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逮住第一个日本战俘 因肚饿自投罗网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5-31 11:11:27进入社区来源:新昆明网

  日军空袭昆明

  北平、天津相继沦陷后,日本飞机又不断空袭南京、上海、武汉等地,所到之处,尸横遍野。日军留下了一笔又一笔血债。

  早在1937年8月下旬,云南省当局筹组的云南防空协会就向民众宣传防空知识和救护常识,9月下旬,公布了《防空手则》,10月30日和11月5日两天,在昆明市区举行了“防空联合大演习”。到1938年9月上旬,随着日寇的铁蹄深入国土,日军空袭昆明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于是,云南省防空司令部号召市民疏散,还指定了疏散区域。9月22日上午,当局获悉日军3架飞机到达贵州遵义,在大雨声中,昆明第一次拉响了兵工厂的汽笛,发出空袭警报,后得知日军飞机到遵义后没有继续西飞,警报才解除。

  6天之后,9月28日,日军空袭昆明,当时广西宜山发现22架日军飞机向云南飞来,其中9架经师宗、罗平飞向昆明。当局得知情报后,拉响了紧急警报,巫家坝机场的3架战斗机,立即起飞巡逻。上午9时20分,敌机飞临昆明上空,我战斗机群立即飞近敌机,展开狙击,各城楼上的高射炮,也不断向敌机射击。敌机的目标是大西门内的兵工厂。他们未预料到昆明防空力量如此雄厚,慌张失措,匆匆投弹后仓皇南逃。逃跑过程中,日军一架九六式战斗机被击落,坠落在路南县(今石林县)远郊。

  火光中跑出一人影

  9月 28日上午10时,艳阳高照,路南远郊的密枝柯村田地里,几个农民正在玉米地里做活计。突然,不远的山坡上传来一声巨响,农民大吃一惊,定睛一看,山坡上升起一阵浓烟,浓烟中的火光清晰可见。这时,农民突然看见滚滚浓烟中一个人影狂奔而出,转眼就消失在山坡旁的密林中。

  山坡惊现火光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报到县里。当时路南县的官员们迅速赶到现场勘查。那是一架坠机,银灰色的机身上有“台湾240”字样以及红色圆形的日本军徽标志。路南县保安队队长焦开林立即召集了附近几个村的保长和壮丁队长,让他们发动当地群众搜寻敌人。

  肚饿自投罗网

  当天下午2点左右,坠机点附近村子两个牧童,在距县城10余公里外的的双龙乡白石岩村旁的山地上放牛。突然,附近茂密的山草丛中有响动,两个牧童走近一看,发现地上躺着一个头部血迹斑斑的人,两只眼睛贼灼灼的瞪着牧童,两个牧童吓懵了,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人向牧童招了招手,让他们走近些,接着,那人双手紧握,凌空捶了几下,又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背部,口中叽里呱啦地乱说一气。随后,两个牧童缓过神来,走上前去,替那人捶背。这时,根据那人的着装,一牧童突然想起一年前省里学生们到村里宣传时说:“抗战期间,大家要严防敌人在大后方破坏”,牧童心想:“这人不是本地人,举止言谈怪异,肯定是上午从坠机点逃跑的日军飞行员!得设法脱身,到村里报告!”两个牧童捶了一会背后,那人示意停止,并作出肚饿的手势,然后指指前面,又指指自己。“这人肯定是让我们回去拿吃的来!脱身的机会来了”,随后,两牧童匆匆忙忙赶回村里。可当牧童带着壮丁队伍赶回的时候,那人早已没了踪迹,地上只留下一摊血迹。群众在附近搜寻了一整夜,也未发现其下落。

  从坠机事件发生后,民众就四下寻找日军飞行员,转眼间,9月过去了,日军飞行员已在荒郊野外过了四五天,民众猜测那个飞行员可能早已是饥肠辘辘,加上身体有伤,肯定会到村子里找食物。

  10月初的一天清晨,密枝柯村一中年妇女正在家中生火做饭,这时,门口来了一男子,他虚弱地发出单音节的“饿”字。妇女走出门口,看到一从未谋面的青年男子用手比出吃饭的动作,一双眼睛,露出了哀求的神色。这名妇女根据下乡学生的宣传猜测,这名男子肯定就是那个逃跑的日军飞行员。她故作镇定,把男子让进屋内,示意其先坐下,饭马上就熟了。等男子感激地点点头后,妇女走出门去。为防他逃跑,她把门从外面拴住,然后飞一般地跑到壮丁队报告。前后不到5分钟,妇女就带着4名壮丁赶了回来。这时,男子正在屋内用力拉门,待妇女将门栓打开,男子看见4名持枪的壮丁时,脸色煞白,倒退一步,举起了双手。就这样,在同仇敌忾的中国民众面前,日军飞行员自投罗网,成为了昆明的第一个日本战俘。

  押送昆明

  日本侵略者首次空袭昆明,欠下了血债了,但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活捉那个日军飞行员以后,村里的壮丁马不停蹄地将他押解到县保安队处理,押解途中,俘虏依然连声唤饿。壮丁们在路边摘了几个苞谷,让俘虏充饥。到达保安队的时候,俘虏看到持枪的士兵,惊恐万分,一下子跪倒在保安队队长焦开林面前,浑身战栗,口中胡言乱语,以为要将他就地枪毙。焦开林听不懂日语,只得和颜悦色,做手势,向战俘表示抚慰,发现战俘头部受伤后,焦开林还请来医生为其包扎伤口,并吩咐厨房做饭给他吃。

  随后,云南省当局通知要将日军飞行员押送昆明。就这样,滇越铁路的火车载着昆明第一个日军战俘抵达了昆明,防空司令部唤来一辆人力三轮车,让俘虏坐着,由士兵押送。活捉日本战俘的消息不胫而走,从拓东路火车站门口开始,沿途站满了观看日本战俘的市民。在中国民众面前,俘虏把夹克的衣领翻了起来,把头深深地埋了进去。在到达圆通山之后,俘虏被暂时关押在防空司令部临时设置的看守所内,在看守所,他受到优待,头部的外伤也得到了及时的救治,很快便痊愈了。

  两年后病死监狱

  渐渐的,日军飞行员的紧张情绪平静下来,防空司令部对其进行了审讯。日军飞行员供称,他叫池岛业希索,是日本九州人,27岁,日本高等学堂毕业,父母健在,还有2个兄弟,都奉命来华作战。飞机坠地,他头部撞伤,从飞机里奇迹般逃出来后,藏身于无人的密林中。当天下午碰到牧童,牧童凝视的眼光引起了他的怀疑,待牧童走远,他又从草丛中窜了出来,藏匿于更深的丛林中。路过一水塘时,他洗去额头的血迹,喝了几口水,便在丛林中露宿了几天。可几天粒米未进,饥肠辘辘,于是他便下山寻找食物,就这样被抓了起来。在看守所内,池岛的情绪极不稳定,有时候躺在床上用被子捂头,有时候双手捂胸坐在床边垂泪。

  1938年10月7日,战俘池岛驾驶的飞机被运抵昆明,放置在太庙大成殿外的平台上供市民参观。而活捉俘虏有功的焦开林、牧童、妇女,均得到当局的奖赏。

  战俘池岛后来被押送到钱局街陆军监狱(模范监狱),两年后,因病医治无效死亡。(生活新报)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