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五年“八·一五”在昆明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29 09:46:30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政协报

  1945年,反法西斯战场捷报频传。5月2日苏军攻克了柏林,5月8日德国无条件投降。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发表了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出兵中国东北。8月6日和9日美国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先后投下了两颗威力巨大的原子弹,日本法西斯已成强弩之末。当时昆明出版发行的10余种日报、晚报都在显著地位登载了这些消息,昆明广播电台也播报了相关新闻,人们都预感到,抗战很快就要胜利了。

  8月9日,昆明的很多市民都从英、美电台的广播中收听到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是战是降的问题。这些消息不胫而走,迅速传开,昆明的广大市民已经开始密切关注日本投降的具体日期了。

  1945年8月15日那天,昆明是一个晴朗的日子,天气非常闷热。晚上9点多钟,我和父亲正在南屏电影院看一部美国好莱坞电影,突然电影院外的街上传来了响亮的爆竹声和锣鼓声,不一会儿,银幕旁的幻灯屏幕上打出了一行字幕:“日本无条件投降!”剧场里顿时掌声雷动,欢呼声四起,电影也停映了,观众哪里还坐得住,都纷纷离座,涌出影院,汇集到街上。这时的街市上人流如潮,爆竹声震耳欲聋,差不多每一家店铺前都挂着一串正在燃放的炮仗,不仅如此,还有不少人用一根根竹杆挑着一串串的鞭炮在燃放,边放边高呼:“日本投降了!日本投降了!”也有人使劲敲锣打鼓,用锣鼓声来表达喜悦的心情。我和父亲也十分兴奋和激动。父亲时任省公路总局的总工程师,抗战初期,为了抗日,曾主持抢修滇缅公路,经过8年的抗战,终于盼来了日本投降的喜讯,他感到分外高兴。为了多看一看这胜利时刻的热闹场景,我们决定穿越城中心区绕道回家。我们一路沿着晓东街、南屏街、近日楼、正义路、三牌坊、马市口、华山南路、武成路步行回小西门外的寓所。这天晚上,昆明人几乎倾城而出,街上人山人海,教师、学生、机关公务员、店员、工人都奔上街头,每一条街上都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整个昆明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在这喜庆的时刻,人们不管是认识的或不认识的,都互相握手,互相问候,互相作揖,互相祝贺,许多戴着三角形校徽的女大学生互相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还有许多人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也有人举着酒瓶高声欢呼:“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这时,人群中唱起了《义勇军进行曲》、《毕业歌》、《大刀进行曲》等抗日歌曲,街上的人都随声跟唱,倾刻就变成了大合唱,街头又成了一片歌声的海洋。隔了一会儿,街上又响起了报童清脆的声音:“号外,号外,日本无条件投降!”我那时还不清楚什么叫“无条件”投降,当即问了父亲,他向我作了简单的解释。那天的“号外”是免费发放赠阅的,可争先恐后涌上前去领取以求先睹为快的人们,还是把报童团团围住,并把大把大把的零钞塞给这些流浪儿童,仿佛他们是带来福音的小天使。不一会儿,美国空军飞虎队员们也驾驶着多辆敞篷中型吉普车上街来加入欢庆的人群,人们立刻包围了他们的车队,朝他们热烈鼓掌,并跷着大拇指向他们高呼:“老美顶好!老美顶好!”飞虎队员们有的也跷着大拇指,有的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比成一个英文字母的“V”字,并操着生硬的中国话回应:“顶好!顶好!中国人顶好!”很多市民都争相和飞虎队员们握手,父亲也上前用英语和美国军人们交谈,有的小男孩爬到飞虎队员们的车上,飞行员们立刻用双手把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举到空中,还请他们吃口香糖。此时此刻,人们都不会忘记,正是“飞虎队”进驻昆明后,多次起飞迎头痛击并重创来犯的日机,才使昆明人“跑警报”的次数明显减少了,又过上了比较安定的生活。在这庆祝胜利的时刻,欣喜若狂的人们怎能不感激眼面前的这些给自己带来平安的空中健儿呢?当我和父亲走出小西门城门洞时,大观街一带又响起了阵阵锣鼓声,原来是近郊的农民闻讯踩着高跷,舞着狮子、龙灯赶进城来庆贺胜利,人们夹道欢迎,群情激奋,好不热闹。

  我们将近午夜才回到家中,一打开收音机,昆明广播电台也在不断地重复播放日本投降的消息,直到凌晨三、四点钟才中止播音。我们一家人都围坐在收音机旁,一遍又一遍地收听,一遍又一遍看“号外”,全家都沉浸在欢乐里,通宵都未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昆明全城的机关、团体、学校、工厂、商店、影剧院门口挂满了彩旗、彩带和中、苏、美、英、法5国的国旗(当时这5个国家被称为“五强”),大、中学生上街演讲,宣传抗日战争胜利的伟大意义,傍晚市内举行了上万群众参加的提灯游行,昆明又成了一座不夜城。

  庆祝活动一直延续了几天。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