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军桂军反袁"兵变" "云南查办使"龙觐光投降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01 09:26:29进入社区来源:新昆明网

  1914年3月,在护国军进攻四川受挫的同时,广西军阀陆荣廷的亲家、刚刚被袁世凯任命为云南查办使的云南人龙觐光亲率粤桂联军进犯滇境,并且很快攻陷剥隘,正向富州长驱直入。粤军前敌司令黄恩赐窜入广南、泸西纠集匪徒准备暴动,进攻昆明。广东都督龙济光的儿子龙体乾也窜至蒙自老家招募乡党、纠集土匪,准备攻打蒙自、个旧,进击昆明。

  护国运动从表面上看陷入了爆发以来最大的危机中,但在表象的背后,一场由广西和云南共同制造的反袁“兵变”,正一步步逼近袁世凯。

  达成了协议 共同反袁

  1914年讨袁护国运动进入僵持时期,按照当时的情况,如果广西和云南、贵州联为一气讨袁,护国运动的声势就完全不同了,所以广西军阀陆荣廷的态度,就关系到护国运动的成败。就在袁世凯纠集了众多军阀纷纷向护国军发难时,广西军阀陆荣廷同唐继尧秘密达成了共同反袁的协议。

  协议达成后,陆荣廷一面在袁世凯面前表现出积极配合广东的龙济光和龙觐光攻打云南的态度,一面命令自己的儿子陆裕光在率部加入龙觐光、龙运干父子的远征军以后,等待相应的时机和滇军里应外合,强逼龙家父子缴械投降。这个逼龙家父子缴械投降的机会就在1914年3月14日这天降临了。

  陆裕光兵变 展开激战

  1914年3月14日夜,龙觐光设在广西百色中学的校园里的“指挥部”异常宁静、安谧。园林里树影憧憧,草间有凄切的虫鸣。而操场上则一片煞白,投下篮球架、单杠、双杠、爬杆之类体育器械呆板的影子。整个校园里寂静无声,不时有微风吹来,带着右江里升腾起来的湿气。这时,有个人影从原来中学教导主任的宿舍里钻了出来,他衣冠不整,提着裤子,晕晕乎乎地往园林里边的厕所急匆匆小跑过去。

  这人就是刚刚当上云南查办使临武将军龙觐光的儿子龙运干,也就是当时广西都督陆荣廷的乘龙快婿。天黑之前龙运干的舅子陆裕光请他到驻扎在城郊的桂军旅部喝酒,几个人以庆祝广西和广东联军攻打云南取得的节节胜利,推杯换盏,不觉酩酊大醉。醒来时,龙运干已经躺在云南查办使指挥部里自己的床上,睡到后半夜肚子咕噜噜响,把他弄醒了,肚里那些秽物直要往外喷泻,龙运干套上裤子直往外奔,等不得跑到厕所,才推开后园门便忍不住忙蹲下去任其流淌。哨兵见奔出来的是龙大公子,连忙敬了个礼,捂着鼻子退朝一边去。

  龙运干的肚子松了一些,抬头却见一溜子黑影往中学校周围迅速包抄,形迹诡秘,显然看得出是在紧急包围指挥部。一个可怕的念头使他倏然清醒起来:兵变!

  龙运干立刻从挂在裤带上的枪套里抽出手枪开枪报警。

  “砰砰砰砰……”子弹倾匣而出,惊惶的枪声撕碎了静谧的夜。

  “砰砰砰砰……”几乎同时,对方也向这边连续射击,站在一旁的哨兵应声倒下,躺在血泊中。龙大公子顾 不上地上有他拉的污物,就地卧倒,滚到后园门边,再翻身滚爬进门槛,气急败坏地跃进围墙后面,大叫警卫营长。

  被枪声惊醒了的警卫营长迅速吹哨子集合,龙大公子一面扎裤带一面命令警卫营立刻出校园迎击,双方展开了激战。

  滇军和桂军同时动手

  报警的枪声同时惊醒了云南查办使龙觐光,他一轱辘翻起身来,浑身颤抖,肥胖油光的脸刹时灰了。他慌乱地穿上鞋子,警卫员便奔进来报告,说桂军叛变!正向指挥部袭击。

  龙觐光马上弯腰拿起电话,呼唤驻扎在城外的李文富和朱朝英两部粤军。这两支部队有两千兵力,可以先解指挥部的危急。但是,尽管龙觐光把电话机摇得直响,喊破了嗓子还是毫无回音。显然,电话已经被桂军截断了,看来,这次兵变,并不是士兵临阵厌战,而是蓄谋已久。

  校园外面的枪声越来越激烈,“哒哒哒哒……”的机关枪声清晰可辨。“报……报告将军,两路滇军突然向本城发起攻击……”龙觐光的一名副官突然惊慌失措地闯了进来。

  龙觐光大吃一惊。滇军和桂军同时动手,一定是陆荣廷和唐继尧商量好了。一想到这,龙觐光惊得浑身散架,无力地跌坐在太师椅上,不能动弹。他直着两眼呼道:“叫运干来……”龙运干提枪奔进屋来,看见父亲两眼翻白,忙推搡着父亲的身子呼唤:“父亲,父亲!”

  龙觐光兵败签字投降

  “唉……”龙觐光终于哼出声来,颤声颤气地叫龙运干向南宁发电报,请陆荣廷命令桂军停火。

  龙运干简直想不通,昨晚在陆裕光的旅部喝酒时,大家你哥我弟喝得好不痛快,全无半点要翻脸的征兆。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如果不是陆裕光指使,他的部下怎么敢这样猖獗呢?

  外面的枪声渐渐的停了,十几名桂军冲进了龙觐光的办公室,带头的军官带来了陆裕光送给龙觐光的书信。并对龙觐光说:“我们司令托我带话,只要你们父子同意投降,他会念你们是亲戚,留下你们性命。”“我签,我签!”龙觐光看到大势已去,万般无奈之下,战战兢兢提起笔来,极不情愿地在陆裕光的书信下端签上“鄙人同意投诚”几个字,并署了名。

  “云南查办使”临武将军龙觐光既已签名投降,并且向全国声明辞去“云南查办使”之职。滇军也就停止攻击,驻兵城郊,与陆裕光的桂军一同接收降兵军械粮饷,整编降兵部队。这次在袁世凯策划下,由龙家父子连同龙济光发起的针对云南护国运动的进攻最后以失败而告终。(生活新报)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