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在宵禁中的婚礼狂欢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5-04 15:18:59进入社区来源:21CN旅游

  “现在这么乱,你去参加什么婚礼?”陈建等劝我,“再说,你不是参加过吗?”

  “那是总理儿子的婚礼。我想看看普通人家的。”

  简梅的一个老朋友,是总理的管家。因而我们有幸参加过总理儿子在农场的婚礼。

  因为他们设阻,我和简梅赶不过去了。又不肯干闲着,我们便去高尔夫酒店。准备坐会儿,吃杯冰淇淋,听听歌。也不知这样的下午,还有没有歌手在大堂唱歌。 

  叛军已经占领了70%的国土。美国侨民已经撤退。英国政府最后一次通知自己的侨民离开。国际组织为了让家属撤退,除了机票,还发给每人2000美金的遣散费。

  原来叫象牙海岸的这个国家明媚灿烂,资源丰富。可可出口排名世界第一,咖啡出口排名世界第三。政局稳定,经济发达,非洲的奇迹,人称西非小巴黎。“阿比让70年代的发展水平,相当于北京90年代。”久居这里的中国人都这么说。稳定了30年的此国,99年政变了,经济停滞不前。这两年刚刚复苏,谁知道又乱了。

  在旖旎的热带风光中,满街的车辆更加拥堵,停车检查。到处是持枪的军人,直升机在艾布里耶泻湖上空不停地盘旋。晚上9点开始的宵禁一再说结束一再没结束,开始宵禁的时间却越来越提前,现在是晚上7点。每天黄昏5点,人们便纷纷往家赶。戴高乐将军桥上的车堵得死死的。“不管什么原因,7点了还在路上,抓着便打。”也有上去就动枪的。在阿比让美丽的夜色里,在环绕着泻湖的点点灯光中,可以看到流弹在空中划过的痕迹。沉闷的枪声更是经常可以听到。

  “怎么这么多车呀?有什么活动吗?”在高尔夫酒店的大庭院里,我们耐心寻找着车位,心生纳闷。

  进了大堂,看了告示,才知道有人结婚。有人结婚?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在低气压的西非下午2点的昏沉中,我立刻来了精神,眼睛四处张望。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