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出昆明渡金江”之二 鸡鸣三江 会泽双峡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19 16:05:3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象鼻岭金沙江渡口在东川区北端的格勒,又叫格勒渡。这里南距昆明245公里,海拔仅695米,是昆明的最低点。清代早期,东川、会泽属四川管辖,这里是“通省大道”要津,川滇两省通商捷径。随着东格公路的通车和白鹤滩电站的兴建,这里正计划修建一座北跨四川会东的金沙江大桥和东下长江腹地的大港口,成为金沙江下游经济区的交通枢纽。

  四月,在翻天覆地的变化到来之前,昆明日报记者采访了这个奇异的鸡鸣“三江”的金沙江渡口。

  “会泽”因这里而得名:金沙江、小江、以礼河在这里交融,云南和四川在这里交集,昆明、曲靖、昭通、凉山在这里交通,东川、会泽、巧家、会东在这里交汇……

  那天陪着几辆汽车登上轮渡,从象鼻岭渡口越过金沙江,在江那边的四川沙滩上留连了很久。沙滩上有一种黑色的鹅卵石,我捡了一大堆。那石上布满了神奇的白色斑点,似图、似字、似一个个秘。尽管象鼻岭将沉入人工湖底,但象鼻岭渡口的历史注定了它不会轻易消失,只是它不再是象鼻岭金沙江渡,而是象鼻岭人工湖渡了。

  “鸡鸣三江”小江口

  小江口是小江和金沙江的汇合处,更是险峭的小江峡谷和金沙江峡谷的汇聚点,加上以礼河四级水电站把百里之外的以礼河水跨流域引到这里发电,尾水正好注入小江口,于是小江口又得个新名:三江口。

  也因为这“数水所汇”,会泽才叫会泽。云南还有个文山县,时人开玩笑,把文山和会泽并提,说是“文山会海”。其实查《说文解字》,“会”的意思是“合”,“泽”的意思是“光润”,“会泽”的意思就是“众水汇聚滋润的地方”,与“会海”无关。

  小江口一带山水聚汇,坡高峰峻,地势复杂,政区分割,犬牙交错,总弄得你一头雾水。此番前来,登上临江高坡上的观景台,正好高高在上,从南到北,看个明明白白。

  我站在金沙江东岸,是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地界,西岸是四川省凉山州会东县所在,这边的大海梁子,那边的凉山大坡,苍苍茫茫,东西相对,直逼金沙江边,形成金沙江峡谷。这还罢了,偏偏北边昆明市东川区的绛云雪山播卡梁子不甘寂莫,闷着头一路走低,一路北上,在金沙江边化身格勒梁子,尽管高出江面仅十几米,仍然向前延伸数里,酷似伏在水中的巨象长鼻,号称“象鼻岭”,鼻尖一直抵到会泽、会东交界点上,把小江与金沙江隔在两边,形成“三山夹两江”的壮观景象。北面状如梭子的昭通市巧家县蒙姑坝子也不示弱,翘起梭尖,南逆金沙江河谷而上,锐角对锐角,硬顶到象鼻岭鼻尖下的小江口,于是小江口就成了两大钝角和两大锐角的交点,成了“鸡鸣两省”、“鸡鸣三江”、“鸡鸣四市(州)”和“鸡鸣四县(区)”的奇地。清代东川举人胡嗣虞有《东川杂诗》曰:

  谁排奇阵夺天工?

  耸出山峰似彩虹。

  岭畔云光常缥缈,

  遥看都在有无中。

  四月里正是金沙江的旱季,金沙江峡又是有名的亚热带干热河谷,整天烈日曝晒不已,燥热得一塌糊涂,却又是有名的小江滩地西瓜成熟之时。待下会泽县的大海梁子,过小江竹桥到东川区的象鼻岭下河滩,向东川山民买得又沙又甜的小西瓜,再返回会泽县的公路边,前行数百米到巧家县大树下大啃大咽,饥渴俱解,悠哉乐哉。行走之间,要多复杂有多复杂。要多妙有多妙,要多奇有多奇!

  一个渡口四个名

  车过以礼河四级电站,回头望去,不知金沙江那边野牛坪下为何来了好几辆红岩大卡,头冲大江,一字排开,在等着什么。这边象鼻岭“鼻尖”处开出一艘渡轮,迎过江去,我这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滇铜京运时赫赫有名的象鼻岭渡口吗!

