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永昌城仁寿门历史上的两次洪水遭遇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04 10:33:29进入社区来源:保港

  追溯历史,越过时空隧道,当年的古永昌城仁寿门必定是平地凸显、连接东西城墙、门洞敞亮、门楼高耸、非常显赫,充分显示出它的军事要冲和关隘作用。有史料记载和乡人传说,清代光绪年间的两次大洪水,使仁寿门突遭大灾,险些彻底毁了仁寿门,附近乡民也蒙受大难。

  光绪十一年(1852年)农历七月的一天夜晚,因连日阴雨,转而忽降暴雨,随即山洪暴发,汹涌而下,横卷民房,顿时房倒墙塌。一刘姓人家,一间瓦房被洪水冲倒,一家八口,幸有三人逃脱上山,其余五口均被洪水及泥沙吞没。当晚有城东南湾子村的祖孙两人因来此磨面,磨房倒塌,祖孙二人被洪水淹死。还有一户邓姓人家,洪水来时,黑灯瞎火,四下逃命,死于仁寿门内二人,死于城外三人,全户灭绝。由于此次洪水来势凶猛,并且已值夜半乡民熟睡之际,来不及防范和撤离,遂成摧枯拉朽之势,人民生命财产惨遭其害。洪水将三四百斤的大石头冲走,同时顺势而下,将重1800多斤的两扇仁寿门城门冲倒,然后随洪水漂到新牌房(今正阳商场一带)。洪水夹着大量泥沙冲进城内,仁寿门城门洞被堵塞。由于城内地势西高东低,洪水冲倒旧房,或顺街道或随低洼之处肆意妄行,街道尽成河流,人不能行。全城因四面城墙包围,所留沟渠或被泥沙堵塞,或沟道狭小,一时难以泄洪,保山城顿时成为水乡泽国。此次洪水给社会、民众造成巨大伤害。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永昌城的重要关隘、充满人文科学史料的仁寿门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可天不悯人祸不单行。光绪十一年大水给人们带来的伤害尚未从人们的记忆中退去,许多当时被毁的建筑设施尚未彻底得到恢复,恶运再次降临保山城。与前次大水相距17年后的光绪二十八年(1869年)八月初,连日大雨后山洪暴发,仁寿门再次首遭其害,洪水顺城门洞下泻,来势凶猛,将当时关闭的巨形城门顷刻冲倒,大门顺洪水冲到城中间,巨石泥沙顿时将仁寿门洞堵塞,整个城门城楼半截埋在荒沙泥石之中,惨不忍睹。两次大水之后,磨房沟河道被沙石填埋,河床升高,超过城门洞1公尺有余,其势异常险峻,稍有洪水便可成灾!洪水不仅使仁寿门饱受苦难,往日磨房沟那清泉流转、水磨隆隆的乡民生活情景也随之破灭,只剩下幸运的三五家。那沉重的水磨声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诉说着往日的不幸。

  山洪的频繁光顾,造成的惨痛局面,时任永昌知府的江蕴琛曾督令城里民众整治水患,于磨房沟及仁寿门开挖河道,疏通水流,用巨石竖一石堤,全用巨石凿成条石砌成,防御山洪冲毁仁寿门进入城内。其后虽有几次洪水浸漫,但终无大害。可后来,滇缅公路通车后,公路机关人员进驻仁寿门,石堤巨石被拆迁,城墙城砖被肆意抬走,其后河道重新被填满,河身大大高于仁寿门,稍有大水必入城内。

  数世纪风雨沧桑,数十次大水泛滥,多少次起起落落,故乡的仁寿门历经磨难,虽然幸存,然而它已千疮百孔,不堪入目。我们衷心期望它能注入新的生机,重现当年的俏丽面容。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