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现存最古老的铁索桥——大理永平霁虹桥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5-26 09:48:0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在大理州永平县杉阳镇与保山市隆阳区水寨乡之间的澜沧江上,有一座飞架在悬崖绝壁之上的铁索桥,这就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铁索桥——霁虹桥。

 

  古老的霁虹桥

  霁虹桥,是我国古代桥梁建筑的代表作,著名科技史专家李约瑟博士编的《中国科技史》里写道:“霁虹桥为世界现存的唯一最古老的铁索桥。” 霁虹桥一直享有“天南锁钥”、“西南第一桥”等盛誉。该桥桥身总长115米,净跨56.2米,宽3.8米,由18根铁索组成,其中承重底链16根,呈2、4、4、2形式排列;扶链2根,每边约用30根高约1.5米的铁条将扶链与底链相连接,形成栏杆状。底部约隔6米有1道铁夹板,将16根底链锁住。底链上依次铺有4米长木板,用铁丝绑扎在铁链上,各板之间又用木条和抓钉扣牢。桥石墩以条石倚崖筑成半圆形,长25米,十分坚固,铁链穿墩而过,铆死在崖缝中。霁虹桥西岸绝壁上刻有历代文人墨客书写的“西南第一桥”、“悬崖奇渡”、“金齿咽喉”等等;这些题刻,大多出自明清两代,现尚有20余条清晰可鉴,多数字大如斗,古风袭人,均古意苍苍,各具特色。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清康熙皇帝,意大利马可.波罗都曾到过此桥。 而今,这些题满了历代名人辉煌篇章的摩崖石刻现在已经走到了它生命的尽头。小湾电站大坝拟定于2009年10月蓄水,那些汇聚了杨升庵、张含、张学庠、孙人龙、汪如祥、顾纯、担当和尚等古代文人墨客等名家各种字体的摩崖石刻,即将等待它们的命运将会如何呢?

  如今的雯虹桥

  五一期间,我们一行朋友邀约,从云南省大理出发,重走博南古道,途经过西南古丝绸之路上著名的古驿站水寨,到达澜沧江边的霁虹桥。当我们再站在只存断链残墩的霁虹桥时,天空发怒了,大雨倾盆而下,全身湿透,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挂满脸颊,雯虹桥呵,你在和我们作最后的惜别吗!眼前的场景是触目惊心的:古老的雯虹桥只有残存的石墩孤孤伶伶的立在对岸,即将被沙石掩埋。紧挨着的以段体才为首的洞经古乐协会自筹修复的善德桥如今也只剩下一边桥墩,最后残留的散乱的几条铁链垂落在水面上随波逐流。哗哗的冲刷声音,细诉着这座桥曾经的辉煌。依稀中,桥的那端仿佛传来马帮铃铛 “叮咚、叮咚” 的回响。与霁虹桥浑然一体的摩崖石刻孤独而又倔强地伫立在沉寂的古渡旁,修路下滑的泥土掩埋了一侧,听着澜沧江水的嗷嗷怒吼,雯虹桥呵,那是你的哀啼么!与霁虹桥浑然一体的崖石刻因霁虹桥的存在而相映招辉,若没了铁索桥,这桥这山这水的人文历史,便没了佐证。面对“西南第一桥”的巨大摩崖石刻,心里面空荡荡的,“风在吼,马在叫,江水在咆啸……”,萧萧风雨中的我们,心头百味,古老的雯虹桥啊,我们还能对你说些什么呢!新桥建在老桥斜上方几十米的地方,是座钢索斜拉的公路桥,非常坚固。

  雯虹桥的保护现状

  而今,经济建设已是日新月异的飞速发展,在建国六十周年之际,怎样处理好经济建设与文化遗产的保护呢?我们究竟应该留下给后辈些什么呢?史上记载,雯虹桥曾经十多次被冲毁,又被修复,最值得提的是,重修雯虹桥的尽然是洞经古乐爱好者,自发组织的洞经古乐协会段体才等38位老人自筹资金,再一次修复了雯虹桥。当年为了筹集后继款项,老人们在桥头上演奏了一曲世间最动听的洞经音乐,史上绝无!历经无数次磨难的雯虹桥啊,现在却要被经济建设的大潮所淹没!最早《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3年)《牵挂云南霁虹桥与摩崖石刻的命运》就发出了倡议:“ 作为云南省人民政府首批列入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摩崖石刻还有短暂的4年时间供人们观赏,那么4年后呢?我们还没有看到积极的规划保护方案和措施。但愿它的命运不要和被毁弃的霁虹桥一样悲凉。”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4年)《云南霁虹桥将重现“西南第一桥”风貌》再次关注,由云南省考古研究所专家组前往霁虹桥和摩崖石刻进行考察和测绘。决定2004年10月开始首批列入抢救修复工程;大理日报2006年《雯虹桥的保护价值》:霁虹桥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古桥,与古渡、摩崖相互辉映,应以搬迁等形式珍惜和保护好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现在我们一行人站在雯虹桥边,眼前的景象是残酷的,保护的迹象在哪呢?是否雯虹桥、摩崖石刻就这样被人遗忘,随着江水的一声嘶吼,将退出历史的舞台呢!行程即将结束时,带着崇敬的心情,我们去看望了当年修桥人,82岁的段体才老人,才提起雯虹桥,老人马上把头低下了,摇着手, 表示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我分明看到老人的眼里闪着亮光,我强忍住眼泪,把头转开了。老人给我们看了他满是老茧的手,我们再次被振憾!我们与老人合了影,老人又赶去地里做农活去了,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蹒跚背景,我的泪再次流下来!与保山的新闻工作者交流后一致认为:雯虹桥的保护已是迫在眉睫!从历史人文来说,我们应该尊重历史,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它见证了2000多年来广大人民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伟大奇迹,它是历史、文学、书法的宝库,我们应该保护好。而不是让下一辈的孩子们只能在存留的照片上看到这些瑰宝!特别是1999年重修雯虹桥的洞经古乐协会带头人——段体才老人不正是当今的“活雷锋”?这种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不正是当今社会应该大力弘扬的吗!从建筑的特点上来说,它是我国古桥梁建筑的代表作。

  霁虹桥是云贵川藏陕五省区有实物史料的95座古铁索桥中最古老、最大、最完整的一座,也是全国最宽大的3座铁索桥之一,它的建筑风格为汉、明代建筑风格,是一部桥梁的建筑史啊;从旅游方面来说,霁虹桥具有丰富的旅游资源,雯虹桥位于滇西的 “古道”(古西南丝绸之路)上,具有相当高的人文价值。保护好霁虹桥、摩崖石刻等珍贵文物,打造以博南古道→澜沧江→霁虹桥、摩崖石刻→小湾电站一线为重头戏,云南省想要打造 “旅游文化大省”的目标,不再是梦想。我们只是喜爱户外的一小撮人,运用网络的力量为霁虹桥与摩崖石刻的命运作些奔走呼应吧了!雯虹桥啊,我们还能再睹你的风采吗?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