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勒阿细跳月:劳作之舞 爱情之舞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06 11:20:2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在田间地头劳作的传承人段正荣 记者杨海冬/摄

  围着篝火阿细跳月,对可邑村的村民来说是最幸福的时光 记者杨海冬/摄

 村民在跳月之前都要仔细打扮一番 记者杨海冬/摄

    “我们那会,姑娘只要听到三弦声就知道你是谁。哎哟,现在的姑娘更厉害,她们只要听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就知道是哪个小伙子。现在公房也没有了,玩场也没有了。”

  6月3日下午6点,弥勒县西三镇凤凰村52岁的段正荣老人忙碌一天,他将耕牛拴在核桃树下吃草,绳索放得老长。此时太阳还未落山,段正荣在树下荫凉处铺上一只白色口袋,将草帽扣在脸上,仰卧着睡下。

  凤凰村是远近闻名的“阿细跳月”之乡,这里绿树成荫,水草丰美。

  段正荣是当地有名的民间艺人,跳月是他一生最为热爱的歌舞。他说:“可惜我已过了能赶兔子的年纪,跳也跳不动了。”让段正荣最为担心的,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都只会跳点简单的舞步,三弦、笛子什么都不太会用了,跳月有天恐怕就会失传。”

  2007年,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公布,阿细跳月名列其中,这让段正荣感到些许安慰。与此同时,他也成了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可段正荣常说:“政策是有了,但我还很迷茫,我一直在想,我到底该怎么做。”言语之间,让人看到了阿细跳月项目遭遇的传承困惑。日前,记者驱车进入弥勒,开始了阿细跳月的“寻踪之旅”。

  起源

  多种传奇关联爱情和劳作

  阿细人居住生活的地区都流传着“跳月”,起源则是一个谜。弥勒文化馆馆长陈保舜说:“跳月的起源有多种说法,跟狩猎、劳作、爱情都有相关,到底哪种确切,起源于何时,已无从考证。”

  在弥勒地区,阿细人多认可一段传说:远古时期,天上有九个太阳炙烤大地。山羊和老牛争夺地盘打架,羊角顶牛角冒出火星引发山火,老牛入水获救,羊儿升空成了白云,阿细人们则投入了扑灭山火的战斗中。阿细猎人阿者和情侣阿娥在大火中失散,他们肝肠寸断,拼命寻找着对方。

  大火烧了9天9夜才被扑灭,阿者和阿娥互相寻找了9天9夜,“阿者……”“阿娥……”呼唤声在大山回荡,翻过了999座大山后,他们终于在一个圆月当空的夜晚,找到了对方。二人相拥在一起,因大地被烧得太烫,他们只有不停地交换站立的双脚。另一边,阿细人扑灭了山火,欢呼庆祝,也对着月亮欢快地跳起舞来,因为大地太烫,只能不停地交换着双脚,于是有了“跳月”的舞蹈。

  数十种版本的传说中,多与开荒种地、钻木取火等相关,多是表现远古时期的阿细人在艰苦的条件中求得生存的故事,靠阿细人的后辈代代口耳相传。

  直击

  俊男美女围篝火起舞

  从昆明驱车进入弥勒,3个小时即到。在国道上,距离弥勒18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岔口,指路牌上写有“阿细跳月的故乡可邑”字样。可邑村与凤凰村是乡邻,都居住着彝族支系阿细人。

  车乒乒乓乓驶在进入可邑村和凤凰村的弹石路上,沿路风景优美,路边的大石上画着各种壁画。半个小时后进入可邑村,村中的墙壁上,线条朴素的壁画随处可见,内容多表现阿细人的生活习俗。随行的摄影记者不停感叹:“村子太美了!”由于农忙时节,村里人多下地劳作,路上罕见人迹。

  3日晚上10点,皓月当空,此时,可邑村中的广场上已生起篝火,俊男美女们在听到旅游管委会主任毕春的广播通知后,陆续来到现场。不一会,十几名男子排成一队,身穿白色褂子,肩上斜挂大三弦。十几名女子排成一队,头戴环形金银头饰,身穿漂亮民族服装,衣服上有手绣花纹,姿态婀娜,美观得体。队伍的后面是乐队,有人吹笛,有人吹奏唢呐。毕春口衔哨子,站在一旁指挥,一个小规模的演出队,瞬间展开阵势。

  指挥哨音一响,乐队演奏开始,男子一边拨弄大三弦一边尽情舞蹈,女子迈开步伐,随着大三弦的节奏,围着场子中央的一堆篝火跳了起来。舞蹈中,男子的动作舒展粗犷,上身前后左右摇晃,幅度极大。女子的左右脚交叉落地,有时不停拍起双手,气氛欢快热烈。跳月的步伐易学,一般换脚跳三步,空中蹬两脚,由五拍组合而成。跳月随时可以进行,一男一女可跳,数千人也可一起跳,受众非常广泛。

  流传

  跳月歌舞变成浪漫婚俗

  在老一代阿细人的记忆中,他们所接触到的“跳月”是男女之间一种浪漫的交际方式。

  段正荣老人说:“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阿细人居住的地方都有公房。公房是干什么的呢?就是小姑娘睡觉的地方。每天农作回来,阿细姑娘们卷起铺盖,来到公房里睡下。阿细小伙们便抱着三弦,来到公房门前,弹啊、跳啊。” 怎么交往?“看看姑娘的脸色和眼神,如果你觉得他对你有好感,就主动去拖她,姑娘一般都不会主动。”段正荣笑着说。

  “人家讲别的地方有走婚,我觉得‘跳月’的交往就有点像走婚,但又不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段正荣老人神往地讲述着:“如果男女有意思,男的当晚就可以和女的住在公房里,躺在一起谈谈心。不是跟你吹牛,我这一生,最起码也跟五六十个姑娘谈过恋爱。那时的小伙子,哪里要你费力去找小姑娘,只要你三弦弹得好,小姑娘自己就会找上门来。”

  男女交往有些时日,如果互相喜欢,女方会到山里给男方家里背来一捆柴,如果男方父母将柴留下,就表示同意,大功告成;男方会到水池里向女方家里挑来一担水,如果女方父母将水留下,表示同意,不然就要泼洒出去。如今这些婚俗已几乎消失了。

  段正荣不时感叹时过境迁: “我们那会,姑娘只要听到三弦声就知道你是谁。哎哟,现在的姑娘更厉害,她们只要听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就知道是哪个小伙子。现在公房也没有了,玩场也没有了。”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