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朴闻一多遭暗害30年后"揪"出主谋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09 09:08:16进入社区来源:新昆明网

  李公朴和闻一多两位在全国颇有影响力的民主爱国人士先后倒在了神秘杀手的枪下。全国舆论一片哗然,那么,究竟是什么人杀害了两位先生?社会各界对两位先生的死作何反应?从当时发行的报纸中可以看到一丝端倪,今天的“一日看百年”继续为你解开“李闻惨案之谜”。

  是谁杀害了李闻蒋介石并不知情

  闻一多先生的孙子闻黎明教授介绍,据他多年来对“李闻案”的研究发现,李公朴先生遇害的消息最先是由国民党的中央社发布。7月12日,李公朴遇难第二天中央社昆明分社就写出了消息,但是位于重庆的中央社总社一直拖延到13日才正式发表,中央社发表的消息只是简单的记录了李公朴被刺的时间和地点,事件的经过。但对人们最关心的暗杀原因、嫌疑犯是谁等重点问题无一涉及。7月15日,闻一多先生被刺杀,国民党控制下的媒体发布的消息亦是如此。

  反观当时延安的《解放日报》,当时的报道使用了《反动派恐怖行动变本加厉,李公朴先生在昆遇害》的醒目标题,消息的第一句话就直截了当地说:“抗日救国运动七君子之一李公朴,前晚在昆明突遭国民党特务暗杀殒命。”《人民日报》更是使用了《蒋介石加紧法西斯恐怖,国特杀死李公朴》的标题,把杀害民主人士的凶手直接指向了蒋介石。那么究竟是不是蒋介石指使杀害了李公朴和闻一多呢?

  闻黎明教授告诉记者,其实杀害李公朴和闻一多的真凶并不是蒋介石。随着日本战败投降,民国政府与苏、美、英并肩成为“四大强国”。1943年1月11日,民国政府与美国《关于取消美国在华治外法权及处理有关问题之条约》在华盛顿签字,民国政府与英国同名条约同日在重庆签字,完成了美英放弃在华特权的法律手续。国内民众称为一举解决了国人力图废除不平等条约的百年之痛。蒋介石不可能在这种情况时下令明目张胆的杀害爱国民主人士。

  蒋介石在李闻惨案发生后,下令缉拿凶手,调查真相。军统特务沈醉所著《军统内幕》记载:“蒋介石从庐山打长途电话到南京责问毛人凤的时候,毛人凤也回答不出是什么人干的,只能说是他没有叫人干这件事。”蒋当时的确不明情况。

  民国政府宣称道宪兵杀害闻一多

  李闻案发生后, 唐纵作为当时的警署署长,被蒋介石急电召赴庐山,当面命令他去昆明调查此案,当时各界要求调查的呼声日趋激愤,昆明大学数千学生计划游行示威,云南省警备司令霍揆彰赶紧从大理县调来陆军预备第二师准备镇压。在焦头烂额之际,唐一时无法,他暂时找了些替死鬼来搪塞,说此事乃“阴谋分子”所为,据当时办案人员回忆,唐等人当时甚至计划在审讯嫌疑犯时有意诱供,让他们诬赖系共产党所指使。

  数月后,案情有了重大突破,调查处处长程一鸣到西仓坡西南联合大学教职员宿舍门口附近的现场观察,搜集了现场遗留下的各种痕迹和罪证。对目击者进行了问讯笔录,又在现场找到子弹壳和弹头,吉普车车轮的痕迹及目击者讲出军用吉普车牌照的号码。

  此时,又有一谣言在昆明街头小巷流传,说云南省主席龙云之子龙三暗杀了李、闻,龙三闻谣言迅速逃离了云南,霍揆彰立刻下令通缉龙三,这使得本来就内幕重重的案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8月,案情真相终于被公布出来,宪兵司令部警务处处长周剑心和云南省警备总司令部军法处宣布:昆明宪兵部宪兵李文山、汤时亮听到闻一多在追悼会上和《民主周刊》社招待会上多次辱骂蒋介石和民国政府,一时气愤,拔枪打死闻一多。此纯粹为宪兵个人的行动,和政府毫无关系。于是由宪兵司令部提出宪兵李文山、汤时亮两人为凶手,进行公开军法审判定罪。

