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始祖唐继尧的诗书画艺术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8-27 10:34:2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左图为:唐继尧诗词手迹  右图为:唐继尧所绘竹有劲节

  云大始祖唐继尧将军出身书香门第,自幼聪颖好学,15岁应清科举之童子试名列榜首,取秀才。后东渡日本留学,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为同盟会元老。他以“经邦建国,教育为基”为治滇方略,其兴办教育的传世之作便是缔造云南大学的前身东陆大学。唐继尧文武双慧,更博闻强识,书(法)(绘)画兼长。其诗作继承中国最古老的诗歌《诗经·闺风》及往后屈原、杜甫、岳飞、陆游、辛弃疾、文天祥、龚自珍等的爱国主义传统。其如:

  宝剑由来最解情, 匣中常作不平鸣。

  光芒欲夺清秋月, 惹起蛟龙海上听。

  此诗于辛亥革命前一年(即1910年)仲秋,唐继尧与友人泛舟昆明湖(今滇池大观楼)时所作。诗之开头用宝剑,显露作者军人本色。宝剑长鸣,暴示人间不平,启蛟龙海上谛听。诗中韵词手法,拓宽了意境,强化了艺术魅力;以剑传情,跌宕起伏,变化秘疑;且诗文手迹龙飞凤舞,书法劲铮锋锐,自成一体,囿“大家”风范焉。宝剑最解情:比喻最理解英雄志士内心之真情。不平鸣,指窥见不平之事而鸣,韩愈《送孟东野序》中有云:“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革之无声,风挠之鸣。……金石之无声,或击之鸣。人之于言也亦然。”清秋月、秋天,经过夏秋之间的雨水滴淀而减少了空气中的微尘,月光更为明亮皎洁,宝剑的光芒几乎胜过清秋时节的月光。诗作的前夜,腐败无治的清王朝已处于四面楚歌,社会动荡不安,革命党人举义此起彼伏。诗中借匣中宝剑的不平之鸣,迪示人民大众以推翻清政府黑暗统治,实现民主共和的强烈愿望和迫切要求。同时也体现作者决心以革命的武装推翻清廷,清除国贼,激浊扬清的英雄气概。

  1915年,在领导护国起义讨袁前夕,唐继尧亦韵诗续志,表明自己率兵讨袁护国完全是为了维护共和还政于民,当革命成功了,自己并不会居功自傲或贪恋权位,而要急流勇退,归隐林泉,去过那悠然自得的平民生活。并十分仰慕美国总统华盛顿,矢志效法他的为人。诗云:

  江山放眼谁为主?大地茫茫任我行。

  事业英雄宁有种,功名王霸总无情。

  千章老树饶生意,百尺寒潭有道心。

  举世由来平等看,誓凭肝胆照苍生。

  放眼纵观神州大地,谁应该是整个中国的主人呢?在这辽阔无疆的土地上,全赖我们大家的努力奋斗,全力争取,去获得胜利,才能成为这片土地上真正的主人。一切英雄世事都在于人们的艰辛奋发去实现,并非一厢情愿或与生俱来。功名富贵、王霸之业更是饱经风雨砺磨奋斗去争取而获得,绝不是什么个人意愿便可轻易得到。黑龙潭道观公园潭水深百尺,成千上万佳木葱茏,生机盎然;愿领道家之心,他年国家清平了,我便隐退泉林步悠然自得的平民生活。那时,我们将看到,整个社会的人民都平等相待(人人平等);而我呢,誓与人民大众坦诚交往,肝胆相照,休戚与共,捍守清平。

  又诗曰:

  雄才几辈傲仑华,千古功名不足夸。

  蔓草他年收拾净,江山遍栽自由花。

  仑乃法国的拿破仑,华是美国的华盛顿。拿破仑一世(Napoleon 1,1769—1821)为法国政治家和军事家,法国大革命时期从军得志,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称帝,竭力强化中央集权专制。因不断推行侵略战争,失败退位;后又东山再起,建立百日王朝,于滑铁卢之战败北,再次退位流放,后病故。华盛顿(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1732—1799),美利坚合众国奠基人之一,被称为“美国之父”,为反对英国殖民统治,曾领导美国独立战争,两度当选为美国第一第二两任总统;其间制定了具有防范总统个人专断和防止出现公民个人权利被侵犯的若干严律等特色的联邦宪法,奠定了民主、法治基础。自由花,指实现各民族一律平等,人人享有民主、自由权利之社会。

  诗语对世界史中著名历史人物的深刻透析,凸显了唐继尧的政治洞察力和超赶华仑的宏大抱负。其诗风沉郁凝重,气概豪迈,富涵精邃,怀黎民群众寓以深厚思想感情,寄诗语鉴兰芝之真纬。

  除了诗词,唐继尧亦擅彩墨绘画,其艺术造诣淳炯,宗法天然大写意;其画竹兰笔墨洒脱自如,格调泼辣奔放,富涵诗韵。兴比明代天池山人徐渭(1521—1593,山阴,今浙江绍兴人),明末八大山人朱耷(1626—1705,江西南昌人),清朝“扬州八怪”之一郑燮(郑板桥,1693—1765,江苏兴化人)。郑板桥于山东潍县做七品县令时所画的一幅《风竹图》上曾题诗:“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充分而朴诚地表达了一位想为老百姓做点好事的小官吏之良好愿望。在当时,面对腐败的清廷,郑板桥怀有同情劳苦大众、关心人民疾苦,并常常为民请命的思想感情,且能更为含蓄地以描绘的客观对象与主观感受融为耐人寻味的意境和艺术形象。

  竹子这个题材,自宋代以来许多画家都反复画过,有比较深厚的传统;唐继尧和郑板桥一样,不蹈摹仿前人覆辙,而是努力从现实生活中吸取营养。他们画的竹子亦非现实生活中竹子的刻板摹仿,而是经过概括、提炼,并以画家清澈的思想灵感和生动的泼墨赋予新的境意。因之,他们的画竹,既源于生活又弗拘泥于生活的真实。用郑板桥画竹的自述:“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逐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非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弗是胸中之竹也。”唐继尧练成功底与郑氏墨风相契合,其难能可贵之处在于斯。(云南政协报)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