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云瑞坊炮火中陨落 曾与金马碧鸡坊齐名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7-15 08:59:1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建于清康熙时的天开云瑞坊,坐落于市中心,商贾云集,是昆明城内最热闹的地段。

  援华美军军医1943年底拍摄了被轰炸后的云瑞坊,坊右侧的坊门、屋顶均被炸弹掀翻,交通警察仍在指挥交通,正义路上秩序井然。

  淡出视野的城市风景线系列

  天开云瑞坊简介

  天开云瑞坊,建于清康熙二十七年(公元1688年),位于昆明市正义路中段、光华街和威远街交叉的十字路口靠北口上。建坊时,康熙已平定“三藩”,为配合清政府治滇政策,所以天开云瑞坊原坊匾额题为“怀柔六诏”(南面)、“平定百蛮”(北面)。至道光八年(公元1828年),云南布政使王楚堂重修时,为缓和民族矛盾,改题为“天开云瑞”(南面)、“地靖坤维”(北面)。“天开”一词,出自宋大理国时期段智祥年号,“云瑞”则象征吉祥,意在国泰民安、吉祥安静。王楚堂改题坊匾额“天开云瑞,地靖坤维”,意在歌颂大清国国泰民安,安静吉祥。

  什么都变了,也似乎什么都没变,天开云瑞坊已然不见,但它所在的正义路,依然是昆明的商业中心,变的是岁月,不变的,是这里仍然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建于清康熙二十七年(公元1688年)的天开云瑞坊,也被人亲切地叫着云瑞坊,它和金马碧鸡坊、忠爱坊并称“昆明三坊”,因此成为昆明城市文化名片之一。

  云瑞坊存世255年后,于1943年从昆明人的视线中消失。时至今日,金马坊、忠爱坊,在修葺后依旧光鲜地屹立于昆明最繁华的闹市区,而云瑞坊,我们也只能从仅有的历史照片中,去探寻它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以及关于它的许多故事……

  ■历史价值

  曾与金马碧鸡坊齐名

  当时的天开云瑞坊,坐落于市中心,南面靠近日楼(今昆明百货大楼),商贾云集,是昆明城内最热闹的地段。因有金马碧鸡坊、忠爱坊,老昆明人也将天开云瑞坊称为“三牌坊”。

  1935年,当时的教育厅在光华街原清末云贵总督衙门创办省立中学,因靠近“天开云瑞坊”,故取名为“云瑞中学”。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云瑞中学校址改为“云瑞公园”,同时修建了云瑞东路、云瑞西路、云瑞北路这3条马路。云瑞公园初建时,园内幽静,花木茂密,鸟语花香,游人如织。以后云瑞公园渐废,如今仅存留有一座花台和假石山。

  抗战时期,来到昆明的人对云瑞坊都很赞赏,尤其是坊前南北两对又高又大的红砂狮子,造型雄伟,因此该坊远近闻名。

  在古代,牌坊是一种别具一格的纪念性建筑物,除了它本身的实用物质功能外,用以宣扬封建皇威、忠臣功德、孝子或节女等道德风范,是浸透了封建伦理道德文化观念、标榜功德、善行的象征意蕴很强的建筑现象,有其重要的文化艺术价值。而昆明的天开云瑞坊,还有其不可忽视的历史价值。

  尽显昆明人爱国情结

  走进云南省著名书法家、文化学者张诚先生位于景星街的工作室,首先进入眼帘的便是“天开云瑞”四个大字,因为觉得四字寓意深远,于是张老师就提笔挥毫,将其一直悬挂在室内最显眼的位置。张老师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和老照片后这样评价:“天开云瑞坊是一座英雄的牌坊,因为它见证了历史。”

  在金马碧鸡坊、忠爱坊、天开云瑞坊三座牌坊中,除金马碧鸡坊有神话色彩外,张诚认为天开云瑞坊最有意义,就从当年贴有“五四”运动话剧的海报来看,这座牌坊体现了人民抗战的英雄主义情怀。而在抗日战争很艰苦的时候,云瑞坊上还挂有举办展览的布标,“说明昆明老百姓非常乐观,积极发展生产。”

