78岁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