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加·斯诺笔下的大理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7-09 18:52:31进入社区

  60年前,斯诺曾到过大理,并在这里度过除夕之夜。对于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埃德加·斯诺先生,大多数人都只熟悉他那本把中国革命的真相介绍给外部世界、并且起过很重要的作用的《西行漫记》(又译《红星照耀中国》)。而对于他的《南行漫记》一书,了解的就不太多。斯诺先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初曾经以记者的身份到台湾、香港、澳门、广东、云南、越南、缅甸和印度进行采访,写下了大量报道,其中大部分以介绍云南为主。

  在《南行漫记》中,我惊奇地读到他随马帮路经大理并作短暂逗留期间的所见所闻,其中“在云南高山环绕的大理府欢度中国春节除夕”一节中,他对大理的自然风光和风土民情,作了如下描述:“……突然之间,不透明的面纱被摘下,你和天神竟靠得这么近,像在清晰的梦境中一样,你睁大了眼睛,看着骄艳的阳光像春风化雨似的恣情地撒落下来。巍峨壮丽,崇高而带一点可怖,比富士神山还要高,披着在热带的阳光下映着红色的、终年积雪的斗篷;峰峦不止一个,而是十几个,一个更高过一个,一直到最后,在激烈的狂喜中,好像被狂风卷起来似的,出现了将近三英里高的顶峰。这就是苍山,这就是大理的雪山……大理是一座古老的城市,人们都说,它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城市建在浅滩平原上,一边是顶峰终年积雪的苍山,另一边是一个有着湛蓝色湖水的巨大的内陆湖泊,因其波涛汹涌,中国人不称它为湖,而称为海,名叫洱海。古老的城墙,上面建有钝锯齿形的城垛,共有四座城门,其中南城的城门相当漂亮,但已为上一次地震所毁。两条主要的街道,成直角相交,分别连接四座城门,南北向的大道为主要的街道。这里聚集着富裕的商人……我到达大理时,正好是中国春节的前一天,全城充满着节日狂欢的气氛……这是访问大理的大好时光,因为城里面可以看到许多部族的人们,异彩纷呈。有瘦高型的西藏人,穿着羊皮衣服,散发着糌粑和酥油的气味,他们骑着长毛的高原马,从人群当中穿过,马背上铺着拜佛用的毛毯,马脖子上挂着叮当作响的铜铃。民家族(即白族)妇女身穿紧身上衣,下面是蓝布长裤,镶一道红边,裤腿扎在颜色鲜艳的裹腿里。她们背着大捆大捆的枞树树枝……龙灯非常奇妙,在庆祝春节的活动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我为龙灯奇特的姿态所吸引,跟随着它进去,加入了狂欢的人群。龙的身子长20英尺左右,是用竹条编成的,外面覆盖着一层仿佛是涂过漆的透明的绿色布料,龙头很大,有点可怕,眼睛喷出火苗。整个龙看起来象真的一样。十几个和尚藏在龙身子下面,手持火把照着龙身,并引导龙踏着一种奇怪的舞步前进。在前面开路的是一个乐队,他们纵情地敲着锣、鼓、钹,吹着笛子,拉着胡琴……龙灯几乎每条街都去过了,有时停在一个商店门口,年老的商人正在换贴新年的门神;有时停在一家旅店门口,旅店老板拿出一碗又一碗热乎乎的米花茶来招待和尚们。龙灯在文庙面前欢腾飞舞,一位年事很高的老者静悄悄地坐在那儿,面带微笑,仿佛在考虑明年春节在同样朱红色的烟雾中龙是不是会把他的灵魂带到玉皇宫去……游行队伍继续迂回前进,绕着神秘的‘人’字形,有时画着奇妙的圆圈,锣鼓更是敲得震天价响。队伍后面,跟着一大群小孩,还有一群欢笑着拥挤向前的青年男子,他们一个劲儿地忙于把旧年的邪祟从每一家门槛清扫出去,各家的人都出来迎接代表新的一年的龙灯……一切是那么宁静,只是偶尔还听见很晚才开始庆祝活动的人家燃放的鞭炮声。星星出来了,在沉郁阴暗的天空闪耀着明亮的白点。夜是那么宁静,就像刻在深色石块上的一件工艺品。在屋顶剪影的曲线后面,升起更高更宏伟的苍山峰峦的身影,像王室的金银财宝一样在夜幕下闪闪发光,它们蕴藏着不可知的谜……”这些记述,虽然有点走马观花浮光掠影似的描写,而对于大理古城、苍山洱海和龙灯社火、春节节庆活动等等风光景色、风土民情的描述,可以说是精当别致和出神入化的,想必在当时文章发表后,对于相对闭塞和偏远的秘境般的云南大理是起到了不小的宣传作用的。

  作为大理人,在此我们应该感谢埃德加·斯诺先生在70年前对云南大理一带的宣传。(云南日报 作者魏向阳)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