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最后的说书人”仇炳堂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8-20 08:57:3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仇炳堂近照

  “云南最后的说书人”仇炳堂,看看他与滇味评书有些什么故事。

  自幼就喜欢学评书

  很小的时候,仇炳堂就喜欢和父亲到茶馆里听评书。当时在金碧路有个四川人讲评书,节奏紧张,讲得精彩,吸引了很多人。仇炳堂小时候记忆力强,听了这个人的讲述以后,可以把他的故事基本记下来,回家再讲给其他小朋友听。看到七八个、十几个人围着自己专心地听故事,年幼呢仇炳堂就萌发了学评书的念头。

  仇炳堂的大哥也是说书的,仇炳堂恳求大哥教他说书,但大哥觉得这个行当没有前途,不教他。没办法,仇炳堂只好把学评书呢念头压在心底,后来,仇炳堂做过药店的伙计,当过工人。直到1961年,他的评书梦想重又燃烧了起来。当时正在做会计工作的仇炳堂,看到工人文化宫贴出了通知,要招一批愿意学评书的人,他赶快去报了名,参加了七天的评书培训。

  第一次登台记忆犹新

  当时说评书得装龙像龙,装虎像虎,生旦净末丑,老虎狮子狗,都是评书演员一个人扮,所以说评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仇炳堂到现在都还清楚呢记得自己第一次登台说评书的情景:

  第一次说书,只来了一个小朋友听,当时场子里的主持问他讲不讲,仇炳堂回答说:“只要他听,一个人我也讲。”虽然初次登台并不成功,但兴趣是最好呢老师,出于对评书呢热爱,仇炳堂抓住一切机会锻炼自己呢评书水平。吃饭的时候,他也给同单位的师傅们讲一段故事;晚上开会,人还没来齐的时候,他也讲一段,就这样,一次一次锻炼着说评书的胆量。

  1964年,仇炳堂得了神经性耳聋,左耳几乎完全失聪,但这些都没有影响到他对评书呢热爱。迪庆、丽江、红河,云南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仇炳堂铿锵有力呢说书声,很多人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听仇炳堂呢评书了。

  爱人的支持是动力

  在仇炳堂众多呢粉丝里,有一个人最特殊,她就是仇老师呢爱人。因为从小就喜欢听仇老师说书,两人从儿时的玩伴结成了夫妻。爱人对他的爱好很支持,家里的事情尽量承担,支持仇老师去说评书。

  仇炳堂说评书说得着迷了,有时抬个凳子在办公楼前就开始说,围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各种议论也来了。一次女儿回来对他说:“爸爸你不要讲了,我听见有人说你是疯子。”但爱人的支持,让他坚定了继续说评书的决心。就这样,仇炳堂在工作之余说评书,一说就是四十多年。后来,仇炳堂退休了,可以说评书的时间多了,他更是把精力都放到了说评书上。

  不放弃钟爱的评书

  现在听评书呢人却是越来越少,大都是老年人,年轻人不爱听,因为有更多好玩、时尚的东西吸引着他们。有时,甚至连一个固定的讲书地方都很难找到。面对钟爱一生的评书,仇炳堂表示:“有一个人听,我就要说下去,有一口气,我就要说下去。”

  说评书没有经济效益,很多专业说书人也不愿意说评书了,青年人又不愿意学,滇味评书面临后继无人,仇老师被称为是“云南最后呢说书人”,对此,仇老师认为,这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不光彩。面对这种情况,作为已经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呢仇炳堂,非常希望有个说书的地方,能有弟子把滇味评书传下去。

  为了让更多呢人了解昆明呢传统文化,这次《我挨你说》栏目策划推出由仇炳堂、袁留安和王玉珍三位老艺术家组成“醉昆明”组合。一听到这个想法,仇炳堂很是赞同,“这个节目很有意思,能够使更多的人看到花灯、滇剧、评书的艺术,大家能够陶醉其中就好。”

  如今的仇炳堂只要身体允许,还是经常到工人文化宫,给各种熟悉和不熟悉呢人讲评书。今年77岁高龄呢他还有两个心愿没有实现:一个是想要一个说书呢地方,另外一个就是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呢传承人,想在有生之年找到合适呢弟子,把这门传统艺术传承下去。

  如果你对滇味评书感兴趣,如果你可以帮助仇老师,请你和昆明电视台《我挨你说》联系,电话:2878511。(都市时报)

  进入彩龙社区参加讨论》》》》》》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