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夺天工的大理剑川木雕三绝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23 10:09:13进入社区来源:大理日报

  剑川木雕闻名遐迩。清乾隆年间,两度任剑川州牧的张泓,在他的《滇南新语·夜市》中说:“盖剑川硗瘠,民众生寡,民俱世业木工,滇之七十余州县及邻滇之黔川等省,善规矩斧凿者,随地皆剑民……”。这是迄今为止,史书上发现最早的文人达官对剑川木匠的赞誉。

大理剑川木雕

  就在离剑川坝子西南六十多公里处的弥沙井,剑川木匠在这里留下了“善规矩斧凿者”的木雕技艺“三绝”。可惜当年张泓没有机会到弥沙井,不然可能会有更美的感叹。早在元末明初,剑川木匠在弥沙井造出了亘古未有的木拱桥—————“架子桥”,只因后来仿照者颇多,还不算“绝”,于是聪明的木匠师傅干脆把他们的绝活展现在佛教寺庙—————昭应寺里。

  昭应寺始建于何时,目前无法考证,根据《新建昭应寺碑记》镌载:“至万历己未(1573年)年梵刹朽蠹,四壁倾颓……”,到天启二年(1622年),壬戎太簇月竣工,历时四十九年,只见“宝阁森然”于参天柏树与盘枝交错的楸木林间。

  远观昭应寺,大殿为重檐歇山式,有“欂栌节棁之华”,飞檐斗拱,斗角勾心,十分壮观。近看,下层斗拱尽有九层之多。檐下柱头上的三层大杈,上一层为凤头,中一层为龙头,下一层则是象头,层层相对,雕龙画凤,相互呼应,极其雅观。进殿内,三世佛像(毗卢佛、释迦佛、弥勒佛)庄严肃目,其他菩萨活灵活现,优美动人,但更引人注目的是佛像背后的佛龛,不论是泥塑菩萨、铁铸菩萨、木雕菩萨,后面的神龛全是木雕,佛像的“头光”和“背光”中雕刻有“佛本身的故事”,菩提双树和画栋雕梁的亭台楼阁、花木草鱼,彩云缭绕,伎乐天人,飞天迎风飘舞,飘忽迴旋。在一殿大慈大悲的佛像左右两边又有一对木雕狮子—————狮子游戏佛和狮子吼佛守护,每一个狮子手中都有一颗四层镂雕绣球,如果用手指拨动里边的一颗,两颗里层绣球连同最里边的珠子一起转动,发出音乐般的响声。这种别具匠心的构思真乃一绝。—————人们在顶礼膜拜受苦受难更加超凡绝尘的菩萨之后,仿佛周围的世界顿时紧张,动一下狮子手中的绣球,听一听狮子游戏佛手中的福音,心情也就缓和下来,轻松多了。

大理剑川木雕

  步出大殿,回眸一看晚明时期(崇祯年间)的对联“三教化身三世佛,五家宗派五如来”(燃灯、释迦、弥勒、弥陀、毗卢)和匾额“何去何来”,你即刻觉得自己从佛国走来。

  殿廊门面全都是用白族特有的雕花格子门装饰,依然是雕龙画凤,美观大方,精细而不失高雅,丰富而不欠端庄。有“狮子滚绣球、双凤朝阳、麒麟现瑞、鹿响千钟、犀牛望月、兔含仙草、松鹤延年、二龙戏珠”,还有“春、夏、秋、冬四景”等镂雕图案,更稀奇的是专门用“寿”字“福”字组成的镂雕窗轩。

  在这众多非常考究的格子门中却有一扇引人注目的“斜格豆腐窗”—————人称“仙窗”。粗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豆腐格”,与其他类似的没什么两样。但只要走近一看,真妙!是斗拢吗,没有斗的痕迹,是雕凿成呢,没有凿成的影子,而窗格条条棱线,整整齐齐;榫头、卯眼相接,天衣无缝,仿佛雕出来的一般。怎么斗拢呢,数百年来,多少名人逸士,能工巧匠都解不开这个结构之迷。清末弥沙井明经进士贡生杨尉文在《光绪云南通志采访底本》中,用《昭应寺》七律诗,还誉美“仙窗”。—————这一绝,大凡以往剑川木匠师傅几乎无人不晓。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昭应寺古刹的毁坏,“仙窗”之迷也即解开,从幸存的一爿窗格中我们发现,原来,聪明的木匠,把榫头做成由薄渐厚的椭圆形,将卯眼凿成下宽上窄的凹字形,利用新木材的韧性卯榫相斗,卯眼逐渐伸开,张到榫头最厚处的棱线,然后紧紧一缩,箝住两条棱线,再用棱刨出一对棱线,整扇窗条纵横交错而又整齐无暇。“仙窗”也曾引起现代人的关注,有许多人还撰文赞美,笔者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也曾拙草过“仙窗”一文,发表在大理日报“三塔”副刊上,以表示对剑川木雕文物的笃爱。

  佛前廊檐下,左右两边的两大金刚佛,俗称“哼哈二将”,那丈二金身全用整块木头雕成。左边的金刚前,一根一合围的磉柱正中,用三分凿子凿成方方正正的直径二尺多长的方孔,旧时,香客常来观看,传说看通亮孔运气通,看不通亮孔运气糟,因此,虔诚的香客只好耐心等待,一定要看通亮孔才肯离去。其实,大殿坐北朝南,方口的方向也顺南北方向,如果在晴天的巳、午、未三时,就能把方孔看通。否则在“宝阁森然”的大院里就别想看透这奇特的方孔来。—————这是第三绝,即便在科学发达的今天,我们也不能不惊叹这种构思的妙绝。

  当你置身于这座仿佛就是木雕的博物馆里,欣赏完精彩绝伦的木雕艺术之后,不禁会问,这出于那位能工巧匠之手呢?《新建昭应寺碑记》最后铭镌:木匠李敷荣。证实了那鬼斧神工的木雕杰作乃出自于有名有姓的剑川木匠之手。

  如今,剑川木雕已远销国外,可昭应寺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摧毁殆尽,只幸存仙窗、磉墩、碑记和参天古木。现在的昭应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重修的。虽然面目一新,然而却远不及原来的景观了。著名的剑川“木雕三绝”,也只剩一绝仙窗,至于“镂雕四层绣球”,“分凿运气方孔”,亲眼目睹的大多数都年过花甲,越来越鲜为人知,令人惋惜。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