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昆明五花八门的货币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7-07 18:48:37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政协报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认为,货币供给是决定经济活动的主要因素,货币供给的数量和流通速度直接影响并制约着生产、就业和价格水平;货币的增长率应该与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率相一致。遵循这一规则,就能促进经济增长,反之,就会妨碍、破坏经济增长。而在旧时,昆明市场上货币供给的数量不但是一笔糊涂账,就连流通在市场上的货币也不统一,到底有多少种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也很难说清楚,真可谓种类繁多,难以一一述说;成色不同,难以准确辨识;轻重不等,不便整齐包装。昆明旧时货币的不统一,不但严重制约着地方经济的发展,也给市场交易带来了许多麻烦。

  昆明从前的市场上倒底有多少种类的货币同时在流通?太远的朝代就不去追究了,据笔者所知,仅清朝到民国年间流通在昆明市场上的各种货币,就多得不胜枚举。

  作为举世闻名的有色金属王国,云南开采铜矿的历史悠久。清康熙年间云南又发现了不少的银矿,白银的年产量也较高,因此在清代市场上流通的货币主要是白银和铜钱。作为货币使用的银锭,大小不等、形状各异、成色不同。滇西一带主要流通的银锭是大银块熔铸成的一种底圆而面平的小银锞。这种小银锞重量在一两左右,成色较高,达98%左右,称为“母鸡锞”。滇南一带主要流通的银锭是与母鸡锞成色大体相同,但体形较大的“箩箩锞”。滇东一带主要流通的银锭是形同筛子的“银鳖子”。银鳖子的成色极低,一般只有六七成,最高的也不足九成。省城昆明主要流通的银锭,是一种外形近似牌坊的“牌坊锭”。这种牌坊锭是一种足色纹银,其上标记有煎销该银锭铺子的字号。同治年间的牌坊锭每锭重三两左右,百两银锭包裹后外观不易整齐。光绪初年,为使百两银锭包裹后外观整齐和使用方便,昆明制作的牌坊锭一律统一模子,铸成每锭重五两的银锭。同时,昆明作为云南省的省会,国内最常见的元宝锭、四川的川锭、广东的广锭以及省内各地熔铸的银锭都在昆明市场上流通。就是昆明本地各家煎销铺熔铸的牌坊锭虽称足色纹银,但成色上也仍有细微的差别。所以要想在昆明的商号里当一个合格的店员,一定要有能准确鉴定银水和熟练换算的过硬本领。那时的店员,每遇到有顾客来购买大批货物,在生意大体谈成时,便要请顾客交出银锭,仔细察看成色,看其是否达到自己预先估计的那个成色。如果没达到或超过自己估计的成色,再考虑增减实际成交价。光绪二十年(1894年)以后,又有许多国家的银元流入昆明。其中站人、天秤两种银元的银水较高,可值七钱银子一文;英国的飞鹰、法国的扳桩、日本的日元等银水稍低,只能值六钱四分银子一文。紧接着,又有湖北、四川制造的大龙元流入昆明;云南造币厂制造的银元也开始在云南市场上流通。

