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首张市街图绘于宣统年间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12 09:12:15进入社区来源:彩龙中国

近日广场上的铜制《清末昆明街道图》其实就是陆军测地局测绘的《昆明市街图》。

  筹设测绘机构

  鸦片战争刚过了半个世纪,中国军队到光绪二十年(1894年),在震惊中外的甲午海战中,又遭惨败。清廷为维护其濒于垂危的统治政权,遂借倡办“新政”名义,决心改编八旗绿营军,“照泰西军制,更订新章”,以编练新式陆军。

  新式陆军,从操练到实战,无论是进攻、防守,或行军、驻防都离不开军用地形图。在战略战术上,测绘勤务保障,实有其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鉴于此,兵部乃有进一步陈情的奏章:“诚以天下形势,非舆图不明,而舆图本原以测量为要。后世治军行政,亦悉本图籍经营,是测量事宜,关系綦重……”

  为督办编练新军,使新编36镇(镇,相当于师的编制)陆军分布全国,遂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在京师成立中枢练兵处,各省设督练公所,又通谕各省督练公所:筹设测绘机构,并开办测绘学堂。时滇督李经羲特专电留日毕业生李根源等,就地购办测量仪器。

  测绘学堂开三科

  云南陆军测绘学堂创立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秋,择如安街原巡抚署(今昆八中)为堂址,隶云南督练公所。第一任总办由督练公所参谋处总办刘 兼任。预为日后测量业务之实施,乃设三角、地形、制图三科,先后调集留日学测量人才及京师陆军测绘学堂毕业生任教习,是年10月开学上课。越三年,第一期修业期满的毕业生共71名,这才有条件于宣统三年(1911年)正月间,就测绘学堂址成立云南陆军测地局,由留日测量部三角科毕业之大理人氏李钟本任督办,直隶于云南督练公所。自此测绘学堂则隶于云南陆军测地局,并迁往平安街(今如安街之西段)新堂址。在今近日广场地面所镶嵌的《街道图》,即标有测地局与测绘学堂。两者同在如安街北侧,相距不过200多米。

  测绘省会街市里巷

  测地局成立伊始,即为云南新军第19镇举行秋操(军事演习)而在宜良、澄江实施地形测图。此为滇省实测地形图之开端,其标高由宜良县城西门外岔路口假定4100米起算,经联测昆明圆通山滇局水准原点,推算得假定标高为4489.447米(近年依国家85高程基准推算应为1930.252米)。此为尔后30多年间沿三迤大道推进水准测量及控制全省实测地形图统一高程之唯一依据。

  就在这一年,他们还对省会街市里巷按1/5000比例尺实施测图,当年制印完毕,图名为《昆明市街图》。此后40多年来,凡水利、交通、基址、旅游,尤其是市政建设与园林规划等各项用图,概以此图为蓝本。上个世纪正处于盛世修志的80年代,昆明市并盘龙五华两区,这3部《地名志》也都辑入比例尺缩至1/10000的这幅图。但图名已改作《清末昆明街道图》,文字注记也改为简化字,横向地名则改成“自左往右”排列。至于近日广场地面的镶嵌图,对照《清末昆明街道图》并无差异,只是长宽尺寸放大30倍有余,其比例尺则应是1/325。

  更名陆军测量局

  辛亥重九,推翻满清王朝在云南的统治,成立云南军都督府,改测地局为都督府参谋处之第五部,亦称陆军测地部。民国建元后,则改为云南陆军测量局(测绘学堂也改称陆军测量学校),委留日测量部三角科毕业之玉溪人氏冯家骢任局长。局(包括测量学校)址则由如安街迁往象眼街原藩司署旧址(今中国人民银行云南省分行内),南邻宪兵司令部。

  自1914年起,测量局轮调测量技术人员入陆军讲武学校(即原陆军讲武堂)补习军事科目,预为军事需用。越明年,即有部分人员随蔡锷第一军入川讨袁护国;1917年靖国兴师,又一批被派往各师团任参谋而驰援川黔。1930年,省府责成财政厅组织开展土地清丈及改造三迤大道,于是又有人被调往土地清丈总局或公路局从事地方建设工作。

  1941年,国民政府颁布“统一测量教育”令,至此,滇省测校告终。30多年来,核校断断续续招生8期,总计毕业生584名,为国防并滇省各项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抗战中的国防测量

  抗战烽火燃起,设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于昆明,陆军测量局则改为昆明测量局,归行营主任龙云直接管辖。到1941年,战局日益趋紧,龙陵、腾冲相继失陷,国际通道与滇西战场皆国防之攸关,测量作业显得更加艰险。经龙云呈请军委会核准:自1942年10月起,昆明测量局改隶于中央军事委员会,并更名为军令部云南陆地测量局,一应军事测量业务,仍由昆明行营代为指挥监督。

  1945年初,中央军事委员会为应战时需要而调整测量机构,改军令部云南陆地测量局为国防部测量第十二队。不久,抗战胜利,测量第十二队在与举国同庆胜利之余,实指望峰回路转,对测量前程亦可一展夙愿,以完成滇垣未竞之业。孰料,时至1946年10月,国防部电达裁并测量第十二队令:“除编入航一、航二、测四各队28员,重庆制图分厂8员,余皆退役退职,或行资遣。”至此,滇局历程已走到尽头。

  自清末以来,他们历经36度春秋的跋山涉水、栉风沐雨,总计实测1/50000地形图594幅,经调查而编纂1/100000图362幅。在抗战的艰险岁月里,他们对军事和地方建设,尤其对滇西战场,都起到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龙云主滇政时,特题写“总揽坤舆”,以彰测界之业绩。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