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在云南——居住于昆明北郊龙泉镇的龙头村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09 08:49:29进入社区来源:新昆明网

  抗战时,老舍先生身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总务部主任,担负着主持和领导全国文协的重任。他虽为著名作家,但国难当头,当时的工资和稿费标准都很低,故其一直生活贫困,加之工作劳累,长期营养不良,故身患贫血、头晕之症。1941年6月,西南联大教授罗常培来重庆看望老舍,并带来了西南联大邀请他赴联大演讲的邀请函。1941年8月26日,老舍在罗常培的陪同下从重庆飞抵昆明讲学和养病。

  征服了昆明听众

  老舍在昆明期间,先是随罗常培居于青云街靛花巷3号罗宅之内,后因罗常培生病,须到乡下休养,老舍又随其迁往离城约20里的北郊龙泉镇的龙头村居住。

  老舍一到达昆明后,即出席了“文协”昆明分会举办的欢迎他来昆明演讲和养病的座谈会。在座谈会上,他与云南文艺界人士作了广泛的接触和思想交流,了解了“文协”昆明分会的工作和云南文艺界的发展情况。此外,他还应邀在西南联大作了题为《抗战以来文艺发展的情形》的四次演讲。当时,日机频繁空袭昆明,在西南联大演讲时,演讲者和听众都不得不屡次离开会场去躲警报,待警报解除,广大师生又争先恐后纷纷回到会场来,继续听他演讲。老舍的演讲,以其惯有的风趣、幽默和满腔的爱国热情,及其流利、地道的京腔而征服了听众,对青年学生影响尤深。为了进一步扩大老舍的演讲在广大师生中的影响,当时西南联大师范学院所办的《国文月刊》曾将其讲稿全文刊载。

  老舍在昆明时,曾会见了闻一多、冯友兰、沈从文、杨今甫、罗应中、郑豫等西南联大的教授,他们都是老朋友了,他深为能在昆明幸逢这些老友而兴奋、激动不已。他与朋友们在一起饮酒赏月、喝茶叙旧、游山玩水。在那国土沦丧、家人离别、饱经忧患的岁月里,这种真挚的友谊令他倍感温馨,这对于他身体健康的恢复,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昆明期间,老舍因忙于工作和创作,仅在朋友的邀约和陪同下,游览过一次翠湖,一次金殿,一次大观楼,一次黑龙潭。就连近在眼前的圆通山,和他最为向往的西山,也没时间去游览。在他和罗常培等老友夜游翠湖时,老舍初见翠湖,竟兴奋得像孩子般又笑又闹,又蹦又跳,还高声大叫。

  见识苍洱美景

  老舍在未来云南之前,昆明、大理都曾上演过他与剧作家宋之的合写的歌颂回、汉人民团结抗日的话剧《国家至上》,故他早已誉满春城、名扬苍洱了。1941年10月,应华中大学的热情邀请,老舍先生在古琴家查阜西先生的陪同下,到大理作演讲和游览。在大理喜洲,老舍为华中大学的师生演讲了三次,为中法大学的师生演讲了一次,为喜洲五台中学的师生演讲了一次。从大理的喜洲返回昆明途经下关在车站等车时,老舍被人认出,于是轰动了下关,又应滇缅公路下关办公处和大理地区广大文艺青年的热情邀请,临时决定在办公处的俱乐部演讲了一次。而这次临时决定的演讲,就连俱乐部外的过道上和大门外都挤满了人。  

  老舍非常热爱大自然,在大理期间,他曾在查阜西和华中大学教授游国恩等的陪同下,见识了“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的苍洱美景,“领略了大理的风土人情”。他在《滇行短记》中,深情地赞美苍洱之美:“山上到处响着溪水……水比山还好看!苍山的积雪化为清溪,水浅绿,随处在石块左右,翻起浪花,水的声色,有点像瑞士”、“到喜洲去的路上,左是高山,右是洱海,真是置身图画中。喜洲镇,虽然是个小镇子,却有宫殿式的建筑,小街左右都流着清清的活水……山水之间有着这样一个镇市,真是世外桃源啊!”

  写出反映云南的作品

  老舍先生来云南从事文化活动共两个多月,收获颇多。由于云南的气候好,老舍在云南的人缘好,心情好,生活过得很愉快,所以,不仅病也养好了,还写出了系列散文《滇行短记》、回忆性长文《八方风雨,由川到滇》、悼念文《悼赵玉三司机师》等反映云南生活的作品。这些文章真实地记录了他在云南的行踪,及其所遇、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同时,他还写成了六场话剧《大地龙蛇》。他在云南写下的系列散文《滇行短记》中,用浓烈的抒情笔触,赞美翠湖“湖中有荷蒲,岸上有竹树”,“美丽”、“宁静”得让人“仿佛都不愿出声”;他赞美金殿“遍山青松”,绿荫如盖,松实大如菠萝,松鼠在树杈上跳跃,就即使是在“绿色盖不住的地方”也显示出一种“深厚的力量”,一种“有力的静美”;他赞美大观楼前稻谷飘香,滇池上风帆点点,碧波万顷,烟波飘渺,如诗如画……(春城晚报)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