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乌蒙王阿构故里夷都山:风物幽雅、人文荟萃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15 18:40:06进入社区来源:罗氏家谱网

  从盐津县城出发,顺213国道沿关河下行28公里,便是普洱镇。宋乌蒙王阿构故里夷都山就在普洱镇小洞办事处境内。

  夷都山旧志记为"夷渡山",属大佛山系凤山分支,"坡临大江,于近处有天生桥,二瀑布胜景"。风物幽雅,人文荟萃。登夷都山,沿途有"天生桥",绝壁千仞,崖岫中空,天光透露,岩石上连,横豆若桥;有"太极水",溪流潺潺,流经山间盆地,曲折回环,盈虚互补,形如太极;有"双瀑布",太极水从悬崖水口处跌落,高悬十余丈,再由天生桥洞口倾泻,水珠激溅,雾雨飞腾,远眺俨然水晶卷帘凌虚下垂,山光云影,迷离闪烁。夷都山移步成景、美不胜收。然而,真正让夷都山享誉四海者,不在山水之美,而在人文之胜。

  夷都山遗址,是历史存留的一个尚未解开的谜语。遗址面积3500平方米,中心位置有一片用石板镶嵌的平整光滑的台面。遗址未发掘过,地表遗存物有柱础35个,其中最大一个柱础直径55厘米,厚15厘米,圆边浮雕云纹。

  《盐津县志》记:"相传为夷人都城"。有何依据?载籍史料无法证明。历史的谜语只能留待后人去解答。

  与遗址相距不远的石马埂,有宋代乌蒙王阿杓墓(疑冢)。阿杓汉姓罗,家住夷都山,宋熙宁年间封乌蒙王,卒葬于此。1958年,墓石被毁,存内棺。墓碑高157厘米,宽78.5厘米,碑面无文;半圆形碑帽高6厘米,宽110厘米,浮雕二龙抢宝图案,墓前左右竖立石马、石羊、石狮各一对,线条粗犷,技法娴熟,造型生动,是精美的石雕艺术品。

  阿杓封乌蒙王一事,《明史·四川土司传》,《蜀中广记》、《明一统志》均有记载。民国《昭通县志》记:"昭之为地,自汉至隋己属郡县。唐为乌蛮所居,至宋为王。……阿统,乌蒙仲牟由之裔,唐时居此。阿杓,阿统十一世孙,宋封为王。"民国《盐津县志》引《明一统志》记:"唐时,乌蒙仲牟由之孙曰阿统者始迁此,至十一世孙,乌蒙强盛,号乌蒙部,宋时封阿杓为王。"   史籍灿然详备,对阿构封乌蒙王一事不会有什么歧义。但是,对于阿统、阿杓的家世,却另有一种说法。据《罗氏家谱》载:"始祖罗公讳星,字杓,太府君自江西入籍平叛,以从征有功,遂封为乌蒙王。后卒,葬于座宅后边,有坟茔镌碑为记。"碑记何在?《家谱》中有明景泰四年(1453)春三月望六日"裔孙罗守成"写下的一段文字:"我罗氏世系,江西吉安府汲水县名族人也。其先在江西者不可纪,而宋时人籍滇南,为乌蒙帅。……神宗熙宁七年,朝廷命戎州别驾熊本讨泸夷,枭之。遣大将王宣等进剿,而柯阴等部乞降……罗氏从征有功,皆愿世为汉官,遂封吾祖罗公讳杓为乌蒙王。"

  从《家谱》的记述看,"吉安府吉水县名族"的后裔并不情愿领受乌蛮仲牟由的余荫。那么,史籍所记"乌蛮仲牟由之裔曰阿统者"又作何解释呢?于此,旧志中也保存有对罗氏后人采访的记录。一说:阿统确为罗氏迁居夷都山的始祖,"原本汉人、与夷女结合,遂为汉父夷母。至阿杓,善抚众,故宋封为王"。--上门女婿,也可算得"仲牟由之裔"。

  距阿杓墓不远,有阿杓后裔,世袭冠带耆老将军指挥使罗口口墓。墓为泥土堆垒,用条石砌成圆丘形。墓碑高209厘米、宽82厘米,碑面文字早被破坏,仅残存"罗口口之墓"、"明正德十三年"等字。

  相去又未远,有镇远将军罗西湖墓。墓为土堆,无墓石。碑高166厘米,宽80厘米;半圆形碑帽高62厘米,宽108厘米,碑帽有云纹、花草图案。据碑铭,罗西湖籍贯江西,明代钦赐乌蒙军民府镇远将军指挥使。碑立于明天启二年(1622)。

  夷都山钟灵毓秀,出了一个乌蒙王,便派生出许多有关乌蒙王的传说。山川草木,似乎都沾了几分王气。就在阿杓墓附近有一座小桥,桥左侧有一棵黄葛树。树高18米,胸径160厘米,离地7米高处分发出三大枝,每枝与主干结合部都长出蓬蓬勃勃的根须,沿主干缠绕深入地下,当地人称为"连凤树"。据林业部门测定,树龄达800多年,相传为乌蒙王定植。传说很感人:夷都山对面有一山,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名凤凰山。夷都山人伯凤凰飞走,就在凤凰山的两条土埂之间,建一石拱桥,取名"锁凤桥"。阿杓封王后返家路过"锁凤桥",当乘轿行至桥头,有成群喜鹊腾空盘旋,喳喳鸣叫不已。阿杓下桥,想看个究竟,喜鹊已向远方飞去。阿杓站在桥上,再三观察,觉得诧异:这里地势平坦,桥下无沟无水,修桥何用?问:"为何修建此桥?"正在一旁的农耕者指着对面的山头,下面的土埂答道:"那是凤凰头,这是凤凰两只脚,如不修建此桥,凤凰就会远走高飞。"阿构半信半疑:"如此说木桥能锁凤喽?"随又摇了摇头说:"我看,兴修石桥不栽树,凤凰岂能锁得住?"说罢上轿而去,又过了几年,左侧桥面的石缝间竟长出一棵小树来。一年一年长大,一年一年茂盛,岁月不老,古树不老。这里的人,一代一代地珍惜爱护,哪怕枝叶遮田盖地,也从不动一枝一丫。"要留凤凰长久住,一心栽好连凤树"的民谣流传至今。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