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将军”营救原云南政府主席龙云脱险记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24 09:13:45进入社区

 
龙云(中黑衣者),陈纳德(右三)在昆明机场迎接美国副总统。 时间大约是1944年。
 

  近年来,国人对抗战期间美国“飞虎将军”陈纳德的故事知道得很多了,但是对他如何营救原云南政府主席龙云摆脱蒋介石的控制逃到香港,最后加入到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一段经历,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龙云脱险记 ——陈纳德和龙云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战争时期,蒋介石和龙云在云南。

  一.蒋介石解决龙云

  蒋介石和龙云的矛盾由来已久。蒋介石夺取政权后,排斥异己;而龙云则要求地方分权因而欢迎民主。抗战伊始,双方都以大局为重,摈弃前嫌。危难之际龙云主动请缨,不仅派出了滇军北上抗日,而且提出并修筑滇缅公路。为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上海南京武汉沦陷,政府军队、工厂学校和难民纷纷逃往云南。使得边境的经济文化有了很大的发展,同时也加深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权的矛盾。龙云规定中央部队和宪兵不得在昆明市区和近郊驻防和执勤。后者则阻截滇西逃难人群中的云南地方官员和家眷说是搜查鸦片,并和前来营救的云南部队开枪对峙。绥署骑兵大队长魏述祥与油库监守人员里应外合偷盗汽油,曾经在羊方凹和机场航特旅5团警卫部队发生枪战。弄得在安宁温泉的蒋介石误以为是“第二次西安事变”,慌忙上飞机离开昆明。在云南称霸惯了的龙云大公子一次竟开枪追逐军令部长何应钦的小车数公里;有一次驻扎昆明的美军突然戒严,说是防守司令部的杜聿明说云南部队要袭击机场…… 香港沦陷时,孔祥熙用飞机运狗和便桶而抛弃学者专家,昆明西南联大等校学生要游行示威,蒋梦麟、梅贻琦等反对,而龙云则大力支持,而且派出警察保护,局长领队游行。

  昆明百姓对大手大脚用法币花钱的外省人从羡慕到了嫉妒,以至发展到在正义路和航空学校的外省籍学生以及在小西门与西南运输处的司机大打出手。虽然他们对付年轻学生占了点便宜,但是在见多识广的司机身上则吃了大亏。司机跑到不远的潘家湾驾驶学校般来了大批学员,开着GMC大卡车冲到武成路上大声嚷嚷:“老滇币,臭滇票,有种的出来!”胆小的昆明人纷纷关门卸铺,弄得龙云吹胡子瞪眼,大拍案桌茶水四溅。

  龙云曾经大发牢骚,骂“下江人(避难的长江下游地区的人)”说他们口口声声一滴汽油一滴血,但是到第一菜市卖豆腐白菜都要坐小车,太太小姐穿金戴银、香气扑鼻,似乎这样才可以证明丈夫老爹在商业上的信用能力,结果引起爱大惊小怪的昆明人围观而阻塞交通,就像过去看洋婆子。弄得龙主席上五华山省府办公也只好走财神巷,连车子都坐不成。

  种种矛盾促使蒋介石下决心除掉龙云。1945年10月13日,日本人在投降书上的墨迹未干,蒋介石乘滇军到越南接收日军投降之际,命令嫡系杜聿明在昆明发动政变,逼迫龙云下台,调任“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院长”的闲职。龙云被逼“上调中央”时,杜聿明也和其他人一同到机场“欢送”。龙云在机场指着杜聿明的鼻子破口大骂: “杜聿明!你这个烂狗!委座要调我到中央,下一个命令就行了嘛。何必要你动武!!”当时在场的许多云南人都听到了。当时美国报纸也报道了昆明的军事政变,标题为“小偷式的袭击”,说这是中国“内战的第一枪”。因为那时在昆明还有许多驻华抗战的美军。

龙云(前排中央),陈纳德(前排右二),杜聿明(中排左二)。

  二.龙云被软禁

  龙云调往“中央”,开始住在陪都重庆李子坝66号。“还都”南京后,“龙公馆”为南京中央路156号。原来这所房子是前卫生署长刘瑞恒的私宅,日军沦陷时期为了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的住所,胜利后行政院收回拨给龙云。这时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撤消,龙云任新成立的战略顾问委员会副主任。龙云下台后,对蒋恨之入骨,思想上更加倾向民主和接近共产党,秘密从事了一系列反蒋活动,甚至策动滇军在东北的起义。蒋介石心知肚明,对龙云的软禁更加严密。 1948年秋天,解放军节节胜利,南京的政府官员开始分批逃往台湾。龙云坐卧不安,生怕被弄到台湾成为张学良第二。为了搭救龙云,中国共产党、云南的老部下和一些民主人士都设想和实施了许多办法,但是由于特务看守太严,都没有成功。这个时候,龙云想起了他的老朋友美国人陈纳德先生了。抗战时期,陈纳德的飞虎队以及后来的美国第十四航空队长期驻扎昆明,云南地方政府和人民给予了美国人大力支持,陈纳德和龙云也建立了深厚的私交。由于陈纳德和史迪威将军不和,陈纳德在抗战胜利前夕被解职。深表同情的龙云不仅宣布昆明通往机场的公路为“陈纳德路”外,还一再向陈纳德表示,回国述职后马上回来,和龙云合作开办一家民航公司。不久陈纳德如约来到中国,结果龙云已被软禁。陈纳德失去龙云支持后一度很失望,最后费了很大的周折才开办了“民航公司(CAT)”。龙云希望陈纳德能看在老朋友的情面上,帮助他逃出虎穴。

