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下关万人冢“枯骨卧黄昏”——天宝战争与云南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5-19 09:25:56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文史博览

  在点苍山麓,今大理白族自治州首府所在地下关,有一座著名的“万人冢”,冢中埋着唐天宝战争阵亡的数万将士的尸骸, “枯骨卧黄昏”,至今已有1000多年!它是那样令人发思古之幽情,引起多少墨客骚人、政治家、军事家们的感慨和凭吊,昭示着极为深刻的历史教训。 经唐王朝扶持而强大起来的南诏,在它并六诏、破吐蕃、和诸爨、统一云南的局面即将形成的时候,便“日益骄大”,有割据自雄之势。加之此时的唐王朝已日趋腐败,唐玄宗骄奢淫乐,政权掌握在杨国忠集团手中,他们加重了对云南各族人民的压迫剥削, “赋重役繁,政苛人弊”。为了控制南诏,唐王朝实行了“以夷攻夷”的政策,认为“蛮夷相攻,中国大利,自古如此”。于是多次挑起各少数民族互相攻杀、支持矛盾的双方、保存南诏的对立势力,抑制阁罗凤统一云南的活动。

  天宝七年(748)南诏王皮逻阁死,阁罗凤袭云南王位。姚州都督张虔陀企图利用阁罗风是皮逻阁的过继儿子这一事实,打算在王位继承上以皮逻阁的嫡子诚节取代阁罗凤,但没有成功,于是便准备借机对南诏进行军事征讨。

  天宝九年(750),南诏王阁罗凤与妻子到姚州拜谒姚州都督张虔陀。张虔陀既侮辱阁罗凤的妻子,又要勒索钱财,而且还向朝廷诬告陷害,“阴表其罪”;同时征调大军,准备征伐。阁罗凤被激怒了,起兵反唐,“发兵攻取姚州”,走投无路的张虔陀“饮鸩死”,姚州城被捣毁。

  唐王朝在天宝十年(751),派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率大军八万征南诏。大军抵曲靖,阁罗凤遣使求和谢罪说:冲突系由张虔陀造成,南诏愿意赔偿一切,复置姚州城府,并且陈述利害说:如今吐蕃正在浪穹相机而动,并以兵威相加,如果不许讲和,南诏归附了吐蕃,云南就非唐所有了。但鲜于仲通过高估计自己的力量而又不顾大局,他“唯言杀戮”,又扣留南诏使臣,派大将王天运带兵绕道点苍山后,企图腹背夹击,一举歼灭南诏主力。逼得阁罗凤下决心投靠吐蕃,向吐蕃求援,合力反击。唐军大败,全部覆没,鲜于仲通“仅以身免”。公元752年,吐蕃册封阁罗风为“赞普钟(吐蕃称王为赞普,钟是弟弟之意)、南国大诏”,“赐为兄弟之国”,唐王朝一战失去了在云南经营一百多年的成果,南诏的割据局面自此形成。

  战争失败之后,宰相杨国忠掩盖败状,更在长安假庆胜利,奏请任命只身逃回的鲜于仲通为京兆尹(首都行政长官),一面偷偷地派兵强筑姚州城,任命将军贾瓘为姚州都督,好像姚州已经收复的样子。阁罗凤一不做,二不休,派兵断绝姚州粮道,再度攻下姚州,唐军再次全军覆没,贾罐被俘。但杨氏集团还不死心,他们“耻云南无功”,违背人心天意,强征暴敛,酝酿着更大的征南战争。

  由于这场战争的非正义性,遭到了人民的反对,加之当时人民已经过了几十年的和平生活,“惯听梨园歌管声,不识旗枪与刀箭”,更何况前度“征蛮”全军覆没的教训,谁也不愿白白送死。尤其是当时人们对云南的神秘怀有恐惧心理,大诗人白居易借新丰折臂翁之口叙述当时人们对云南的印象说:“闻道云南有泸水,椒花落时瘴烟起,大军徒涉水如汤,未过十人二三死!”因此“村南村北哭声哀,儿别爷娘夫别妻,皆云前后征蛮者,千万人行无一回。”但杨国忠哪顾得人民的死活,强行派人分路抓捕男丁,成批铐送征兵所,竟达十余万人!战争的非正义性、人民的反战心理与杨氏的倒行逆施,成了这场征南之战更大失败的先兆。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