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应钦昆明遇刺真相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02 09:11:45进入社区来源:新昆明网

  1918年,贵州军政界发生内部新旧两派的明争暗斗,这种内部矛盾最终升级导致武装冲突:1920年,作为新派骨干分子之一的黔军第五旅旅长兼贵州省警务处处长何应钦策划并直接指挥了“民九惨案”,捕杀了对立派首领,逼走了督军兼省长刘显世。何应钦原以为从此可以一步登天,成为贵州显要。但谁料风云突变,自己的顶头上司黔军总司令王文华竟被对方刺杀身亡而群龙无首,原被逼走的刘显世又重返贵阳仍任督军。刘显世重新上任大权再握后首先想到的便是复仇,王文华既已被刺死,何应钦自然成为复仇的第一号目标。

何应钦

  何应钦自知若再留贵阳性命必难保,在刘显世还没来得及下手之前,他便悄悄离开了贵阳直奔昆明。为安全计,他行踪诡秘,不走大路,而是绕小道雇马乘坐,或坐羊皮筏子,什么也雇不到时就干脆步行,一直到达云南曲靖后才放心地坐上长途汽车抵达昆明。

  刺客假扮车夫

  刘显世决定秘密刺死何应钦,他采纳了一个幕僚的建议,从死牢中提出两名死囚充当刺客。这两人都是江湖上叫得响的角色,一个叫卢照辉,绰号“土净王”,另一个叫张云飞,绰号“瘦燕”。前者是血债累累的惯匪,后者是专门飞檐走壁登堂入室掠取财宝的大盗。一个多月前,二人分别潜入贵阳,不料被警方“眼线”盯上,先后落网,被囚于督军衙门看守所内,眼看被处死只是早晚的事了。谁料却绝处逢生,被刘显世委以充当刺客的重任,便都发誓愿效犬马之劳。在他们还没瞅准下手的机会时,何应钦就已从贵阳失踪,刘显世根据各方面的情况分析判断:何必逃往昆明无疑。便命两个杀手直扑昆明。两人带上何应钦的照片,比何应钦还早三天就来到了昆明,一到后就立即查遍了全市小旅馆均未发现目标,料想其尚未抵昆。张云飞便扮作人力车夫,卢照辉扮作行人,每天都在车站守候目标的出现。

  何应钦坐汽车到昆明后,等所有的人下车后才走下来,他站在那里先不走,从容不迫地拂去身上的灰尘,四下打量见无异样才松了口气。走出车站大门,便有一辆人力车迎面而来,车夫(即“瘦燕”张云飞)点头哈腰地热情招揽生意,何与之敲定价钱便坐上直奔市内三圣寺而去。

  三圣寺是座小庙,何应钦有位朋友的舅父在庙里做都院。他打算先在那里盘桓几天,看看风头再作下一步的打算。“瘦燕”把何应钦送到三圣寺后,便满心欢喜地去人力车行归还了租来的人力车,二人决定当晚即去三圣寺行刺。下午“土净王”说出去有点事,谁料直到半夜才喝得醉醺醺地归来,倒在床上便不省人事,原先拟定的计划遂告落空。

  刺客临门

  第二天,“瘦燕”去三圣寺暗访何应钦是否仍在?不料何应钦心虚,住了一晚便挪了窝。“瘦燕”估计他不会这么快便离开昆明,于是便和“土净王”分头去全市的大小旅店寻找,终于在一家名叫“五源诚”的客店里打听到了何应钦的下落。为免夜长梦多,事不宜迟,两人决定晚上下手。

  何应钦因旅途劳累,在旅馆睡了大半天觉,直到近黄昏才起床信步去附近转了转,买了些卤菜和一瓶泸州大曲,一个人缩在屋内独斟独饮,一瓶酒尚未见底,刺客已临门了。

  “瘦燕”白天来侦查时为避免惹人怀疑,没进店门,只是向店伙计打听清情况却不知何应钦住哪间房。两人来到店前按计划作好了分工:“土净王”敲门待老板闻声出来开门时,“瘦燕”便飞身上房直奔后院账房间去查看旅客登记簿,弄清底细后便下手。而“土净王”则与老板胡搅蛮缠,说自己的老婆和野男人住在店里,要进去捉奸把两人揪出来去见官府。老板见他满身酒气目露凶光,哪能放他进去捣蛋,但又不敢得罪,只好耐着性子解释、赔笑脸。纠缠了一阵,估计“瘦燕”已查清房间了,“土净王”便向店主提出“借”几文酒钱,拿上银元后才扬长而去。但并不走远,就在隔壁的小巷内藏着,准备接应“瘦燕”。

  杀错了人?

  “瘦燕”在账房看了旅客登记册,发现唯有一个房间住的客人姓何,便又飞身上房直奔后院的目标,伏在黑灯瞎火的厨房顶上,直盯着对面那间客房的窗口。客店为省钱装的都是15瓦的白炽灯,电力不足,窗玻璃上映出个人影一动不动坐着像是在想心事。这时天下起小雨,“瘦燕”拔出枪期待目标能站起来,这样更容易命中,但那人就是不动弹。“瘦燕”全身被雨淋湿实在等不及了,就伸手在瓦楞里摸到一颗石子向窗户掷去,那人果然受惊而起拉开门来向外张望,“瘦燕”抬手就是一枪,只听那人“唔”了一声便栽倒在门槛上。“瘦燕”以为已击中目标,何应钦已丧命了,便纵身跳出围墙正欲离去,忽闻客店内一片哭声。原来,何应钦住店用的是化名,而“瘦燕”打死的是一个姓何的宣威火腿商人。枪声一响,旅店前后院十几间客房的人都被惊动了,火腿商人的两个伙计一看老板倒在血泊中,一个哭着喊“舅舅”,一个大叫“抓凶手”。“瘦燕”一听立刻愣住了:何应钦乃单身一人,怎会有人为他哭丧?莫非杀错了人?于是,“瘦燕”又重新飞身上了墙头,伏在上面往院里观察。

  何应钦受伤

  这时,各房间门户大开,透出的灯光把院子照得半亮。何应钦被外面的哭喊声惊动了,来不及多想,就拔出手枪开门观看。“瘦燕”留意到这一持枪人物,但不知是否是目标?灵机一动便大喝一声“何应钦”,何闻声一愣下意识地“嗯”了一声,“瘦燕”便高叫“奉刘督军之命找你算账”,甩手就是一枪,见何应钦已倒地,遂急急遁去,找到“土净王”后两人当夜便离开昆明,回贵阳交差领赏去了。

  何应钦右肺中弹,血流如注,当即被送往医院,经全力抢救,总算保住了性命。伤口一痊愈,他便立即离开昆明,沿滇越铁路去了越南海防,再乘船去了上海。这次遇刺,何应钦精神方面的震动比肉体上更痛苦,一直恨意难消。直到晚年,他在台湾说到他的三个私人仇敌时,还把刘显世放在首位。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