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尼族多声部民歌渊源:对苦闷生活的发泄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5-23 14:56:1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被雨水洗过的青翠大山、美丽的梯田、“层峦叠嶂”的多声部天籁之音从山顶传来……你醉了吗?这就是云南红河州红河县阿扎河乡普春村的哈尼族多声部民歌《栽秧山歌》,这一由原生态歌声酿成的心灵美酒,你没有理由不醉。

哈尼人农闲时聚在村头唱民歌 记者曲鸣飞/摄

  2009年5月14日早上,普春村,44岁的车格带着刚刚卷好的草果叶,和挎着三弦的45岁的陈习娘等共8人,在他们村的后山上,为记者一行演奏《栽秧山歌》,他们两人于2008年1月,被评为哈尼族多声部民歌《栽秧山歌》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国家级传承人。

传承人之一的车老师吹奏自制的树叶吹管乐器 记者曲鸣飞/摄

  哈尼族多声部民歌《栽秧山歌》历史悠久,主要流传于红河县以普春村为中心的数个哈尼族村落中,演唱内容非常丰富,其中大多与生产劳动特别是梯田栽秧相关。演唱形式为主唱加帮腔加伴奏,梯田、山林和村寨都可以是表演场所。三弦、小二胡等伴奏乐器均由民间歌手自己制作。其唱词结构以开腔用词、主题唱词、帮腔用词三部分构成一个小的基本段落,音乐形态在歌节结构、调式音列、调式色彩、调式组合和多声部组成等方面都显示出鲜明的民族和地域特征。有关专家已采录到8个声部的原生形态哈尼族多声部民歌,具有很高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

  近日,记者前往普春村,探访了车格、陈习娘,了解了哈尼族多声部民歌的现状,感受了其质朴魅力。

  直击

  发源地:“五紧路”上的山尖尖

  5月13日,记者从石屏县赶往红河县普春村,在泥泞坑洼的山村土路上,汽车几度深陷泥中,让人想半途而废。陪同我们一起来的红河县文体局钱发德副局长笑着说,这是当地出名的“五紧山路”:坐车时手握紧、牙咬紧、脚蹬紧、眼盯紧、心吊紧。一车人苦中作乐地笑了起来。钱副局长指着白云深处告诉我们,山尖尖上就是普春村——多声部民歌的发源地,是全红河县最高的地方。阿扎河乡文化站陈波虾站长补充,错落在梯田中的房子叫田棚,是村民们养家禽用的,有时村里的年轻人也会在此谈恋爱。另外,田棚里也会放三弦等乐器,以供大伙栽秧时唱歌用。“前几天栽秧时,到处都听得到村民们唱多声部民歌。"陈站长感叹,“如果你们早来一段时间就好了,一路上都会听到天籁之音。”

  渊源:对苦闷生活的发泄

  为何哈尼族多声部民歌的发源地在普春村,据村民讲:“是因为我们这里生活太苦了,海拔最高,就连背猪草上山,都要比别的村费力气,大家在栽秧等劳动时唱唱歌,可以把苦闷的情绪通过歌声发泄出来。”

  唱多声部民歌是项集体活动,一般由8人以上演唱,8个声部发出的“层峦叠嶂”声音非常悦耳,它也属于山歌,男女青年经常对唱,不过,多声部民歌没有固定歌词,想到什么就唱什么。

  传承人陈习娘、车格

  普春村是个哈尼族山寨,村里人大都是哈尼族,陈习娘与车格都在这个村,初听他们的名字,你会觉得陈习娘是女,车格是男,其实刚好相反。

  车格歌声引来爱人

  在汽车无法行进的地方,我们爬了一段山路,终于到了陈习娘家。皮肤黝黑的陈习娘很热情,他在自家简陋的小阁楼上,用木板现搭了个天台做客厅,各种原生态的菜端上桌来,除了陈习娘的媳妇,车格以及周围的邻居也赶来帮忙。车格有些腼腆,完全听不懂汉话,不过她很漂亮,非常爱笑。

  陈习娘会说一些简单汉话,他介绍,哈尼族多声部民歌已经传了7代,他是13岁左右向爷爷学的,“唱歌可以在种田时把苦闷情绪抒发出来,有时唱到流泪,也要抹着眼泪把歌唱完。不过,我们也会唱开心的事,会唱得笑起来。”陈习娘介绍。车格在旁边有些害羞地告诉记者,她老公当年就是被她的歌声吸引,追到这个歌声好听的漂亮姑娘的。现在,车格老公手机的最大用途,就是为车格录唱过的歌。

  吃菜喝酒中间,陈习娘来了兴致,与车格在饭桌上为记者演绎了一段多声部民歌,钱副局长告诉记者,他们唱的是“很高兴你们来到这里,我们一家想把最好的饭菜为你们准备出来,但又难过你们不久要离去”。

  在村中,陈习娘与车格是见世面最多的人,他们在2003年受邀到荷兰阿姆斯特丹表演多声部民歌,2004年到北京参加西部民歌大赛。他们笑说外面很美,就是吃不好,“在荷兰的时候,要用刀和叉子吃,我们都吃不来。”陈习娘夹了口桌上的野菜,“还是我们寨子里的菜好吃”。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