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哈:傣家人生活中的盐巴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7-18 11:55:5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美丽的西双版纳,以分布广泛的原始热带雨林和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风情为大家所熟知,但在这片神气的土地上,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傣族传统民间文艺——章哈,却鲜为人知。

岩帕老先生的家中,珍藏着许多傣文章哈古籍,其中一本据传有一千多年历史。记者杨海冬/摄

  “章哈”,汉语为“会唱”,或叫“会唱歌的人”,既是歌手称谓,也是傣族传统的曲艺唱曲形式,流传于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及思茅市江城、孟连、景谷等地傣族村寨,毗邻而居的布朗族中也有传唱。

  章哈在傣族社会生活中举足轻重,每逢年节喜庆,如傣历新年、关门节、开门节、上新房、婚嫁礼仪、小孩满月等时刻,人们都要备好礼物,恭恭敬敬地去邀请几位有名气的章哈,到摆满酒席的竹楼上或者喜庆场所来演唱,人们把章哈比作“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盐巴”和“芳香四溢的鲜花”。

  2006年,“傣族章哈”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并评定了国家级传承人。为一睹 “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盐巴”的章哈风采,2009年6月5日,阳光灿烂,我们走进西双版纳,开始了章哈的探秘之旅。

  从何处来?

  源自傣家人日常生活

 
章哈的拜师仪式简朴而庄严,仅仅只是象征意义地缴一点学费。记者杨海冬/摄

  在西双版纳州文化馆泡了一个上午,“雪藏”在馆内的有关章哈的文史资料数不胜数,不过全是清一色的傣文本,我们只能望书兴叹。

  州文化馆段其儒馆长介绍说,章哈的前身是傣族古歌谣,歌词简单含蓄但寓意深刻。如:《关门歌》、《摘果歌》、《闹火塘》、《下雨歌》、《睡觉歌》等,唱的调式、旋律都很简单,发音音调和傣语差不多,唱词多为即兴发挥,表达不同的生活内容。但“傣族章哈的形成年代,目前还无法准确确定。”

  傣文论著《论傣族诗歌》中说,傣族祖先从吃果子时期,走向吃麂子和马鹿肉的时期,“在不停地拣果子吃的时候,往往会被刺伤从树上掉下来,或者从悬崖上滚下致死等情况,受到这样的挫折和不幸时,就会发出呻吟、哀鸣和哭声……打死了老虎或马鹿,大家就高高兴兴,笑啊笑,跳啊跳的,不住地叫喊:“真得的多啊,够我们饱饱吃,啾!啾!啾!”天长日久,这种悲哀或欢乐的情调,自然地成了人们的口头流传语,逐渐演变成了歌。

  而流传于民间的传说则更加优美:“距现在两千五百年前,有个叫‘玛哈戛宰雅纳听’的人,就把佛经编成了唱词。”又传说“帕雅拉吾狩猎来到西双版纳,有一次打得一只金马鹿,他把鹿肉分给大家一起吃。于是,大家欢欣鼓舞,舞得好的成了‘章凡’(跳舞者)唱得好的就成了‘章哈’”……

  是什么样?

  彻夜狂欢 歌醉人也醉

章哈(前排右二)在上新房等喜庆日子里,现场演唱。记者杨海冬/摄

  2009年6月6日,对于勐海县勐混镇曼养村玉庄香家来说是个大喜日子,盖了10个月的新房终于完工。

  按照傣族人的风俗习惯,一家人要挑选一个黄道吉日“上新房”,即把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宴请来家里狂欢三天,还要专门请当地有名的章哈来家里唱上一整夜,得到所有亲朋好友的祝福后,才能搬进新房。为此,他们特意托朋友请了4位在当地非常有名的章哈,6日晚上从9点一直狂欢到次日凌晨6点。

  6日晚9点正,玉庄香家二楼近30平方米的主厅,村里有威望的老人和家族中的长辈两边依次坐下,女人和小孩则围坐在两侧,中间的竹篾桌子摆满傣家人的传统纯酿、美食。

  38岁的岩丙,是当天晚上的主唱,他师承云南省级章哈传承人岩帕。

  主人的一番客套后,众人抬起酒杯,随着“水水水……”的欢呼声起,围坐在其中的岩丙,手持扇子半遮着脸,傣笛伴奏一响起,他便亮开嗓子唱开来:先称赞主人怎样聪明能干和大方好客,又唱客人怎样热情真诚,在这样吉祥的日子来为主人祝福捧场,然后才转入主题。

  这时,对座的章哈便加入进来对唱,先唱傣家竹楼的来历,从帕雅桑木底如何从狗坐雨中、凤凰展翅的启示中创造发明了干栏式的竹楼;转而唱主人家如何勤劳能干,选了最好的木料做柱子横梁、椽子等,楼房设计得如何新式、结实、漂亮;然后是村寨父老乡亲怎样齐心协力、热情帮忙等等。唱到精彩动人之处,听众便不约而同地喝彩叫好,于是抬起酒杯,一声声地“水水水……”

  受此感染,两个章哈歌兴大发,你问我答,你来我往,比头脑灵活、比见多识广、比演唱技能,主题也由上新房,延展到身边的人、事,天马行空、无所不及、无所不唱。听者如醉如痴,一夜到天亮。

  有何价值?

  傣族文学的继承者和发展者

  章哈曲目众多,保存了许多傣族最原始古老的歌谣、神话和传说。

  在岩丙的师傅岩帕老先生的家中,珍藏着许多傣文章哈古籍,其中一本据传有一千多年历史。发黄、破损的棉纸浸透着历史,饱含了岁月沧海,抬手轻轻一翻,那弯曲飘逸的傣古文豁然跃入眼前。

  对于唱了近半个世纪的岩老先生来说,这些书可都是无价之宝,因为都是他的师祖们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到他这一代,已是第12代传人。“等到我老了,唱不动了,就把它们传给我的继承人。”“那您心目中有满意的人选了吗?”“有啊。”老人慈祥的目光随即转向了岩丙。“虽然他30岁才开始学唱,但我的60多个弟子中数他最有秉赋,唱腔最正,技巧最娴熟,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对长篇的叙事古歌谣和神话传说的兴趣,是其他弟子所不及的。”

  不过,老人家并没有打算现在就袒露心迹,“对于我们傣家人来说,章哈代表有知识,有学问的人。要成为一名真正的章哈,需要的不仅仅是对章哈的热爱。除了长期的积累外,更需要持之以恒的学习态度和钻研精神。在傣族地区,章哈的价值非同小可,他们既是贝叶文化和文学艺术的创作者与传播者,又是傣族文学的继承者和发展者。”段馆长介绍,目前活跃在民间的名章哈玉光、康朗吨,是第一批国家级章哈传承人,岩帕及其他4位章哈是省级章哈传承人,州级的章哈则有上百人。

  据文化馆最新统计,在西双版纳州,群众公认的章哈歌手就有1000多人,差不多每300人中就有一名章哈。而章哈不仅在西双版纳流传广、影响深,在德宏,包括缅甸、老挝、泰国的傣族地区也很盛行,且相互影响。

  现状如何?

  傣语流行歌曲形成威胁

  章哈的兴盛时期,涌现了许多著名章哈艺人,像康朗甩、康朗英、波玉温等都享誉全国。

  “20世纪90年代以后,傣族地区的城镇化进程日益加快,各种外来的艺术和娱乐形式涌入傣族地区,傣族民间听章哈的风习已远不及以往。加上近年来,老一辈章哈歌手相继离世,一些长篇的演唱内容也逐渐失传,章哈的生存面临危机,亟待加以有效保护。”段馆长语气凝重。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