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散去 昆明胜利堂前金杯残存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7-08 16:14:46进入社区来源:云信网

 面对住了60多年的酒杯楼,向老依依不舍。

市民的相机记录下曾经繁华的一对“胜利金杯”。

老屋已空败,却留满记忆。

  淡出视野的城市风景线系列报道

  酒杯楼、火车头、胜利酒杯……昆明拥有这样两栋有着多样称呼的弧形建筑,它俩静静守护昆明人民胜利堂已60余载。

  作为昆明建筑的代表作,这里曾是昆明最繁华的地段、昆明玉器古玩的天堂。但如今,楼前早无车水马龙的景象,昔日繁华的“胜利金杯”已显破败落寞,正经历着雨季无情的洗刷。

  “胜利金杯是昆明看得见的历史,难道就这样围着任其风吹雨打?”在云瑞西路23号艳阳斋的主人陈先生看来,把老建筑就这样围而不开,迟迟不见动静,长时间不进行维护,是对老建筑间接的破坏。“每次路过,看着楼房一天比一天破败,感觉就像在自己心口上拉开一个伤口,就这样晾着,不管不顾。”陈先生说。

  ■历史价值

  金杯留史庆胜利

  在昆明可查的史料中,记者并没有找到酒杯楼的单独记载,即使有,也大多与胜利堂紧密相连——这彰显出酒杯楼不凡的历史地位。

  首先必须明确的是,胜利堂并非仅是金碧辉煌的纪念堂和“云南人民英雄纪念碑”,更是具有历史价值和内涵的一个建筑群,酒杯楼就是此建筑群的重要组成部分。胜利堂建于原云贵总督府旧址,1944年动工兴建,最初名“志公堂”,后改为“中山纪念堂”,1946年落成时改为“抗战胜利纪念堂”。

  胜利堂不仅寓意深刻,而且设计巧妙,胜利堂后半部的造型,是一架待命起飞的飞虎队飞机。

  陈纳德将军率飞虎队在云南开辟的驼峰航线,在抗战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环抱胜利堂的云瑞东路和云瑞西路的建筑,就似一个中式酒杯的外沿,将胜利堂托举在酒杯中。胜利堂前面的椭圆形云瑞公园和长长的甬道街,又似一个酒杯——西式高脚杯的造型。由清华大学毕业生李华工程师设计的胜利堂,俯瞰呈现“中轴线上叠两杯,举酒双杯庆胜利”的美学造型,中美两国同饮庆功酒,共庆抗战胜利。在许多到访过胜利堂的专家看来,胜利堂的建筑设计,是中西合璧的经典,传统与现代结合的典范。

  因为两栋弧形建筑是作为建筑群中酒杯样式的存在,所以,大家往往把其称为“酒杯楼”。因胜利堂建筑群卓尔不凡,酒杯楼的构造同样也别具一格,其外型建筑与胜利堂浑然天成,外观是两栋相连的三层姊妹楼对称分布,环抱胜利堂两侧,但内部结构则户户各异,各不相同,明暗结合有三层、四层、五层的不同结构,充分展现出传统建筑手工艺的技巧和特色。

  谈及酒杯楼,昆明市文史研究会副会长卜保怡表示,据目前现有史料来看,酒杯楼的形成,是因为自然的弧形地质地貌让整个建筑群看起来像个酒杯,并非建筑师刻意去设计成酒杯的形状。而且酒杯楼修建的当初不是政府出资修建,出现了经费不足的情况,所以酒杯楼虽然外表看起来很雄伟,但是内部建设用料较差,好在建筑与周边的风景有机地融合在了一起。

  ■记忆焦点

  住

  守候60年终离去

  向以正,1936年生。在向老73年的人生记忆里,无不与酒杯楼紧密相连。

  向老原在云瑞西路10号居住,现在全家6口人挤在虹山西路亲戚家一套30余平米的房子里。由于开发商要对酒杯楼进行修复,2008年,他们举家搬离居住了60余年的酒杯楼。

  酒杯楼建成前,向以正和父母就居住在文明街。上世纪40年代,酒杯楼作为胜利堂的附属建筑群进行建设,由于当时政府部门缺乏建设资金,酒杯楼的建设是由私人集资、政府补助的方式,按统一的设计方案进行,建成后产权归个人所有。直到1956年公有化改革后,大部分产权才转为公有。

  原来云瑞西路背面即光华街100号的所有人是向老的表亲,房屋的建设要基于100号的宅基地,由于其表亲没有足够的钱,向以正父母在建楼时出了钱,这栋前商后居的建筑建成后,面临光华街的100号铺面归其表亲所有,后面云瑞西路的居民楼则成了向家的住所。

  1946年酒杯楼建成后,向以正全家正式入住,那年他10岁。建成的房子外观上呈欧式风格,一楼铺面面临光华街,大部分都被用来经营皮货生意,楼上为居住用房,从学习读书到娶妻生子,从工作谋生到离休养老,向以正这一住就是一辈子。

  商

  曾经繁华商业街

  云瑞西路23号艳阳斋的主人陈先生今年43岁,作为土生土长的老街人,他在文明街区长大,并在这里置业,艳阳斋作为酒杯楼至今保存较好的建筑之一,陈先生却没有天天前来照管。“开发商的墙一围起来,整个地方气氛就凉了。”在陈先生的记忆中,酒杯楼的光华街一侧是皮货一条街,狗皮坐垫、羊皮棉袄在这里热销,每天从日出开始就是热闹非凡,人来人往。

  而云瑞西路和云瑞东路一侧则更为繁华,“路边楼下的商铺和胜利堂周围的铁皮棚全是卖玉器宝石的商店。”陈先生说,当时云瑞西路、云瑞东路与昆明最为繁华的长春路、武成路相连,这两条街的人气也源源不断地涌进云瑞西路和云瑞东路,这样的盛况一直持续到上世纪90年代。由于胜利堂维护,周边做玉器生意的铁棚拆了,路口的人气也随之转移,“之后云瑞公园周边做玉器生意的都是从上面搬迁下去的。”陈先生说,因为有了云瑞西路和云瑞东路的人气,玉器宝石市场下迁到云瑞公园周边后,依旧人潮涌动。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