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山国的“未嫁娘”——大理云龙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5-25 08:45:51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日报网

  有机会走进山国——云龙,是因为参加由云南大学西南边疆研究中心主办、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承办的中西部山区民族原生态文化学术研讨会。期间,与会者实地考察了云龙县山区少数民族服饰、民间歌舞和宝丰古镇、诺邓古村,以及石门天然太极图和众多的古桥梁。云龙县的文化具有原生态文化或次原生态文化特色,十分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使与会者惊喜不断,来自国内外的专家们沉醉其中、流连忘返,他们的印象是——

石门天然太极图

山地白族妇女服饰

董泽故居

古村诺邓

吹吹腔

“耳子歌”

邓诺盐

  云龙是一个让人望及便眼帘难闭的随处均勾起浪漫遐想的地方。恰如它的名字源于流贯全境的澜沧江“夜覆云雾,晨则渐以升起如龙”的传说一样,它绵延不断的崇山峻岭和江河沟谷的绝奇地貌,居于其间的当地人别具一格的衣食住行方式,特别是到处可视可听可感的民间艺术,无不显示着妙异美感和丰富想象力的韵律。澜沧江及其支流沘江水系滋润的群山之中不止深藏着流荡千古、绚丽多姿的山地民族艺术,而且仿佛铺织着一条由远及近的烙印着艺术发展史痕迹的路途。像这样民族传统文化艺术资源丰厚的聚宝盆似的地域眼下已越来越少。在国家大力提倡并采取强有力措施实施中华民族文化艺术遗产保护工程的今天,云龙大量静态的和动态的民族民间文化艺术遗产,尤其是若干带着早期原型特点和原真性本色的古老文化艺术品种的存在,不仅具有特殊、典型的意义,而且价值非比寻常,弥足珍贵。然而,大概由于地理位置较偏狭,使其掩伏在万山深部不易进入人们的视野,加之人们主观上对其关注不够等原故,外界对云龙和它丰盈的艺术蕴藏了解很少。当然,如今看来这也不是坏事,它可能因此避开了某些时候因“开发”过热过偏造成的损害,较好地保全了挂满珠玑的文化艺术躯体,反而使自己像一位绝色“未嫁娘”似地出现在今天人们面前,吸引着从四面八方投来的艳羡目光。 群山孕育了云龙的“精神百昧”

  云龙的“盐味”

  在著名的唐代“细诺邓井”、明代“云龙五井”、清代“云龙八井”等古代著名食盐产地(即各大盐井)所在的一些村子(如诺邓、石门、顺荡、宝丰等),无论从有文化的长者口中还是居家或与盐相关的往昔建筑的门的对联上,不时能听到、看到“天下百味盐为首,世上群粮米当家”的句子。“盐为首”,乍读之,主要指盐的至尊作用,细品则似乎还有别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云龙的地理与人文风采。诸如,云龙地处横断山南端澜沧江纵河谷区,澜沧江支流沘江流贯县境,西汉即在此设置过比苏县。县治名称中的“沘”、“比”皆白族语“盐”的意思,依名析义,沘江应即“盐江”(淌着盐水的江),比苏应是盐人(白语“苏”的意思是人),名称中把盐与人溶为一体,说明盐非但是人须臾难舍的一种寻常食品,而且它像一条穿珠子的线似的,把云龙岁月流动中由远及近的人文足迹大量串联到一块儿。如今人们能看到的各种传统文化遗存与活动,有不少就沾上了浓浓淡淡的“盐味”。盐对云龙各族人民既有物质亦即生存、生业经济活动的意义,也有明显的文化意义与精神象征性。在云龙以民族民间艺术为代表的“精神百味”不仅实实在在,举目可见,而且流光溢彩,充满无穷的魅力。

