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川桥:700年前的古迹 盘龙江上元代古桥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5-27 10:32:03进入社区来源:新昆明网

  在中国几千年以农业为主的封建社会中,农耕文化逐渐确立了重要的社会地位。然而时过境迁,现代社会发展的巨轮,已将古代传统的农耕文化碾得零零散散。在很大范围内,那些曾经关乎国计民生的原始传统农业,以及水利灌溉等工程,渐渐隐退到史册中,不再发挥它们的效用。有着悠久文化历史的昆明,在漫长的时光中亦留下了一些农耕文化遗址。松华坝下的龙川桥,正是见证700多年农耕文化的遗址之一。

  盘龙江上元代古桥

  龙川桥,位于昆明市北郊二十多公里的上坝村,横跨盘龙江上游两岸。桥两边原有长方形石条护栏,桥身用长方形黄砂石砌筑。桥北有“滚龙坝”,坝高河低,洪水直泻如滚龙,分三股穿桥而过,故此桥得名“龙川桥”。龙川桥是为了治理松华坝水库,以及盘龙江水流而建,其功用在于分盘龙江的水入金汁河,既利于灌溉,又能减少汛期滚龙坝下泻洪峰时对昆明城郊的威胁。

  记者从盘龙区文管所了解到,龙川桥原属官渡区,区划后归入盘龙区。它是1982年文物普查登记后公布的,具体公布时间是1983年12月7日。龙川桥属于元代古建筑,始建年代不详,也无确切的记载,文物登记表上记录的历史沿革,参考了当地老人提供的历代相传的情况,以及赛典赤来滇后为垦荒屯田,治理盘龙江、修筑松华坝等兴修水利的事情推测,该桥初建于元世祖至元中,即公元1280年前。其北端一孔在清代被洪水冲塌,光绪十九年(1893年)重新修复。

  从盘龙区文管所得知了龙川桥的存在后,我一心想去探访那座古老的石桥。在历经700多年河水的洗刷后,依然屹立不倒,这足以让昆明自豪。一路向北,采访车左转右拐穿行在拥挤的街道上,时而与蜿蜒的盘龙江相合,时而又与它相离,等到了北郊,我们便行走在江岸上,顺江而上了。车窗外的盘龙江,两岸都栽有树,河堤没有城里那么考究,梯形的河岸上长满了各类野草。河床很低,满江都是绿色的水草,因为河水极浅,那些水草几乎贴着河床浮在水上,顺着河流轻轻摆动。而稍高一些的小沙丘便裸露在外,河边还是漂着一些垃圾。

  松华坝下两孔石桥

  到达上坝村时,已是下午,这里离昆明城有20多公里。转到村子中间时,能看见一座桥横跨盘龙江上,我想,这恐怕就是龙川桥了。一下车,雄伟的松华坝赫然在目,上坝村就依偎在松华坝脚下。按照盘龙区文管所介绍的情况,龙川桥就在松华坝下,是盘龙江从松华坝水库出来后流经的第一座桥,难道就是它?尽管看起来有点不像,但我还是兴奋地跑到桥上,询问站在桥上的一位大爷。才问完“这里是龙川桥吗”我就发现在盘龙江的上游不到100米的地方,还有一座两孔石拱桥。那桥显然要更古旧些,桥身上长着一些野草,覆在江面上,两个石孔如同两个半圆,河水缓缓地从圆洞中流出来。面对面看去,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而在它背后不远处,松华坝镶嵌在两座小山之间。

  不等大爷回答,我已改口问:“前面那座桥是龙川桥吗?”可惜这位大爷并不是本地人,他说他不知道。“对,前面那桥正是龙川桥呢。”一位从桥上经过的年轻人,听见我的问话,大声告诉我说,眼前的桥就是龙川桥。

  灌溉防汛造福百姓

  绕到龙川桥前,反而看不出这座古桥的样子。桥头立着一块下部断过的碑文,上面写着:昆明市官渡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龙川桥;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政府;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七日公布。

  桥头两边都盖了房子,这些房子把原来的三孔石桥变成了两孔——靠村的一孔被建盖的房子遮住了。往前走几步,约到了第二孔与第三孔相接的地方,还立着两块连在一起的石碑。一块内容和前面那块相似,另一块则是介绍该桥的:始建于元至元年间(1264年-1294年),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重修,为三孔石拱桥,横跨盘龙江上游,全长45米,宽10.3米,中孔高5米。桥之功能在于分盘龙江的水入金汁河,既利灌溉,又利防汛。

  微微有点弧度的桥面,是用大块条石铺砌的,看石质并不是青石。但经过几百年的踩踏、压挤,近半的条石都已经碎了,一些垃圾和泥土散落在桥上。再加上桥两边都用红砖砌起一米左右的护栏,桥的另一端又堆放着一些草垛和粪土,我不知不觉走到对岸,才醒悟自己刚刚走过一座700多年前的古桥。顺着桥边的石阶走到桥下,仰望古桥,又可看出它的高大了。只剩两孔相连的龙川桥,在历经7个世纪的风雨剥蚀下,桥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石与石之间出现了缝隙,杂草就从石缝间长出来,东一撮西一棵,摇曳在秋风里。栽在水里的桥墩不高,长满了绿色的青苔,而这里河水不深,也有少量垃圾,但比起下游,好过许多。我蹲下来,把手放在清且浅的河水里,河水仅仅漫过平放的手掌,赫然发现河床是硬的,而且平整!但又不像是石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站在临水的石阶上,看河水从幽暗的桥洞下淙淙流出,带着一股凉凉的风,心绪渐远。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