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老京剧 看关肃霜的戏很不容易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25 08:28:30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日报网

  从劝业场过福照街,民生街口有一家戏院,最早叫劳动人民京剧团,后来称省京剧二团。剧场是老式建筑,楼厅及厢楼用木柱支撑,正中靠前为甲票,依次为乙票和丙票,厢楼三排及厢楼下两边为丁票,丁票票价一角。

  劳动人民京剧团或二团期间我看过的角,旦有韩福香、刘美娟、潘铁梁等,前者走关肃霜路子,唱念做打全面开花,后二位显然为程派,以唱功见长。须生记得女老生杨丽春,嗓音清亮,做功亦佳;还有一位,似乎姓王,嗓音极高,类似北京的李和曾,只是个头稍矮些。小生除陆惠良外似不太多,他就总与许多旦角配戏。花脸有李松涛演《通天犀》,似乎属架子花一路,声音很炸;又有贾连成,表演与北京的袁世海近。老旦程静华,在那时的我看来,属云南老旦之佼佼者。丑角为筱福珊,聪慧活泼,戏有其在中插科打诨,则剧情立即就生动起来;另有老生周福珊者,有些麒派的味儿,据说乃其父耳。云南京剧远不止此。据说前辈红生即唱关公者有刘奎官,万分了得,上台前需沐浴焚香,状若神人。又有袁小楼演孙猴,武功绝伦;朱英林演猪八戒,肚子可以吸瘪来以肚皮打肚皮,称为绝技。云南向缺小生,但有叶云茹者如何如何了得,惜乎不在剧团了。金素秋名气更大,曾与田汉共事,而据我所知,田汉不仅话剧写得好,京剧也写得格外优雅,《白蛇传》、《谢瑶环》就绝非一般手笔所能写出的。

  其后,云南京剧似已不止一个团,而且还晋京演出,大出风头,徐敏初、关肃霜等还拜了京城的几位大师为师,和正宗京派挂上了钩。评论说,云南京剧实力雄厚,名角辈出,了不起呢。此后一段时期,徐敏初除唱马派剧目外,还唱了好几出言派戏,如《卧龙吊孝》、《让徐州》等,还真有那么个韵味在;徐的嗓音本来就特别,有书卷气,唱言派,可谓珠联璧合,如果不是地处特殊,或可自成一派的。后来的高一帆,嗓音高亢嘹亮,梁建国做戏认真到位,但较之前辈徐,那韵味上就差了一点。关肃霜是在世界青年联欢节上获过奖的,名气大到称“关派”、“表演艺术家”了。我素来只喜其小生反串,《白门楼》、《铁弓缘》的反串小生真比男小生还地道,特别是《谢瑶环》中之谢仲举,“高拨子剁板转回龙”(板式)一段,我看就不比北京的杜近芳差。关肃霜在国外获奖乃以“出手”(神怪戏中踢花枪而不使其落地)出众,国内演出却也不错。但关的优势似不仅如此。我曾有幸看过她和名丑梁次珊合演的《十八扯》,生、旦(包括老旦)、净、丑,依次串演,其唱腔和做功的到位不能不令人叫绝,我平生只看过、听过这么一次《十八扯》,都四十多年了,至今还历历在目、声声在耳。

  关肃霜的戏是很不容易看得到的,由她主演的戏,甲等是一元,丁票不算太贵,却占不上那小剧场的便宜,其时,京剧院已经落脚在星火剧院或昆明剧院,最后几排的边上,被远而深地挤到了人堆的背脊后、黑暗中,看不成了。少时家贫,一直没有零花钱,就是后来有了职业,又何尝有太多的闲钱去看戏,那时可是大家都穷啊。(春城晚报)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