  东陆大学首任校长——董泽

  在云龙,我们首先造访了古镇宝丰,宝丰古称金泉井,明初盐井开采,年产盐三万多斤。“因井设治”,明崇祯二年至民国18年一直为云龙州(县)治所在地,成为云龙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长达300年,经济繁荣,人才辈出。今天仍是宝丰乡政府所在地。这是个倚山傍水的小镇,村头一座石拱桥飞跨南北,村中古巷深深。在乡宣传干事小杨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东陆大学(云南大学前身)的创办者、首任校长董泽(白族)的故居。这是一个保存较完整的四合五天井式的白族民居小院,虽然古旧破损,但仍能看出古屋当初造型的美观精致。董泽就是在这平常的白族农家小院中度过了无忧的童年和快乐的少年时光。之后,董泽走出大山,到省城昆明求学,开始自己的人生历程。据介绍,董泽在办好东陆大学的同时还创办了云南第一所美术学校,为云南美术教育打下基础。从1922年——1927年,董泽先后担任云南教育司长、财政司长、富滇银行总办。1923年还受命兼代交通司长,其间,他提出了修三条主干道意见:通海口的滇邕路;通长江的滇蜀路;通缅甸的滇缅路。1927年,昆明至禄丰段修通,成为云南省第一条公路。小杨说,董宅由相连的五个院落组成,现皆有村民居住,我们参观的老屋住着乡文化站站长一家。随后,我们参观了当年县衙的勤政亭和盐务所。

  吹吹腔--山地韵味的艺术

  在宝丰,我们观看了白族民间艺人在村中古戏台上表演的吹吹腔--《崔文瑞砍柴》,其剧情是表现儿子服侍老母、孝感动天的故事。听说要演吹吹腔,村里人早早地就来占位了,小小的戏台被围得水泄不通。随着剧情发展,人们时而笑、时而叹息,十分投入。据了解, 吹吹腔即白剧,是白族民间特有的集文学、声乐、舞蹈、器乐、说白、舞台身段、脸谱等为一炉的戏剧艺术,因演唱时以唢呐陪奏、伴奏,故名吹吹腔。相传已有数百年历史。吹吹腔分行当,有脸谱;有若干剧目和剧本;表演有服装,有程式。云龙吹吹腔曾出过许多著名艺人;曾多次到昆明和大理各地进行表演。当地吹吹腔民间剧团较多,有深广的群众基础。

  吹吹腔传统剧目除大量表现三国和唐宋历史与传奇故事外,有一些是反映本地题材并且是出自当地艺人之手的,像《火烧磨坊》、《崔文瑞砍柴》、《窦仪下科》、《竹林拾子》等,已在事实上被看成白剧的经典剧目。

吹吹腔的舞与乐起伏性大,具有明显的山地特性。如《竹林拾子》中的唢呐调、《窦仪下科》中的一字腔,旋律上下跳动,仿佛山上山下、溪瀑回流,异常轻快、抒情。舞蹈动作也如此,那些高跳步会让观众相信,那是山区人登山过涧如履平地的轻松反映。清代以来,以吹吹腔戏为主并间有滇戏流行,云龙城乡各地都建了门楼式、高台式戏台多座。日州、长新、漕涧等乡镇保存戏台较多,其中旧州的汤邓、汤涧、旧州、下坞、丹嘎、三七等村,有的一村一台,有的一村几台。戏台建筑造型华贵,工艺考究,雕梁画栋,柱子漆彩并贴楹联,观赏价值很高。现存有大达、宝丰、箐干坪等地古戏台,演戏时人们依然能从它身上感受到许多年前老吹吹腔艺术特有的山地韵味和乡土本色。

