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与南诏国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5-19 09:21:47进入社区来源:云南文史博览

  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一生未涉足云南,但是却以诗文与云南结下了历史之缘。 唐德宗贞元十年(794),南诏异牟寻被唐朝正式册封为云南王,并在点苍山下会盟。以后唐与南诏关系十分密切。南诏几乎每年都遣使到长安朝贡,有时甚至一年之内两三次。此时白居易正在长安供职,耳闻目睹有关南诏的事颇多,因此也就有关于记录南诏事情的诗、文遗留。在这以后,白居易也有记录有关南诏之事的诗、文。此类诗、文,除记录天宝之战的《新丰折臂翁》一诗被注意外,其余尚未被治南诏史家们所重视。

  唐宪宗时期,白居易写过一首《蛮子朝》:“蛮子朝,泛皮船兮渡绳桥;来自雋州道路遥。人界先经蜀川过,蜀将收功先表贺。臣闻云南六诏蛮,东连牂牁西连蕃。六诏星居初琐碎,合为南诏渐强大。开元皇帝虽圣神,唯蛮崛强不来宾。鲜于仲通六万卒,征蛮一阵全军没。至今西洱河岸边,箭孔刀痕满枯骨。谁知今日羡华风,不劳一人蛮自通。诚由陛下休明德,亦赖微臣诱谕功。德宗省表知如此,笑令中使迎蛮子。蛮子导从者为何?摩挲俗羽双隈伽。清平官持赤藤杖,大将军系金呿嗟。异牟寻男寻阁劝,持敕召对延英殿。上心贵在怀远蛮,引临玉座近天颜。冕旒不垂亲劳徕,赐衣赐食移时对。移时对,不可得;大臣相看有羡色;可怜宰相拖紫佩金章,朝日唯闻对一刻。”

  此诗扼要叙述了南诏王异牟寻的长子寻阁劝代表其父到长安朝觐唐德宗李适的过程。先说渡皮船过绳桥,经万里迢迢的雋州(今西昌)道进人中原地界的蜀地,受到当地守将的礼遇,先派人向朝廷上表好消息的经过。又简要叙述了六诏统一、南诏强大;天宝战争的恶果;招抚南诏成功的大好形势。由于唐德宗采取开明的招抚政策,韦皋(剑南西川节度使)等臣下积极采取了相应的招抚措施,所以现在南诏归顺,仰慕华风自己来朝见皇帝。又说德宗皇帝看了蜀将上来的表章后喜欢得连忙派内臣(宦官、中使)去迎接。接着又记叙了寻阁劝朝贡队伍的阵容:侍从引路的卫队是头上插着两根鸟毛(雉毛,即“隈伽”)的摩挲(今纳西族)武士,随行的清平官(相当于宰相)手持红藤拐杖,大将军系着金腰带(即“呿嗟”、“呿苴”)。又说南诏王异牟寻的儿子寻阁劝拿着宣召接见的敕书在延英殿拜见了德宗皇帝。皇帝十分关怀远方的少数民族,把寻阁劝的座位安排在靠近御座的地方。皇帝高兴得连皇冠上的冕旒都不放下来,转过去转过来亲切地和他交谈,赏赐了丰盛的衣服、食品,还约另安排时间再接见交谈。另安排时间接见交谈,这是大臣们不能得到的荣幸,就是穿紫袍佩金符的宰相每天也只能与皇帝见面一次,所以引起了大臣们的羡慕。

  从这首诗中可以形象地看到唐与南诏关系的一个侧面;对研究唐与南诏的典章、文物诸多方面也有很大的帮助。

  白居易另有替唐宪宗李纯致南诏国清平官段诺突等的敕书一封。敕书写成于南诏清平宫向唐朝廷报告808年异牟寻去世的表章以后。内容是唐朝安排遣使吊祭和册封寻阁劝的事务:“敕南诏清平宫段诺突、李附览、爨何栋、尹辅首、段谷普、李异傍、郑蛮利等:段史倚至,知异牟寻丧逝。朕以义重君臣,情深轸悼。卿等哀慕所切,当何可任?又知阁劝继业抚人,输诚奉教,蒸蒸咸义,封部获安。皆是卿等同竭忠谋,佐成休绩,永言及此,嘉慰良深。勉终令图,以嗣遐嘱。今遣谏议大夫兼御史中丞段平仲持节册命阁劝,想当悉之。卿等各有少信物,具如别录,至宜邻也。春深,卿等各得平安好。遣书指不多及。”

  此文载《全唐文》卷665,是一篇文笔流利的冠冕堂皇的官样文章。文内无特别值得注意的内容;值得注意的是所列南诏国清平官的名单。1.从排列顺序看,当时南诏主持政务的主要清平官是段诺突。2.从清平官的名姓看,7个清平宫中明显可判断是白蛮大姓的有5人。第三名爨何栋从姓氏判断似乎可认定为出身于东爨乌蛮,但从其名判断则又明显地白蛮化了.至于郑蛮利那就是鼎鼎有名的郑回。从这一名单中可以明显看出南诏政权是以白蛮大姓为主体的;东爨乌蛮大姓在南诏政权中有相当的地位,但能参与南诏中枢机构,说明白蛮化程度已经较深了。3.郑回名列最后,说明此时确因年事已高不再具体担任职责。促成异牟寻归唐,郑回曾出力不少,又给唐朝使臣作过重要指点,影响不小,功劳不小。对贞元册南诏和苍山会盟等隆重盛大的场面,参加人员名录,各种史籍记录颇多,但查找均无郑回之名,可知在这些隆重热闹的场合中他都没有露面。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