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中央银行血案始末:21人元宵之夜倒在血泊中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01 08:51:01进入社区来源:彩龙中国网

  58年前,昆明发生了一起轰动一时的枪杀案,21人在元宵之夜倒在血泊中——

  位于昆明市中心的南屏街,商厦林立,人流不息,如今成了步行街,更是热闹。58年前,南屏街被称作“东方华尔街”。中央银行(昆明分行)等48家中外银行皆汇聚在这条街上,而震惊全国的“昆明中央银行血案”也发生在这条街上。当时任省府秘书的李广平先生经历了这一事件,生前曾对我讲述过它的前因后果。

  1949年,国民党半壁江山风雨飘摇,政权大厦将倾,金融秩序和经济秩序也一片混乱,弄得民不聊生,人心浮动。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发生了“昆明中央银行血案”。

  当时,国民党政府不顾通货膨胀,大量发行金圆券,云南拒绝使用,而过去云南所通行的半开银元硬币代替金圆券在市面流通。西南几省受此影响,也改用银元银角。国民党财政部又想利用这一情况大捞一把,打算把库存的镍质辅币拿出来当银元一样流通,于是颁布了一道命令,恢复早已作废的镍币,10角换1银元,因此在西南各地掀起了一次镍币风潮。在命令尚未公布之前,财政部和中央银行的高级官员得知这一消息,暗中勾结商人,到处收购民间散存的镍币。几天之间,少数人便成了一本万利的暴发户,多数人却上当受骗,把旧存镍币按几角甚至几分一斤的低价卖掉。当国民党政府下令恢复使用镍币,愤怒的民众纷纷拒绝使用,当局只好将镍币再来一次贬值,从而造成了混乱。

  当时金圆券在昆明还能行使。1949年2月初,市面上出现了一种50元面额的金圆券,与中央银行昆明分行转发的中央银行的同种券部分花色和印章笔画极不一致。这本来是中央银行发行局采用了两种不同的图样,分别在上海和香港印制。昆明分行只收到发行局寄来的上海版本票样,没有收到香港版本的票样。香港版金圆券则从省外流入了云南,昆明分行却茫然不知。

  2月12日中午,一个小贩拿着一张香港版金圆券到南屏街中央银行昆明分行兑换,银行职员认为是假币,盖上了“伪钞作废”的图章。这一消息迅速传开,民众担心手中的金圆券不能兑换,纷纷涌到中央银行昆明分行挤兑。12日是星期六,银行下午不开门营业。13时左右,焦急不安的群众打开银行侧门,一涌而入哄抢各种东西。银行忙打电话报告五华山的云南保安司令部。保安司令部立即派出30多名宪兵,会同昆明市警察局第一分局的警察把中央银行昆明分行包围起来,抓捕了200多人关押在近日楼上。

  省府主席卢汉得到报告,当天傍晚亲临南屏街,在银行门前审讯被捕的人。秘书李广平随同卢汉前往,并受命撰写了该事件的布告。在卢汉审讯之前,宪警已经一一讯问过抓来的人。卢汉的审讯不过是将抓来的人过一遍目,并未多问。只有一个模样斯文的年轻人,卢汉问他是干什么的,年轻人回答是某大学的学生。卢汉接着问道:你一个学生家跑来整哪样?年轻人说是路过这里,见状想进去看看究竟。卢汉训了他几句让人把他放了。这番问话侥幸保住这名大学生一条小命。其他的21人被押往银行街对面的安宁巷口内当场枪决。这天晚上恰逢元宵节,该吃浮圆子(汤圆),可这21人却吃了枪子。他们本是些生计艰难的小生意人,唯恐手中钞票作废才去挤兑,孰知竟做了冤鬼!昆明在这个本应是红红火火的传统节日里,却充满惊惶和血腥味。其实,事发之际,乘乱打劫者只属少数,据说有的已从银行后窗跳下民房顶跑了,后来被杀的多为无辜者。

  我当时年少,家住威远街离南屏街不远,耳闻了那阵毙人的枪声。第二天,街上的人都在议论昨天南屏街抢银行枪毙人的事。我跑去安宁巷南端巷口,有持枪宪警看守不准通行。远远看去,地上有堆尸体躺在血泊之中,印象之深至今难忘。这是我平生唯一见过的枪毙人的可怕现场。

  就在血案发生的第二天,新华社广播了这一事件,声言“向屠杀人民的刽子手卢汉计还血债!”

  昆明中央银行血案反映了当时严重的金融危机和社会矛盾。卢汉为了平息挤兑风潮,防止由此诱发社会骚乱,采用过激手段一时铸成大错。血案之后,卢汉借机擅自撤换了中央银行昆明分行行长武镛,以自己的人赵康节接任。从此,昆明中央银行的一切均听命于卢汉。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