  清代,昆明还在继续铸造铜钱,市场上也一直流通着铜钱。康熙、雍正年间铸造的铜钱色质一般,数量也较少。乾隆年间云南宝源局铸造的铜钱,在色质上、轮廓上、重量上都是全国最好的。这种铜钱每文重一钱二分,铜的纯度很高,含沙量极低,十分美观。乾隆年间江南铸造的铜钱也长期在昆明流通。这种铜钱比云南铸造的乾隆铜钱略小,每文只有一钱重。乾隆以后的一百多年间,昆明都在铸造铜钱,但这些铜钱不但在色质上赶不上乾隆年间铸造的铜钱,重量上也在逐渐变轻,道光末年至咸丰初年新铸的铜钱,每文只有一钱重(咸丰年间云南曾铸造过一种以一当十的大铜钱,这种大铜钱每文重五钱,称为“咸丰重宝”);咸丰末年以后铸造的铜钱,每文只有八分重且大量加入其他金属和沙子,铜的含量只有50%。由于铜钱的重量悬殊颇大,当时,人们将道光末年咸丰初年以后铸造的铜钱称为小钱(“咸丰重宝”除外),道光末年以前和唐、宋、元、明铸造的铜钱称为大钱或古钱。清同治以后,昆明市场上流通的铜钱已经到了杂乱无章的地步,人们购买商品时,有的全用大钱,有的全用小钱,有的大小钱杂用,还有的大小钱中又夹杂着毛钱。毛钱不是官方铸造的钱,铸造得十分粗糙,钱上没有文字,外表也看不出是铜质的,只不过大体看得出是一枚方孔圆形的钱罢了。而这种毛钱大小也不一样,大的每文重四五分,小的每文只重二三分。这些钱由外地商人贩运到昆明来,卖给银钱铺,官府知道了,睁只眼闭只眼也不禁止。人们使用杂小钱、杂毛钱时,有的杂二八、有的杂三七、有的杂四六,因此以钱购物、以钱易银、以银易钱都十分复杂,不是生意精很难区分得十分清楚。如买一顶川缎面料的瓜皮小帽,净用小钱只要三百文,用杂有四成毛钱的混合钱购买,就要三百八十文左右。光绪十二年(1886年),谭钧培出任云南巡抚,他深感流通于云南的铜钱太混乱,便与总督岑毓英商议改良云南的钱币。这次钱币改良的具体措施是重新铸造一种每千文重六斤四两的大钱。这种新大钱每文重一钱,比原来的旧大钱略小,与道光末年咸丰初年铸造的小钱一样大,又比咸丰末年以后铸造的每文重八分的小钱略大。新大钱出现后,与重一钱以上的原旧钱同值,每两白银能兑换新大钱一吊四百文;每文重八分的小钱以及毛钱也仍然能使用,但不能与新大钱混杂使用。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云南造币厂成立,该厂既制造银币又兼造铜币。这种铜币昆明人称为铜板,面值分为两种:一种为单铜元,重一钱八分,抵旧小钱十文;另一种为双铜元,重二钱八分,抵旧小钱二十文。这两种铜板刚开始制造时,铜的含量很高,色紫而润,轮廓整齐,字迹和图案都很清晰,十分美观,有的人竟珍爱得舍不得使用。

  辛刻革命以后,市面流通的各种银锭陆续被各税收机关收集,转交云南造币厂制造银元,政府的一切收支也由原来的“两”改为“元”。云南造币厂除制造银元外,还制造半开、银角、铜元以及纪念金币等。1919年制造的黄铜铜元上面有唐继尧头像,被称为“唐头”,面值抵十大铜元。1920年制造的金币分为两种,重库平二钱五分者,抵银元10枚;重库平一钱二分五厘者,抵银元五枚。1933年云南生银缺乏,又从日本购买镍原料,铸造辅币一角和五分两种,于是云南发行的金属货币便有金、银、铜、镍四种。另外,成立于1912年的富滇银行和成立于1932年的富滇新银行都先后发行纸币老滇币和新滇币。滇币发行初期信誉较好,一元滇币与一块银元面值相等,但没过几年,滇币便开始贬值。到1929年,五元滇币才能兑换一块银元。1918年,法国在昆明强行设立东方汇理银行办事处,该行发行的“法纸”(越币)也长期在云南境内流通。1937年秋,抗日战争爆发,中央银行于当年12月在昆明成立分行,该行发行的国币一元兑换二元新滇币,与新滇币并行流通于云南全省。1938年以后,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等先后在昆明成立分行,并各自发行纸币。这些纸币都与国币、新滇币同时在云南流通,致使云南的纸币空前泛滥,不断贬值。抗战胜利以后,除美元外,纸币越来越不值钱,吃香的货币是金属货币,如墨西哥的大板和国内制造的各种银元。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