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殷深情留故里 ——记卓琳风范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8-07 17:54:1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回到太行山的邓小平、卓琳夫妇

1964年,邓小平、卓琳和子女们在昆明西山华亭寺

  1994年初,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组织各省市区共同编写《再造中华辉煌——邓小平纪事》一书。为了完成这项光荣的任务,我独自坐上班车第一次踏上了卓琳同志的故土。在一路采访、搜集邓小平资料的同时,第一次接触到了有关卓琳的情况,使我得以走近老人。而邓小平逝世周年,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组织全国各省市区撰写纪念文章要结集出版,我作为领受任务者之一,在搜集有关邓小平的史料过程中,进一步了解了卓琳。在悼念她老人家逝世的日子里,回顾她那永不割舍的家乡情结及崇高风范,以抒难忘的缅怀之情。

  乌蒙山里走出的奇女

  1931年9月初,15岁的卓琳作为少年组50米短跑选手被云南省代表队挑中,参加在南京举办的一个全国性的运动会。当他们到达南京时,运动会因为“九·一八事变”的爆发而被迫取消,云南代表团不得不返滇。

  此时的卓琳,因从小就感受到女性地位低下、与男人不平等,为之愤愤不平,小小心灵萌发出反抗意识。她感到从乌蒙大山深处走出的不易,不想随便放弃这个难得的到大千世界闯荡的机会。于是,她找到领队:“我不回去了,想到北京去找表姐李含珍留下读书。”领队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说你不回昆明了?”“是的,我马上给父亲写信,争取他的同意,反正我是要去的。”在领队及队友的诧异声中,第二天卓琳就给父亲写了一封信,“通知”父亲她的这个决定。

  卓琳的父亲浦在廷是名震西南的民族实业家,有名的“火腿大王”,在政治上追随孙中山,信仰“三民主义”。因随滇军参加孙中山在1917年7月组织的护法运动并北伐入粤有功,被孙中山亲自委授少将军衔,并亲笔题书“少将第”赠予他。开明而通情达理的父亲同意了小女儿的选择:闯京求学。此后,他还把三女儿浦代英、四女儿浦石英也送到北京上学。这样,卓琳辗转上海、天津抵京,于1932年考入北京第一女子中学。1936年中学毕业后,她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学习。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国难当头,卓琳毅然决定投身革命洪流,前往延安。由于反动派的封锁,她只好赴天津乘船到青岛,从青岛坐火车到济南,又从济南坐火车到了西安,再步行7天,于1937年秋末历经曲折到达革命圣地延安。她在党的教育下成长起来,很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卓琳的革命生涯,从最初的阅读《斗争》、《东方杂志》、《妇女与社会》等进步书刊,接受新思想开始,之后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抗日民族解放先锋队,走上街头,声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暴行和南京国民党的卖国行径,到最后完全自主地找寻中国共产党,在22岁时完成了从激进青年到共产主义者的转变。那时,奔赴延安的云南有志男青年很多,但能冲破封建桎梏的女子却少之又少,而卓琳及两个姐姐是奔赴延安最早的云南女子。

  对于自己这段传奇般的经历,卓琳十分珍视,并以此来教育后代们。在邓小平逝世,追悼大会后的第二天,即1997年2月26日下午,在女儿邓林、邓楠的安排下,从外地赶来的和在北京的卓琳的晚辈们来到了她的住处。待大家都坐下后,卓琳拄着拐杖站在大家面前,悲痛中不失坚毅地说:“将近60年前,也是在北京,有从云南来的浦代英、浦石英和我3个姐妹,思考着自己的人生道路。”说到这里,卓琳激动得两眼噙满了泪水,身子也微微有些颤抖。邓楠过去搀住了她,想让她坐下,但她坚持不坐。她讲到了当初对于革命道路的选择:“我本来是民族资本家的千金小姐,可以不走那条路的,完全可以像你们从书中看到的小姐那样,过富庶而养尊处优的生活。但是,我没有,我选择了延安。为什么呢?很简单:不能只为自己活着,我们那个时候,社会很黑暗,广大妇女被压迫在社会最底层,我们就是为了人民的解放、为了中国妇女的解放才参加革命的。”最后她语重心长地说:“我和你们说这些,是希望你们记住你们的上辈人是怎样生活的。我想要求你们,不要忘了无数先烈们做出的奋斗和牺牲,要铭刻在心。一定要向邓小平那样,时时事事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老老实实为人民做事,做一个好党员、好公民。”

  翻开卓琳的履历,她的头衔只是小学校长、组长、秘书,最后一个头衔也仅为顾问,是如此的平凡。卓琳认为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把家管好,把孩子看好,不让小平操心,让他专心致志地干好工作。她默默站在邓小平身后,不断给予他力量和支持。卓琳对邓小平付出的,是一种忠诚的信仰,远远超越了妻子对丈夫的爱。卓琳贤内助的光辉形象,新华社7月31日发表的《唯留挚爱在人间——追忆卓琳同志》一文中,进行了全面、准确的刻画。

