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屏彝族人世世代代的演绎:烟盒舞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7-04 09:57:1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原本只是很普通的装烟丝的盒子,却被世世代代的石屏彝族人演绎为一种乐器,弹指一叩间,奏出清脆美妙的“哒哒”声,在此伴奏下,人们跳出花样繁多的烟盒舞,这让我们不禁感叹:“云南的每块石头都会唱歌,每片树叶都能跳舞……”

  在石屏县广场,每个周末,只要听到烟盒舞的乐声,就会有千人自发起舞。

  今年5月中旬,都市时报记者前往石屏县龙朋镇桃园村,在这个“世外桃源”探访了烟盒舞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及该项目国家级传承人施万恒。

 
施万恒教小学生跳烟盒舞 记者曲鸣飞/摄

  传承人施万恒:“我年轻时很讨姑娘喜欢”

  烟盒舞的国家级传承人施万恒,平时总是穿一身彝族服装,心爱的四弦琴与烟盒不离身,闲暇时喜欢吸两口水烟。今年62岁的施万恒是个爽朗热情的艺人,不过他的话里常会夹带些彝语,这让记者与他的交流有一些障碍。施万恒所在的龙朋镇桃园村,是烟盒舞保存最完整的地方。

  靠偷师学会烟盒舞

  与许多传承人的技艺是从家中祖辈传下来的不同,施万恒说自己的烟盒舞是“偷偷”学来的,他在十二、三岁左右的时候,经常看村里的老人跳,自己就在一旁仔细琢磨,慢慢掌握了烟盒舞的所有技巧、套路。施万恒还是个男高音,唱的海菜腔相当不错,且弹一手好四弦,歌舞乐样样精通,他说,“我年轻时很讨姑娘喜欢。”

  文革期间,同许多非遗项目一样,烟盒舞曾被禁止。施万恒多年来整理的烟盒舞研究资料,以及收集的烟盒舍不得丢掉,就把它们藏在屋顶上,外面用水泥糊好。在潜意识里,他觉得这一石屏彝家的舞蹈一定不会就此打上句号,“它们总有一天还会跳起来。”在接受采访时,想起往事,施万恒眼神中有些忧伤,但又很快被欣喜代替。

 
小学生在表演“鸽子渡食” 记者曲鸣飞/摄

  曾是李怀秀的老师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施万恒成为石屏龙朋镇桃园村的民族歌舞队队长。1985年,他带着烟盒舞参加红河州首届原始音乐舞蹈汇演,获得了优秀奖。同时,烟盒舞也开始逐渐被外界认知,走出桃园村,远赴昆明、北京以及国外表演。

  1993年,施万恒进入田丰传习馆,被聘为老师,教全省各地的民间艺人跳烟盒舞、唱海菜腔。曾获得青歌赛原生态唱法金奖的李怀秀,就曾是他的学生。2001年,施万恒受邀到杨丽萍《云南映象》剧组,教演员们跳烟盒舞,烟盒舞也随《云南映象》走向世界各地。曾到美国、日本等地表演的施万恒兴奋地感叹:“在国外,观众们太热情了,烟盒舞受到的欢迎太隆重了!”从2004年开始,他又受邀到昆明创库源生坊,在昆明表演、教授烟盒舞和海菜腔,每月约有1000元的工资,农忙时就回老家,投资源生坊的一位香港老板会每月发给他300—500元的传承费。

  每年少收一万,家里全靠老伴

  十多年在外奔波,施万恒没挣到多少钱。收入最少的时候,上世纪九十年代在田丰传习馆的施万恒每月只有60—300元的工资,家里全凭老伴打理。现在桃园村许多人家都盖了新房,施万恒家住的还是有近百年历史、稍显破旧的老房子。我们谈话间,施万恒的老伴背着一大篮猪草回来了,这个清瘦的老人家看起来似乎比丈夫要苍老,很明显是常年劳累的结果。其实施万恒是个劳动好手,“如果我不出去教烟盒舞,而是留在家里种烤烟,那么生活要比现在宽裕很多,为了烟盒舞,我每年至少要少收入一万元,不过我心里乐意。”施万恒又吸了一口水烟,在愧意中带着欣慰,他走上楼去,将他的烟盒舞国家级传承人的证书,以及参加全国彝族歌手大赛金奖等的奖状拿给我们看,“有这些荣誉,我就觉得值了。”施万恒爽朗地笑起来。

 
石屏桃园华夏希望小学的课间操已经改为烟盒舞 记者曲鸣飞/摄

  说话间,施万恒6岁半的小孙子施长庚走过来,拿起爷爷身边的两个烟盒,羞涩地舞了一段最简单的动作,施万恒在一旁做指导,他已经开始将烟盒舞的基础动作、要领传授给了孙孙。爷孙俩的欢声笑语,让一段简单的烟盒舞多了温馨与打动人心的力量……

  小小烟盒:平时装烟丝舞时成乐器

  “烟盒”是用来装烟丝的盒子,呈圆形,直径约9厘米,高约5厘米,可分可合,分开时高约4.2-4.5厘米。烟盒平时用来装烟丝,舞蹈时,将“雌雄”两半分开来,抖去烟丝,左右手各扣上一个,用中指扣住外壳,食指与大拇指配合在盒内敲击,烟盒便发出清脆的“哒哒”声,节奏可快可慢。最早的烟盒是用牛皮做的,之后改成了玉兰树皮,现在变成了竹子, 可以大批量生产。除了跳烟盒舞所用,烟盒也成了可以出售的艺术品,价格从十几元到上百元不等。

  “我觉得烟盒舞比芭蕾好看”

  烟盒舞的确可以称得上石屏的一张名片,记者采访期间,所住的宾馆中都张贴了不少烟盒舞的图片。石屏之外,烟盒舞也越来越为大众熟悉,继在《云南映象》成功露脸后,在杨丽萍的新作、衍生态打击乐舞《云南的响声》中,依然有大段的烟盒舞秀,虾嘎带来的独舞,让大家领略到了烟盒舞的精彩之“冰山一角”,而这一舞蹈的更多魅力,还有待你细细体味。

 
施万恒收藏的各种烟盒 记者曲鸣飞/摄

  在学校:课间操改为跳舞

  记者首次约见施万恒的地点是石屏桃园华夏希望小学,施万恒农忙在家时每周二、四都要过来教烟盒舞。他一般是先教给学校的几位老师,然后再由老师教给孩子,现在,跳烟盒舞已经成为这里近200个孩子的课间操。在一般的学校,课间操时间操场上响起的音乐大多是“第×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而这里响起的则是节奏感很强的四弦乐。听到音乐,孩子们就穿上彝族服装,在伴奏下开始跳烟盒舞,跳舞所用的烟盒,平时就放在老师的办公室。由于学校的喇叭声很大,村里的一些男女老少还会集中过来,看学生们表演。

  采访当天,施万恒弹着四弦,带着孩子们跳,还时不时给他们纠正动作。不论是叩响烟盒的基础三步正弦,还是颇具观赏价值的趣味“象形”仿生舞,孩子们还都跳得有模有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仿生舞,所谓“蚂蚁走路”,就是两个人双腿交叉,用手走路;而“鸽子渡食”则是两个人双腿交叉后,头凑过来模仿鸽子喂食的情形……这些舞蹈动作非常有趣,它也是烟盒舞与别的云南民族舞蹈相比最大的特色。据介绍,这些动作原本是石屏彝族先民当年渔猎休闲时的一种娱乐,后来逐步发展为现在的舞蹈形式。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