  三.密谋

  龙云首先委托他的大总管,和陈纳德私交不错的缪云台接触。缪告诉龙云秘书刘宗岳和自己的外甥朱志高说他和陈纳德初步探讨认为大有希望,但是这时缪云台和陈纳德都有事要离开上海。缪只好委托他们俩人在上海等待陈纳德再进一步密谈。三天后,陈纳德回到上海后,和陈纳德打过交道又懂英文的刘宗岳一人马上到九江路的公司大厦六楼办公室找到了陈纳德。为了保险,刘决定还是把龙云的想法再单独和陈纳德说了一遍。直到陈纳德把办公室所有人员,包括新婚妻子陈香梅都请出房间后,刘的第一句话是:“有一桩机密的事,想请陈纳德将军帮忙,无论能否办到,都要请你保密,能够这样我再告诉你。” “一定保密,是什么一回事?” 于是刘把龙云现在的处境和想法告诉了陈纳德。陈纳德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和危险性。 “蒋委员长有没有限制老主席(指龙云)自由的法律和命令?” “没有,但实际上,老主席是随时被监视的,因此才要你保密,也才请你帮助。” 刘宗岳紧张地盯着陈纳德,这不仅决定龙云的命运,同时也决定着陈纳德的命运。一旦事情败露,得罪了蒋介石夫妇,陈纳德在中国的事业有可能毁于一旦。再说陈纳德和蒋介石,特别是和宋美龄的关系也不错;现在龙云已经失势,许多老部下都为了不引火烧身而对龙云敬而远之。刘宗岳还是有些担心…… “我不会抛弃老朋友的,一定帮助老主席离开南京!” 说着,陈纳德捏紧拳头的手在桌子上锤了一下。初步协商的结果是,龙云、刘朱一行搭三人乘陈纳德民航公司每隔一天从上海到广州的航班。陈纳德提出从南京到上海这段路,由龙云自己想办法过来。到了上海居住在陈纳德寓所。刘朱马上回到南京向龙云禀报,龙云非常高兴。但是认为从南京到上海还是要请陈纳德帮助,因为,无论铁路公路和船运,特务看守都非常严密。

  四.再次密谋

  刘朱即刻回到上海向陈纳德转告了龙云的意见,也就是南京到上海这一段路也要请陈纳德想办法。陈纳德二话不说,马上考虑其他的方案。一会儿,陈纳德说:“有办法了!我公司每星期有一班从兰州到上海的班机,中途在南京加油。让老主席搭乘这个班机到上海再转广州”。回到南京汇报,老谋深算的龙云认为还是不妥,因为兰州来的飞机大部分都是张治中西北长官公署的人,熟人很多;而且在上海要呆二三天也太危险了…… 1948年11月16日,刘朱再次拜访陈纳德,转达了龙云的意见。陈纳德说考虑几天再答复。 12月1日,陈纳德从广州带回来了一套完整严密的营救方案:陈纳德要一个亲信,美国人罗伯特·魏(Robert Way)以视察各地航空站的名义,在约定的日期乘坐一架专机从上海来到南京机场。然后由罗伯特·魏亲自驾驶民航公司的小车到市区去接龙云。为了保险,龙云事先到刘家等待,而不是在中央路的龙公馆等待。民航公司的车有特别牌照的,南京机场不检查。接到后飞机立刻起飞,直飞上海,加油后当天飞广州。无论是从南京到上海,还是上海到广州,飞机上都不搭乘任何乘客。陈纳德本人在上海机场接待,广州也安排一个人在机场接。陈纳德说和龙云是朋友,这次是帮助朋友,不是生意,因此只收油料费6000美元,这比包机要便宜许多。事先民航公司和刘个人签署一个协议,一旦出现问题,陈可以说他根本不知道龙云在这个飞机里。时间定在下个星期,也就是十二月八日开始行动。回到南京后,望眼欲穿的龙云大为高兴。龙云的出逃计划是到了广州后马上再到不受蒋介石控制的香港,但是到香港并没有和陈纳德说。另外马上要亲信严永祥到广州和另外一个云南人孙毓亮接应,说刘朱8日到广州,要他们在中等旅馆开两个房间,同时购买当天广州到香港的火车、轮船和飞机票各五张。当时在龙公馆有20多人,除了二儿子龙绳祖外,其他人员一无所知。龙云预先写好两封信交给儿子,告诫一定要在到达香港后再送出。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