  1946年8月15日,李文山、汤时亮被判处死刑。并立刻执行了枪决。

  案情到此为止,似乎画上了个句号,真相已查明,凶手已被惩罚,虽然李公朴案依旧未得到合理的解释,可在当时的高压统治下,社会舆论的情绪终于慢慢平息了下来。

  李闻惨案真相大白 原是霍揆彰所为

  然而,后来的事实告诉我们,真正背景远没被公布的真相来的简单!解放后,经人举报,国家安全局发现李、汤两人居然还活着!原来当时在枪毙路上,他们两人被两个灌醉了的蒙着脸的死囚换下,被藏了起来。安全局立刻组织人手,将两人抓捕归案。并很快判处死刑。

  然而,在1976年,原李闻惨案调查人士之一的程一鸣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揭示了军统局当年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包括李闻惨案调查经过,一桩掩盖了30年之久的血案事实才终于真相大白。

  原来,当时程一鸣在收集了证据和证人口供后,很快就查出了真凶,可唐得知后,不但没有破案的喜悦,反而陷入更大的苦恼之中,因为这个真正的幕后主使人是云南警备总司令霍揆彰,他为了向蒋邀功,而派人杀害了李闻二人。因此对此案如何处理很感棘手。公布吧,得罪了老乡兼黄埔同学的霍揆彰。不公布吧,舆论压力可是一天比一天重了。最后还是程一鸣想出了解决的法子,他建议:一、将破获闻一多案的经过详细电报蒋介石,说这件案子是属军人行凶,建议由中央宪兵司令部派人来昆明捉拿凶手审讯。二、请唐纵亲自到警备总司令部和霍揆彰面谈,把闻一多被害案破获的经过告诉霍揆彰,由霍自己将枪杀闻一多的经过报告蒋介石。唐纵接纳了建议。

  几天后,蒋介石派陆军总司令顾祝同、参谋长冷欣、宪兵司令张镇、宪兵司令部警务处处长周剑心到昆明,经过顾祝同、冷欣、张镇、唐纵和卢汉开会商讨后,卢汉认为只要公布闻一多案,不要公布李公朴案,避免对全国人民更大的刺激。张镇自告奋勇地说:“闻一多是宪兵司令部驻昆明的宪兵队的宪兵枪杀的。”有了自愿背黑锅的,唐自是乐得赞成。后由顾祝同决定,同意卢汉和张镇的建议,派冷欣到庐山向蒋报告,由蒋作出最后决定。后得到蒋的批准,一个将真正的主谋掩盖了30年的假案就这样出炉了。

  ■ 闻一多简介

  闻一多原名闻家骅,号友三,1899年1月24日出生于湖北浠水。闻一多自幼爱好古典诗词和美术。1912年考入北京清华学校,喜读中国古代诗集、诗话、史书、笔记等,1916年开始在《清华周刊》上发表系列读书笔记,总称《二月庐漫记》。同时创作旧体诗。1919年五四运动中,积极参加学生运动,被选为清华学生代表,出席在上海召开的全国学生联合会。1920年4月,发表第一篇白话文《旅客式的学生》。同年9月,发表第一首新诗《西岸》。1921年11月与梁实秋等人发起成立清华文学社,次年3月,写成《律诗底研究》,开始系统地研究新诗格律化理论。1922年7月赴美留学。年底出版与梁实秋合著的《冬夜草儿评论》,代表了闻一多早期对新诗的看法。1923年9月出版第一本新诗集《红烛》,具有唯美倾向。1925年5月回国,任北京艺术专科学校教务长。

  1926年参与创办《晨报·诗镌》,发表了著名论文《诗的格律》。1927年任武汉国民革命军政治部艺术股长。同年秋任南京第四中山大学外文系主任。1928年1月出版第二本诗集《死水》。1928年3月在《新月》杂志列名编辑,次年因观点不合辞职。1928年秋任国立武汉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中文系主任,从此致力于研究中国古典文学。1930年深秋去山东任青岛大学文学院院长兼国文系主任。1932年8月回北平任清华大学国文系教授。

  抗日战争爆发后,随校南迁,同学生一起从长沙步行到昆明,此后在西南联大任教8年,积极投身于抗日运动和反独裁、争民主的斗争。在学术上,他广泛研究祖国的文化遗产,著有《神话与诗》、《楚辞补校》等专著。1944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抗战胜利后出任民盟中央执委,经常参加进步的集会和游行。1946年7月15日在悼念李公朴先生大会上,愤怒斥责国民党暗杀李公朴的罪行,发表了著名的《最后一次的讲演》,当天下午即被国民党特务杀害。

  鸣谢:本文特别感谢闻黎明教授的支持。

  参考书目:1946年7月13日《中央日报》、《云南日报》、《闻一多颂》等。 (生活新报 记者施律)

  相关新闻

  闻一多最后一次演讲的前后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