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剧名丑王树萱 唐继尧赠“神丑”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18 19:27:55进入社区来源:新昆明网

  大理市下关苍山斜阳峰下,有一处名叫“将军洞”的地方,将军洞因建有将军庙而得名。在将军庙一旁,曾经有过一堆黄土,黄土下,沉睡的便是一代滇剧名丑王树萱。

  王树萱在云南老一辈滇剧爱好者眼中,可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他不说话则已,一开口便让人捧腹大笑。看过他演戏的人,走在路上也会莫名开怀大笑。若一家人吃饭,其中一人突然“扑哧”的喷出一口饭来,那他也必是刚看了王树萱的戏回来,在吃饭的时候还在回味王树萱的精彩表演。

  台上扮相滑稽 台下哈哈大笑

  王树萱生于1877年,原名马才顺,是昆明顺城街一户回族人家的孩子。由于自小家庭贫困,父母对其管教颇为严格,马才顺平时沉默寡言,但他不开口则罢,一开口便会让人捧腹大笑。他非常聪明,能信口编出很多好笑的顺口溜。10岁那年,马才顺拜滇剧著名文武老生王辅臣为师,改随师姓,取名树萱。

  王辅臣是滇剧著名班子群舞台的台柱子,唱得一手好戏。王树萱天资聪颖,又能吃苦,加上得名师传授,很快就能登台演戏。王树萱本想在老生这个角色上有所成就,但事与愿违,只要王树萱一登场,看到他那矮胖的身材(王树萱身高仅一米六七),滑稽的扮相,所有观众便哈哈大笑。王树萱为此特别苦恼,此时一名老艺人出来指点,让他改学丑角,也许成就更大。此后,王树萱便跟随滇剧名丑刘三星学习丑角,不过没有拜刘三星为师,他终身尊王辅臣为师。但刘三星并不以此为意,还很器重他,把自己一身本事毫无保留地传给了他。

  看王树萱戏后 吃饭笑了喷饭

  王树萱学得一身丑角本事后,便登台演丑角。他先后在通海、个旧、贵州等地的戏班演过戏,所到之处,观众无不趋之若鹜,甚至达官贵人也专程来捧场。王树萱演的丑角,完全不搞庸俗的插科打诨,或者单纯的逗人笑笑。他能融入戏中,把人物的幽默性格表露无遗,给观众带来幽默、诙谐、辛辣的艺术享受。

  王树萱的拿手戏很多,著名的有《滚灯》、《祭棒槌》、《裁缝偷针》等,令人百看不厌。有观众这样说:“我只要三天不看王树萱的戏,吃饭不香,觉睡不着。”那时昆明也有京剧班同时演出,有的戏迷两边都买票,看完王树萱的演出后,再赶到京剧班去看京戏。当时昆明著名的评书老艺人陈玉鑫,只要王树萱唱拿手戏时,他老人家宁肯停下书来不说,放弃报酬也要去看王的演出。

  王树萱演的戏,语言优美,动作优雅,不带一点俗态,但一出场就会让观众狂笑,有的观众笑得打滚,有的观众甚至笑到憋气,只好离开场子去外面揉揉肚子,再回来接着看。不但一般的观众看他的戏会狂笑,就连内行也忍不住大笑。过去,昆明还有个这样一个笑话,有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饭,男人突然平白无故地把一嘴饭喷了出来,笑得无法忍住,一家老小弄得莫名其妙。一问才知道他刚看了王树萱的戏,吃饭时又想起来,因而忍不住喷饭大笑。

  四个不苟演戏 唐继尧赠“神丑”

  王树萱演戏演得好,做人也极其认真。他常教导晚辈:“要把戏演好,先把人做好。”当时,王树萱已经是戏班里的管事,但为人严肃认真,品德高尚,从不与坤角拉拉扯扯。看到班子里有不正派的作风时,总是苦口劝勉。尽管他在台上口齿伶俐,但台下却判若两人,不但话不多,而且从不言他人是非,更不出口伤人。

  演戏上,王树萱不管老少,对大家一视同仁,要求严格,他说:“演龙像龙,演虎像虎,演龟儿得像龟儿。”王树萱最出名的,当数他的四个不苟:一是台上不苟。对待任何一出戏,不管什么时候唱都要一丝不苟,天天一个样,不来半点马虎。他只要一到后台,从化妆开始便一句话不说,静静的坐着,问他原因,他说:“我要捉戏。”即使烂熟的戏,他也如此,每次上台前心里先琢磨一遍;二是不管台下观众多少都不苟。只要有观众,哪怕就几个人,王树萱也一丝不苟地演戏,决不马虎了事;三是不管在大戏院,还是到小县份,或者乡下演出。都是一样,一丝不苟;四是不管报酬多少都不苟。不管是达官贵人请去唱寿戏还是平时演出,都是一样的路子,不会有丝毫改变。由于王树萱坚持这四个不苟,观众对他赞誉颇高,以致无论大学教授还是市井小民,达官贵人或是乡村农夫,一致对他评价颇高。就连唐继尧也特别喜欢看他的戏,并且赠给他“神丑”的称号。

  老年客死大理埋骨将军庙旁

  1942年,国民党恶棍杨继之在昆明成立戏剧改进社,强迫老艺人参加,对不愿参加的老艺人进行毒打、罚款或者关禁闭,老艺人们纷纷外逃。王树萱先是逃到了玉溪,然后又和一个临时戏班到了大理 。

  此后几年王树萱一直呆在大理,靠一些零星的演出赚几个钱养活自己。落到如此境地,王树萱一天天变得苍老,身体越来越单薄,成天唉声叹气:“而今滇班,老的老了,死的死了,年轻徒弟也很不出人才,有的只学到点毛皮,这是怎么搞的哟!”看到时局混乱,艺人们为了生活,抛弃了滇剧,改行做了别的营生,滇剧也跟着衰落,再也没有往日的繁荣。

  1947年6月间的一个晚上,具体时间如今已没人知道,王树萱唱了他最后的一台戏——《花子偷洋钱》。第二天便得了病,发高烧,昏迷不醒,三天后,便闭上了眼睛,一代滇剧名丑自此永别人间。临终时,王树萱老人咽住最后一口气,对身边的人说:“完了,滇戏完了!……我对不起你们,我一样东西都没有教给你们……”话没说完便去世了。

  王树萱去世后,大理各地的戏班会聚大理,为身无分文的老人办了一场还算隆重的葬礼,并将老人遗体埋在下关将军洞一旁,一代滇剧名丑就此安息! (生活新报 记者孟继良)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