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闻:昆明北门街热天搬军火酿惊天大爆炸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19 18:24:21进入社区来源:新昆明网

昆明北门街

  7月11日,对北门街来说,这是个特殊的日子。就在60年前和77年前的这一天,就在北门街,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两件惊天动地的事件。1946年7月11日晚,李公朴先生在回北门街的住处时,在家门口被国民党特务杀害。而在1929年7月11日14时,北门街更是发生了一场特大火药大爆炸,将方圆上百米的街道夷为平地,当场炸死数百人。

  大热天搬运军火 酿成惊天大爆炸

  这次大爆炸,还得从当时的云南省主席龙云说起。1929年3月,蒋介石为彻底消灭盘踞广西的李宗仁、白崇禧,明令“讨桂”,并任命龙云出任第38军军长,出兵攻打倾向李、白的贵州军阀周西成。随后,龙云让胡瑛代理省主席,自率朱旭、张凤春师进军贵州,大败黔军,在黄果树附近,将周西成击毙。而就在龙云忙着攻打周西成时,胡若愚、张汝骥与孟坤联合,分别从川南、滇东北率部直扑昆明。胡、张、孟联军进攻昆明时,昆明危急,龙云原在昆明北门外商山寺(现云南民族大学校内)藏有大批火药、炸药,恐为胡、张抢劫利用攻城,龙云遂下令军械局胡道文,将北门外商山寺军火移入城内北门街江南会馆内(今北门书屋一带)储存。胡道文即派壮丁数百人,用手抬肩挑马驮,将军火运往江南会馆。来往多次,火药散落于地,加上天热、摩擦、星火不慎,最终酿成大爆炸。

  方圆百米被夷平 数百人当场死亡

  1929年7月11日14时,火药大爆炸发生。据昆明市民张在川先生回忆,当时他正在大东街(今长春路)的家中,突然轰隆一声巨响,觉得地动山摇,房屋颤抖,屋中桌凳上落满震落的灰土,几乎有一文钱厚。大家以为打仗了,纷纷跑出家门,像没头的苍蝇四处乱跑,寻找藏身之处。大约两个小时后,才传来消息说是火药大爆炸,地点在北门街。住在离爆炸地点不远的张希鲁先生,当场被从楼上震落,手臂和大腿受伤。第二天一早,张希鲁赶到现场,只见爆炸地点位于北门街江南会馆,现场遗留3个大坑,均深约5丈,周围一百余米的地方,全被夷为平地,大坑周围还有很多裂缝,有宽有窄,有的深不见底。四周稍远处只见墙塌楼歪,折木碎瓦中有很多焦烂尸体,惨景令人目不忍睹。

  据说参加运送火药的400余名壮丁,幸存者不到1成。据后来官方统计,这次火药大爆炸,“计受灾3200余户,人数12200余人,重伤残废579人,死亡320余人”。但民间流传,“死亡人数应该在千人以上”。

  将惨祸转嫁“异党” 8青年惨被杀害

  灾祸发生后,中共云南省地下党委立即以党的外围组织“互济会”(又叫“济难会”)组织青年学生服务团,向灾民和广大群众揭发地方军阀争夺权力、造成巨大灾害的罪恶,并向灾民发放救济物品,烧开水、煮稀饭,很受灾民拥护。人民音乐家聂耳也积极参加宣传活动。然而“互济会”的活动,反受反动政府的污蔑和排斥,说“有异党分子在灾民中煽动造反”,并下令逮捕服务团工作人员。聂耳也在被通缉之列,于是不得不回到乡下躲藏,事态平息后才回到昆明。

  随后,国民党反动政府嫁祸于人,把火药爆炸这场人为的空前浩劫,转嫁在“异党分子”头上,对共产党人进行镇压,当局反动政府出动大批军警四处抓捕“炸毁军火库的异党分子”,整个昆明市顿入白色恐怖中。9月1日早晨,反动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把甘汝松、秦美、马登云、龙振华、李有才、田定邦、李凤友、李星垣8位青年绑赴刑场,一起杀害。在南校场刑场,8位青年男女昂首挺胸,面对持枪刽子手,他们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壮烈牺牲。 (生活新报 记者孟继良)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