  象鼻岭渡口金沙江流被小江来沙挤窄,江流汹涌,水深莫测。有意思的是,这个渡口名字不少,一般史籍上只叫小江口,金沙江那边的会东人叫野牛坪渡口,小江那边的东川人叫象鼻岭渡口和格勒渡口,小江这边的会泽人和巧家人却叫半边渡口。这“半边”之名取得好奇怪,他们的理由却充分得很:你那里渡了金沙江,还有小江没有渡,既到不了会泽,也到不了巧家,可谓只渡了“半边”,不是“半边渡”又是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从此渡口过金沙江到象鼻岭,往南可沿小江公路直抵东川,不到一天就可到昆明;往东又有小江大桥,过桥往东南有柏油公路可到会泽、曲靖,朝北也有公路可通蒙姑、巧家和昭通,称得上是两省四县区交通要津。

  清代在这里渡船过江的货物不少。滇中入川的有茶叶、药材、桐油、铅、锌、碗花(氧化钴)、火柴、火腿、畜产品和珠宝玉器等,近代还有鸦片,也是大宗商品。从内地运进的回头货有盐巴、棉布、绸缎、瓷器、五金制品、铁制工具、文化用品、日用杂货等,民国时期还有枪支和弹药。 一百四十年前,这个深藏在大山巨川中的渡口还引起了法国殖民者的注意。公元1866年,也就是清同治五年,法属交趾支那总督派出以德拉格带领的探险队,考察和中国西南各省进行贸易的可能性。德拉格经老挝进入我国的景洪、思茅,先到昆明,又到东川(今天的会泽),再到蒙姑,从鼻岭渡过金沙江,进入四川会东。德拉格被乌蒙山和金沙江的险恶镇住了,他认为可以从红河进入云南,其它免谈。他的探险经历一时找不到,否则看看他的象鼻岭观感,说不定会有点儿意思。

  象鼻岭“多元性格”

  更奇的是,在此交集还不仅仅是四个行政区域,还是四种风貌迥异的景观:拱王雪山古称绛云雪山,本是南诏五岳之东岳,身世不凡,看那北来的象鼻岭,其实是金沙江和小江托顶而起的一道沙梁,日晒风起,沙灰弥漫,山民“日看两江水,忍受千年旱”,环境恶劣;看这南上的蒙姑小坝,稻蔗遍地,绿树环绕,街巷列市,似江南水乡小镇,有“金沙江边绿宝石”之誉;看那东边的会泽山梁,崖陡谷深,鸟道回环,山寨苍茫,令人大起怀古之悠思;再看金沙江对岸,是会东的野牛坪,鲁南山高坡梯田,层层叠叠,村舍散布,隐隐约约,村后高峰入云,又添了几分神秘。

  这里不仅是地理上的江山聚汇之区,还是历史上的风云聚汇之所,是兵家必争之地。这一带都曾经是蒙姑之地,“蒙姑”是彝语,意思就是“易守难攻之地”。可这难攻之地太重要了,古往今来,大兵家们还非攻此地不可:

  ——公元229年,即蜀汉的建兴六年,诸葛亮“五月渡沪”,首攻堂琅(《华阳国志 蜀志》)。“沪”是沪水,就是金沙江下游,“堂琅”就是今天的会泽城。由蜀入滇,攻下堂琅,只能走今天的象鼻岭渡,今蒙姑以下还有新塘堰,旁有一碑,镌刻七字:“此水不能饮,有毒”,一说就是诸葛亮“渡沪”后遇到的“毒泉”。

  ——公元1862年,即清同治元年,四万太平军从宣威进入东川(今会泽),屡攻不能得手,于年底北进蒙姑,队伍连亘五六百里,顺江而下,攻占巧家。

  ——公元1935年5月,中央红军长征入滇,红九军团攻克宣威、会泽,进抵蒙姑,从树桔渡过金沙江入川北上。

  ——公元1950年3月,刚刚参加了川西西昌战役的解放军44师131团从会泽进军蒙姑,再北上巧家……

  这里还是滇北、滇东北、川西南三大文化板块的碰撞区,拱王山、乌蒙山、凉山民族群落的融汇区,各种民族、地域文化在这里交织、融合,在这里的居民身上,你可以感受到“凉山人的狂达,小江人的聪明,会泽人的直朴,巧家人的温和,播卡人的朴实”,在随后的采访中,我也深深地感到了这种“耿直中有机巧,粗犷时显细腻,朴拙里见精明,淡泊间透热忱,温和里含刚硬”的“小江口”性情,有学者把小江口誉为“研究自然地理、农业文明和地域文化的理想之地”,实不为过(胡子龙《云南的“鸡鸣四县”之地》)。

  在小江滩上啃西瓜时我悄悄地掏出海拔表,一看心里就发毛:700米!如果白鹤滩水库的回水回淹到此,把格勒梁子化作“水下象鼻”,小江口居民远移星散,我们还可以到哪里去寻找这种农业文明和地域文化呢?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