  时刻牵挂家乡发展

  以前,卓琳为了照顾好邓小平而很少回乡,这些年因身体原因也难以回乡,但她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家乡的人民和家乡的发展。她曾跟子女讲,“云南地处边疆较贫穷落后,应该抓住改革开放的机遇,发展自己,时不我待。”

  卓琳对家乡无私奉献的精神,深深感动着家乡的人们,我也感同身受。当年我到宣威县委有关部门去查找、了解卓琳及家人与家乡的联系情况时,他们都毫无保留地给我提供了方便,使我得以根据他们提供的资料,写出以下段落:

  “应把重点放在火腿生产事业上”——在卓琳父亲浦在廷的苦心经营下,宣威火腿在国内外享有盛誉。但在文革中,宣威火腿发展受到很大影响。改革开放,迎来了发展宣威火腿的春天。卓琳十分关注“宣威火腿”品牌的打造。1991年初,当她了解到群众养猪碰到一些困难时,便给宣威县委(1994年改县设市)写信,提出:“关于发展宣威特产问题,我们倒有一个看法:我们觉得宣威特产主要是火腿”,“虽然现经宣威党和政府努力,已有相当规模的发展,但还是供不应求,还需要进一步开发资源。现人民养猪还有饲料不足及防治猪瘟等问题亟待解决,在这方面必要多费点精力,想办法给予帮助。从长计议应把重点放在火腿生产事业上,这是脱贫致富、为民造福的正路。 激励县委采取更有效的措施,大力发展火腿生产,为地方经济多做贡献。”

  鉴于此,宣威县委、县政府将发展生猪生产和火腿生产作为振兴宣威经济的五大支柱产业来抓。截至2008年底,肉猪出栏达241.4万头,比1992年的40.7万头增长了5.93倍;火腿产量5.8万吨,比1992年的0.77万吨增长了7.53倍,产值11.4亿元,占全县GDP的9.95%,已成为当地的一大支柱产业。

  “这是造福子孙万代的一件大事”——由于历史的欠账,改革开放初期,宣威森林覆盖率低,还有大量的宜林荒山、荒地尚待绿化,任务十分艰巨。有鉴于此,卓琳多次捐款用于植树造林,引导宣威开展绿化工作。1991年3月,植树节刚过不久,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广东省已率先绿化了全省荒山的消息,卓琳颇有感慨。她与姐姐浦代英联名给宣威县委、县政府写信,提出:“现在正是绿化季节,中央提出号召要把绿化祖国大地作为各级政府的重点工作,要使千年来被人为破坏了的生态平衡得以恢复,这是造福子孙万代的一件大事。我们云南得天独厚,拥有丰富的热、温、寒3带植物2.5万种,又有优良的气候及水土条件,我们应该迎头赶上去。我们姐妹也愿响应国家号召,但因年迈体弱,难以亲身履行义务,只能尽一点微薄之力,将今年国家给我们的补助金1200元整捐献给家乡的绿化事业,希望能为家乡荒山绿化添砖加瓦。衷心祝愿家乡早日披上绿装!”

  卓琳的表率作用,推动了宣威的绿化工作。1993年3月,卓琳听说宣威被评为云南省绿化先进县后,很是高兴,与浦代英将自己的各种补助加上平日节约的钱一共3000元再次捐作绿化用。并写信给宣威县委书记:“我们知道这一点钱太少了,起不了大作用,这只能表示我们不忘故乡的一点心意。希望抛砖引玉,大家都能为了绿化荒山贡献一点微薄之力。”在卓琳的无私捐助及殷切期望下,宣威县委、县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林业得到很快发展。

  与地震灾区各族人民共渡难关——1996年2月3日,丽江纳西族自治县发生7.0级地震,波及附近9个县51个乡镇的纳西、白、藏等少数民族聚居区,受灾人口约100万,直接经济损失40余亿元。一天,一份捐款单交到了云南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人员一看十分激动,原来,这笔4000元的捐款来自当时已是80岁高龄的卓琳老人。

  “儿童教育问题是我们 最关心的事”

  “儿童教育问题是我们最关心的事”,这句话,是我在了解卓琳的过程中最深刻的感受。

  1997年9月底,卓琳收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农家小孩李志的信,信中写道:“前几年因家庭贫穷而上不起学,全靠奶奶的救助,才有了读书的机会,今生今世我永不忘怀奶奶对我的关心与救助。我一定好好学习,听老师的教导,长大了为祖国、为人民做出自己最大的贡献,用实际行动报答奶奶的关怀。”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