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凤凰琴 三代音乐人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9-03 19:37:2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抚琴思人

施先生大伯留下的小提琴

  初识凤凰琴,源于一部学生时代所看的电影,片名就是这样的三个字,如今故事情节早已模糊,但电影打动人心的那份真实感犹在。猜测中,凤凰琴该是一件极古朴雅致的乐器,因为依稀记得片中的凤凰琴始终贯穿全剧,寓物于人,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古人云“香销翠羽帐,弦断凤凰琴。”(唐·虞世南《怨歌行》)。“鹦鹉杯中浮竹叶,凤凰琴里落梅花。”(唐·骆宾王《代女道士王灵妃赠道士李荣》诗)。凤凰琴在古典诗词中融汇的意境,令人神往。凤凰琴,又称“大正琴”,相传是日本名古屋人森田伍郎于大正年间创制的乐器。20世纪20年代,大正琴传入我国,因流行地区的不同,在我国又有“大众琴”、“和平琴”、“娱乐琴”、“中山琴”和“胜利琴”之称。

  在中心城区紫艺路开设“玉溪茗琴居古琴研习社”的施先生就珍藏着一把凤凰琴。

  中西合璧凤凰琴

  施先生珍藏的凤凰琴长约60厘米,宽约20厘米,呈扁长方形。淡蓝色木质琴身正中,是一块突起的“切音板”,下方分布19个用于弹奏的塑料琴键,施先生说,这是控制琴弦振动发声的装置,通过按键击弦传到“共鸣箱”促成发声。但现在原本的23个塑料琴键只剩下19个,切音板左端原有的四根琴弦,现在也只剩下四颗铁质的弦轴,不能再弹奏。

  琴身右侧,圆形的“共鸣箱”旁,饰有两只翩然欲飞的彩绘仙鹤,与木条正中牡丹花托起的“百花上海乐器三厂制造”之商标图案映然成趣。此外,琴还配有一个与琴身大小相仿的琴盒,同样古旧的彩绘和略显拙朴的材质,令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中西合璧气息。

  施先生介绍,凤凰琴的品种以弦数分为四弦、五弦、六弦和七弦,从外形分有长方形、兵舰形、有盖和无盖多种式样。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古代的凤凰琴了,更多的是这种造型新颖独特,具有中西方结合特色的现代乐器。

  凤凰琴构造简单,容易演奏,音色清脆、明亮,可用于独奏、合奏或为歌舞伴奏,尤其适于一般民间娱乐和弹唱使用。

  血脉相承有来历

  施先生说,这把琴是从他大伯手中得来的。其当兵出身的大伯酷爱音乐,70年代在部队参军时,曾带着这把琴参加军乐团。后来大伯病故于思茅,父母就从大伯生前所在的驻队接回了这把琴。

  在施先生开办的“茗琴居古琴研习社”,墙上挂满了各式做工精美的古琴和诗画,“雨过琴书润,风来翰墨香”营造的氛围中,一把挂在墙上的小提琴格外引人注目。施先生介绍,那也是大伯留下的遗物。

  除了受大伯影响,施先生说,爷爷也是一个擅长唢呐、笛子等乐器演奏的民间艺人。出生于峨山的施先生,从小耳濡目染爷爷对各种乐器无师自通的表演,以及彝家小调等精彩传唱,施先生也从小就会“拉拉弹弹”。

  大学美术专业肄业的施先生酷爱音乐,他选择了从事古琴教学的创业之路,如今作为“中国古琴学会”的会员,开办“玉溪茗琴居古琴研习社”三年来,已教授学员100余名。

  施先生说,自己收藏的凤凰琴虽然破旧,但睹物思人,自己总能从这从小就熟悉的乐器上找到一种血脉相承的亲情,以及一份爷爷、大伯和他共通的对于音乐的挚爱。(玉溪新闻网)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