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前轰动全国奇案 飞赋行窃卢公馆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19 18:00:24进入社区来源:彩龙中国网

   60年前,昆明卢公馆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国的奇案。

卢汉故居

  悄然无声卢公馆被盗

  1947年4月16日,昆明卢公馆发生了一起轰动全省的奇案:早晨,主人卢俊卿(当时云南省主席卢汉之胞弟)才带着警卫人员回了原籍昭通,晚上,戒备森严的深宅大院卢公馆却神不知鬼不觉被人盗走了大量美钞、黄金。不但敏锐的德国狼犬悄然不觉未吠一声,护院人员亦未闻半点动静,就连睡在卧室的卢夫人周若莲,也是在次晨醒来才发现自己卧室的保险箱大开,财物早已空空如也……

  “小福尔摩斯”也无奈

  要人住宅被盗,当地警察当局不敢怠慢。昆明警察局侦缉队长,在当地大名鼎鼎素有“小福尔摩斯”之称的孙季康亲自出马负责侦破此案。他先以为是昆明惯犯所为,于是动用各分局警力将当地一些有名的惯偷:铁拐李、神偷王、草上飞……一一抓来,连夜不断审问,却查不出一点线索,只好又将这些人放走;后又疑为“家贼”所为,于是又带着几名警官来卢公馆,将公馆内的男女佣人:门房、车夫、厨子、警卫、侍女、老妈子一一传讯,几天后,仍无半点线索;他还暗中将卢夫人周若莲平时交往的三朋四友、三亲六戚都调查了一遍,从中也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此案经当地的《民国日报》、《昆明报》、《正义报》等报的记者捕风捉影撰文大肆渲染一番后,更是显得神秘莫测,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一时间,富室巨贾,更是人心惶惶,都忙着藏匿金银财宝,请保镖护院,或自备武器枪弹,唯恐“神偷”光临到自己头上……

  杨森宴宾客案情初现眉目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侦破工作却毫无进展,但也未再发生过类似的“奇案”,人们对此奇案也已渐渐淡忘。

  当年七月中旬,军阀杨森被委任为贵州省政府主席。杨森既成一方之主,志得意满,好不张狂。他未发迹前曾在昆明近郊安宁开过茶馆,后又进入云南讲武堂从军,在云南故交甚多,此时便来个“苟富贵,勿相忘”,大发请柬邀请他们来贵阳作客。客人中,有蔡锷元帅的待从副官邹若衡,昆明警察局侦缉队长孙季康等十余人。杨公馆高朋满座,天天家宴,好不热闹。

  一日,在杨公馆的宴席上,话题涉及云贵两省治安情况,邹若衡便侃起了三个月前的卢公馆奇案。陪席中的贵阳市警察局长东方白便道:“上个月,我们例行清查旅店,发现一人身带大量黄金、美钞,数目连他自己也说不清,现已将其扣押,财产没收,卢公馆一案不知是否此人所为,待我回去查问一下。”孙季康是破案的行家,听完东方白之言后,便断定这正是自己要找的窃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散席后,孙季康便急电云南省警务处派人来贵阳。

  次日,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乘专车到贵阳,从看守所中将此人提出。只见此人生得眉清目秀,中等身材,年约二十五六,身着银灰色高级西装,头戴礼帽,风度翩翩,气宇轩昂,一派富家子弟模样。经过审讯,卢公馆的盗窃案果系此人所为,而其坎坷的人生遭际更令人扼腕——

  练就一身绝技独自行侠

  此人叫李竹溪,家居西安市,1922年生,其父李之吾,祖籍陕西米脂县,为闯王李自成后裔,有超凡的武功,碗口粗的树能一掌劈为两段。平时在西安开小饭馆谋生。李竹溪自小从父习武,小学毕业后,便在家帮忙。但在那个年代,不是碰上从前线溃逃的伤兵来店白吃白喝,稍不如意就用拐杖将饭店乱砸一气;便是当地恶霸地痞常来敲诈勒索,逼交“保护费”。父子俩起早贪黑,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

  1937年,上海滩著名大盗王鹤到西安活动,住在李竹溪家隔壁。他见李竹溪聪明伶俐,长相英俊,喜爱武术,便极为赏识。而李竹溪自幼耳濡目染,梦想着练就一身绝技,日后闯荡江湖,独自行侠,除暴安良,劫富济贫。于是,两人交往后不久,王鹤便背着李竹溪的父母,私下把他带到了杭州。在杭州,王鹤把李竹溪收为徒弟,并要他发誓遵守四条戒律:一是孝顺父母,二是忠于朋友,三是劫富济贫,四是戒绝酒色。整整三年,在师父的悉心传授下,李竹溪练就了一身过硬武功,谙熟了世间早已失传的“壁虎功”,能飞檐走壁,身轻如燕,一般高楼大墙不用任何工具也能如履平地,还能在房顶上行走如飞,脚不碎瓦,悄无声息,再快的火车也能自如地跳上跳下。

  世道不公重操旧业

  以后,王鹤便带着李竹溪到上海、济南、东北等地行窃,每每轻易得手。积累了一些钱财后,王鹤便与李竹溪依依分手而去。李竹溪回到西安后,伙同贼头张老刀专门在火车上行窃,每有钱财,碰到穷人讨要,就大把花去。

  1940年,大师兄在香港作案伏法,二师兄在上海作案失手,因逃跑而被当场击毙。从报纸上得到这些讯息后,李竹溪很震撼,他决心改邪归正。同年7月,他考入交通部电信管理局话务训练班,经半年培训后,分配到成都电信局担任长途台话务员。1945年调到昆明第五电信管理局。在任公职的五年里,李竹溪耳闻目睹的是旧社会的腐败黑暗,他生性耿直,不会吹牛拍马,眼看同事纷纷加官晋级,自己却始终原职不动,一直挂着准尉的衔头。更糟的是,顶头上司的生日他忘记送去一份厚礼,上司怀恨在心,先是借故扣了他一个月的工资,随后又将他调往边城保山。李竹溪深感前途无望,便愤然弃职,重操旧业,行踪遍及重庆、长沙、贵阳等地。

  三人密谋行窃卢公馆成功

  1947年,李竹溪来到昆明,借住在拓东路玉竹巷11号好友赵献斌家中。赵系退役中校,通过赵的介绍,李竹溪又结识了另一退役中校黄骏。三人相见恨晚,结为好友,经常相互邀约着出入于酒楼饭馆。赵献斌平时经常到附近的卢公馆去打麻将,对卢公馆的情况有所了解,一日在冠生园进餐时便说:“昆明最有钱的人首数财政厅长陆子安,其次就是卢俊卿。”见李竹溪心有所动,便掏出早已画好的卢公馆平面图,三人头碰头密谋策划对卢公馆行窃。几天后,赵献斌打听到卢俊卿带警卫回了昭通,当夜,便由赵、黄二人望风,李竹溪施展壁虎功潜入卢公馆,撬开卧室门,将保险柜中所有的美钞、黄金席卷一空……

  李竹溪得手后,又顺原路下来与赵、黄二人会合,三人分头来到翠湖。李竹溪将同时窃来的无声手枪掷于翠湖内。天明后,三人乘滇越铁路的火车来到滇南重镇开远,找了一家僻静的旅馆住下并分赃:李拿十分之八,赵、黄各得十分之一。住了几日,李竹溪独自去了贵阳,长期居住于旅店之中。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