  诺邓--艺术定格的时光

  告别宝丰古镇,我们来到了千年白族村诺邓。近几年,这个古村上过各种媒体,有了一定的名气。提起云龙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诺邓,这个滇西北地区年代最久远的村落。据史料记载,自唐代南诏时期以来,这个村有“诺邓”村名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了。诺邓村在过去又叫“诺邓井”或“诺邓”,是一个以盐业生产为主的白族村落。2001年1月14日被云南省政府命名为“云南省历史文化名村”。眼前的古村几乎所有民居都建筑在北面的山坡上,整个村子上下海拔高差近200米。古人曾这样形容:“如台焉,加榭焉,一曙而尽在眼前。”诺邓村的演变发展完全依赖于盐业经济的兴衰,明清时全村有400多户人家,2600多人口。村子里文风蔚然,出了两个进士,六个举人,还有许多贡生、秀才。现在诺邓村只剩下200多户人家,但村中保存较好的明清古建筑还有100多个院落,以及玉皇阁为主的道教建筑群。于是,我们便在村中串开来,出贡爷院进万寿宫走道长家看盐局,村落就像一个小小的社会缩影,逝去的岁月在这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同行的县委宣传部李少军副部长介绍说,云龙民宅的主要形式是人字形双坡顶、木构架、加石墙(或土、砖、石合用墙、纯土墙、纯石墙)瓦房。依山造屋,多数与山坡呈顺向。或长三间一坊,或三坊一照壁、两坊一照壁,也有的主房与耳房作不规则配搭,普遍为院落式。建筑在实用的前提下十分讲究外形紧凑、美观,看上去在山坡上有稳定感,与周围环境有和谐感。门窗户壁适度安排雕刻、绘画、涂彩、书法,并点缀适宜的一些陪衬物。天井、石阶、门面等设置留意做若干艺术安排。居宅普遍艺术味浓,物的享受与精神享受一体,现存明清至民国建筑大多如此。另外,在村中,我们还看到了现存最早的庙宇--元代佛教建筑万寿宫,也称祝寿寺,其曾长期作为盐商的江西会馆,现为白族农民李文茂私宅。万寿宫墙上保存着石碑一方,系明嘉靖丙辰(1556年)提举李琼题刻。据了解,云龙寺庙众多,包括本主庙、文庙、道教寺观、佛教庙宇和乡土与风水祭祀庙所龙王庙、山神庙等。多数为木构瓦顶围砖石土墙建筑,飞檐翘角,运用木雕、石雕、砖雕和彩绘等技艺创造多种图形装饰,做工精巧,五彩斑斓,体现着信仰与工艺的完美结合。和平本主庙、石门本主庙、诺邓玉皇阁、文庙、虎头山道教建筑群、县城蟠龙寺、象麓村西竺寺等皆具有典型性。

  “耳子歌”--白族哑巴舞

  寻着唢呐锣鼓声,我们来到一个挤满村民的四合院里,一打听,检槽乡的民间艺人正在这里为大家表演耳子歌。

  云龙检槽、诺邓等乡村的山地白族在结婚和庆贺新房落成时,有一种驱鬼逐邪、惩恶扬善、祈求生殖繁衍顺利的现场表演仪式:耳子歌(歌读锅)。

  “耳子歌”是白语哑巴舞的意思。除“耳子”由四人扮演外,另有老倌、老奶、春官、指点人、新娘、伴娘、拐卖妇女的骗子、卖假药品的货郎、红绿狮子等多个角色。表演以耳子为中心,运用舞蹈、说白、唱曲、无声模拟动作等生动有趣的方式,逐一表现跳四方、贺喜、上菜、闹宴、闹婚、拜喜神、审案等内容。“耳子”(也就是“哑巴”)全身用棕皮包裹,头和脸用棕皮蒙住,活像一只只山猴。他们腰系马铃和牛铃,手上分别拿笊篱、杵棒、锄头、连枷、荨麻,伴着唢呐锣鼓声来回跳跃,环绕放着特意做的象征男女生殖器和交媾情景的道具,表演各种打鬼驱邪和生殖崇拜的动作。耳子的打扮和动作姿态,既像人,又像动物,流动着抗灾救人的山林与祖先精灵的意味。表演风趣率真,处处反映出“人之初”的特点。

  耳子歌保存着浓郁的早期艺术原色,通过它可以窥见人类文化艺术初生时的情景。说明舞蹈、戏剧等的若干原生形态,还活灵活现地保存在云龙的大山深谷之中。

  是夜,云龙县文工队为大家表演了一种叫作“里格高”或叫作“力格歌”的舞蹈。这是云龙长新、宝丰等乡山区白族的古老舞蹈。“里格高”是白语,意为“人舞”(人的舞或跳人的舞)。是一种无伴奏无歌唱的群体舞,有不少动作摸拟动物,在一定程度上透视着舞蹈发微时的影子。文工队还表演了彝族古老舞蹈--打歌。打歌,文献称为踏歌,起源于较远的年月。《云龙州志·艺文志》对清代云龙彝族(罗武人)踏歌作了生动描述:“踏歌灯火下,红衣杂绿衣,连环腕相握,施步作团围……”舞蹈活跃、纯朴,歌舞浑然一体,乡土气与生活味浓郁,山区人的情怀意趣渗于其内,蒸腾着感人的魅力。

  专家感叹:云龙是多艺术品种的生发地和集存地。从古远的耳子歌、里格高,到后来聚多种文化艺术元素为一体逐渐形成戏剧形式吹吹腔,所有从历史走来的艺术品类,几乎无不带着强烈可感的生命力极旺盛的山地个性,涂染着浓厚的根生于民众土壤的原真本色。

  对此,人们只会想到一个字:美!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