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张家花园:建给下一代人仰观的理想花园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5-05 08:22:40进入社区

  时下各式仿古建筑如鸡肋般参差地出现在旅游景点中,让人不免滋生些许麻木感。但是,张家花园却以其独特的景象诠释了一个例外。就像园主张建春所言:“张家花园不是老古董,也不是什么名人故居,而是当代人为自己和儿孙建造的一座理想家园。”

  走进张家花园,既能领略到传统白族民居的传承与发展,也能感受到中西方建筑文化的交融与碰撞,可谓洋为中用,珠联璧合。建筑师的巧妙创意,赋予砖瓦院落间多元、浓郁的文化渊源的同时,也让人恍若进入驳杂奇幻的建筑迷宫。若能读懂张家花园,或许就会对白族建筑、历史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张家花园鸟瞰北(图片来源:张家花园)

  它是大理人延宕千年难以实现的民居梦

  有什么比独特的建筑更能体现生态人文与生存智慧呢?比如白族民居,无疑是大理显性文化的重要识别元素,也是大理古城之所以古韵悠长的魅力所在。而人们司空见惯的白族民居,通常是“三坊一照壁”,这些以白色为主色调的民居,由院墙、大门、照壁、正房、左右厢房组成,颇似北京的四合院,分布在大理的各个角落。稍显富裕的人家会采用“四合五天井”的格局,但是说到白族人心目中理想的“六合同春”,或许就只能在张家花园看到了。

张家花园白族中堂(图片来源:张家花园)

  掩映在苍山脚下的张家大院,外观依旧保持着白族民居的传统色调和建筑布局。花园中互相通达的六个院落,由五个“三坊一照壁”、一个“四合五天井”的院子组成,采用“走马转楼阁”的方式连为一体。在园子的各个角落最常见的装饰动物是祥物“金鹿”与“白鹤”,这园子也因此有了“鹿鹤同春”的雅称,谐音“六合同春”。这种族群院落的建筑布局自古就是大理白族人梦寐以求的。过去受经济、地位、文化等因素的制约,真正的“六合同春”难得一见,依然是大理人尚未实现的民居梦。

  而延宕了千百年的“鹿鹤同春”梦,即使不能拥有,也可以在当今一览无余了。

  “鹿鹤同春院”是六个院落的中心枢纽,穿过遮风避雨的抄手游廊,就能逛遍花园内五个各具特色的院落。人在其中游走,稍不小心就会迷失在迷宫般的回廊院落间。如有兴趣仔细数一数,三横三纵六个大院共有24个小庭院,16道门连接起了院内160间房。这在旧时,只有达官显贵与富商人家才能享受这样的阔绰。

一  个富丽堂皇的院落建筑群,自然要有尽显闲情逸致的私密区域。倚秋园就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倚秋园位于张家花园的后部,一亩多地里基本蕴含了中国园林中的所有元素:亭、台、楼、阁、水、榭、坊。一步一景亦真亦幻,让人倏然想起传说中的那些花前月下才子佳人。

  面对此等诗情画意的景象,却让人颇费脑筋,也就是说,这里的美景只能眼观,不能摄走,你要是拎了相机,想找个角度把园子拍个完整画面,镜头里随处乱花渐欲迷人眼,取景之难可想而之。最终,你只能把视线落在精致的局部和细节上。想要用一张照片记录整个后花园的丰富,实在太难。

  每一个细节都藏有故事

苏绣大理石屏门(图片来源:张家花园)

  建筑艺术是靠细节来彰显的。张家花园正是这样,是要仔细看、慢慢读,才能品味其中意蕴的。这里每一个角落、每一处细节都融入了设计者的思想,也包含着浓厚的文化寓意。

  还未走进园子,就被墙正中描金“清河榆庐”四个字难住了。园子主人张建春介绍,原来,早在汉武帝时期,张姓郡主就世袭了河北省的清河县的长官。所以后来热爱汉文化的白族人张氏后人,常把“清河”二字题写在家中照壁上,以表明自己的姓氏;而中间的“榆”字,正是大理的古称,四个字简约而委婉地告诉所有人,这是一座属于“大理的张姓家园”。

  在大理地区白族民居的照壁上,常常能看见“百忍家风”四字。在张家花园鹿鹤同春院中照壁上也铭写着这四个字。这“百忍”典故来自唐代的张姓家族,一百个“忍”字便是张姓家族的处世艺术。

  花园建筑细节上还追求精致和唯美。鹿鹤同春院中央走道两边的石板上,都雕刻着大理的历史故事。院中的牌坊顶是根据《南诏国史画卷》雕刻的“金鱼、玉螺”典故石雕,“金鱼、玉螺”代表了洱海边白族先民的两个部落。据说当年诸葛亮征战到此,将当时大理“白子国”国王龙祐那封为酋长,赐“张”姓。从此,大理白族人才有了王族享有的汉姓。

  这些不可见的人文历史隐喻在建筑中,而还有更多传统文化的影子隐藏在这座建筑中,非得你仔细寻找。走在院中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随处可见白族民居建筑中常见的小石头,它们一粒粒地镶嵌在地上,铺出各种图案。张建春给我们说起了白族人与这些小石子的故事。他说在白族人看来,每块石头都是有生命的,所以他们就用完整的卵石铺地,也是尊重生命的一种表现。说着,张建春指向我脚下鹅卵石拼成的蝙蝠图案说:“瞧,你正站在‘福’上呢!”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