  牌坊的由来,据建筑设计师俞先生讲,是由华表演变而来的。因为“华表”都是以一对的形式出现,一对“华表”之间在其上加一道“额坊”就会成为一道门,“额坊”上书上名称就成了最早的“牌坊门”。“牌坊门”再做进一步发展,用做古代居住街区的入口门——“坊门”,因而称为“牌坊”。“从‘华表’到‘牌坊’的演变,是其功能性的扩充,价值也予以提升”,俞先生说。

  一座牌坊,不仅仅是个居民区的入口,在昆明的天开云瑞坊,就是一个能体现昆明人抗战情结的牌坊。

  当年的云瑞坊周围大多是官府,比如“云贵总督衙门”,这是政府所在地,昆八中所在地是巡抚衙门,还有威远街的民政厅衙门。张诚说,云瑞坊相当有权力的象征,从贴有话剧海报可以判断,云瑞坊在当时还是一个文化中心。

  时过境迁,云瑞坊被湮没在日军的炮火中,一座见证昆明历史的牌坊消失了,但在张诚看来,云瑞坊有恢复重建的价值。

  ■记忆焦点

  昔日热闹灯市

  据记载,旧时的“三牌坊”下,是昆明城内最大的菜市场和肉市,仅肉案就有30多张。牌坊下还是著名的灯市,每年的正月初一至元宵节,这一带十分热闹,沿街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走马灯、花篮灯、鱼灯……品种规格不下四五十种,约有数千盏,买灯的人也很多,一条路挤得水泄不通。而最受孩子们欢迎的是小红灯,几乎每个娃娃手里都提有一盏。

  千盏灯,迎客来,利市吉利众开怀。当时,在此扎灯卖的商家有十多家,商家们每年上半年扎纸灯笼和风筝出售,到了下半年才开始扎彩灯,扎好后用竹竿抬着在街边出售,用以谋生,并以此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炮火中支离破碎

  从张诚老师提供给我们的3张老照片中,足以看见云瑞坊从风华正茂到萧条落寞的过程。

  一位法国摄影师拍摄了“天开云瑞”的全貌,在正义路上由南向北取景,从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坊前立有电线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两个身穿靖国军制服的军人,左边坊门上的戏剧演出海报引起了张诚先生的注意,他用放大镜仔细辨认,发现海报上写有“卖国贼”几个标题大字,下面还有几个小人。

  张诚说,据此可以推断出,这应是1919年“五四”运动在云南演出的一个话剧海报。当时,云南省学生联合会积极推动全省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他们自编自演了许多以揭露帝国主义分赃会议和卖国贼可耻下场为题材的话剧。“天开云瑞坊前的这幅演出海报就是其中之一,这幅照片真实记录了‘五四运动’在昆明的影响,以及云瑞坊在当时昆明经济、文化生活中的地位。”张诚说。

  1943年,作为飞虎队一员的美国人伯特·克拉夫奇克首次来到了云南,云瑞坊成为了他镜头中所拍摄的景物之一。从他拍摄的照片上可以看到,正义路中间已经构筑了钢筋水泥的街堡,从正义路向五华山方向望去,依稀可见五华山上钢结构的防空瞭望塔。

  然而不幸的是,就在当年底,日寇的飞机轰炸了天开云瑞坊,破损的坊依然屹立在那里,仿佛是对残酷战争的血泪控诉。

  援华美军军医德里斯克尔·查尔斯于1943年底拍摄了被轰炸后的云瑞坊照片,坊右侧的坊门、屋顶均被炸弹掀翻,交通警察仍在岗台上指挥交通,正义路上秩序井然。

  1942年,美国柯达公司刚发明彩色胶卷不久,美国人克林顿·米莱特给我们留下了彩色云瑞坊的瞬间记忆:坊前的大石狮仰望着天空,幼狮在大狮胸前嬉闹,肩挑麦秆的农民正横穿正义路,一个军人在看手表,照片没有对构图、色调的刻意追求,展示的是古建筑的历史风霜,集贸市场的热闹与喧嚣。照片中的一个细节令张诚先生格外感动:右边残塌的牌坊上有一幅白底黑字的布标,上面写着“云南省农林工矿展览会”字样。

  “这说明在抗战最艰苦的时期,云南人民并没有忘记发展本省的经济,举办展览正是促进经济发展的手段之一。”张诚指着照片说。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