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海18位洞经女沉醉美妙民乐60年 终身不嫁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4-27 09:36:13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提起通海"妙善学"女子洞经音乐,可能会让大家联想到如今的“女子十二乐坊”,脑海中浮现的是一群妙龄女子,优雅精致、长袖善舞,吹拉弹唱,安祥典雅的音乐令人心醉神怡。

洞经女子在祈福演奏前给乐器调音 记者韩亿国/摄

洞经女子们演奏洞经音乐 记者韩亿国/摄

  60多年前,由18个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修贞女子组成的“妙善学”女子洞经音乐团的确是这般情形,当时,她们是全云南乃至全国唯一的女子洞经音乐团体,而且,最可贵的是,她们中的许多人为了心中的洞经终身不嫁。如今,当年的18个妙龄女子只剩3人,她们都已是年逾80的高龄老人,一直信守着当年的誓言,至今独身。这些听来让人“匪夷所思”的故事,正是通海“妙善学”女子洞经音乐2008年6月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因素。

洞经女子们演奏洞经音乐 记者韩亿国/摄

  可惜的是,“妙善学”在去年因为各种原因一分为二,这不禁令我们有些遗憾与心痛。2009年3月底,记者到达通海,探访了两个“妙善学”,及其中三位“珍贵”的老艺人,听她们讲诉了“妙善学”不同历史时期的故事。

  1947年“妙善学”成立

  “那个时候,我们好得就像一个人”

  时间回溯到1942年,现年82岁的林荣仙“妙善学”会会长彼时只有15岁。那时候女孩没什么社会地位,妈妈哀伤地对她说过:“生个女孩子有什么用,将来还不是去嫁人。”可林荣仙是个倔强的姑娘,当即表示自己要吃斋念佛,绝不嫁人,一直陪在妈妈身边。

  18位男洞经的吸引

  通海在明、清时就被冠以“礼乐名邦”之称,又是滇南的佛教圣地,古刹名寺遍布全县,明末以后,佛教信徒转向民间,皈依居士、修贞(终身不嫁,以念佛为业)常斋等蔚成风气 ,在盛大的祭典活动以及民间庙会社火中,洞经谈演活动不断,为佛门居士、修贞女子学习洞经创造了条件。

  林荣仙与其他17位同样修贞的同伴成了好伙伴,当时她们中最大的近20岁,最小的13、14岁。风和日丽的一天,她们到通海金山参加庙会,18位男子正在演洞经,“他们弹得唱得太好听了。”现在回想起来,林荣仙的眼神中都有抑制不住的神往,那一天的美妙情景,从未从她的记忆中离开过。18位姑娘一拍即合,准备组合在一起演洞经。

  通海洞经乐社“五圣会”的会首张家熊,及毕业于上海音乐专科学校的张云涛成了她们音乐教师。她们向张家熊先生学洞经音乐演奏程序、礼仪,以及唱法等;张云涛则教她们简谱和乐器演奏。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她们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理论,之后在实践中“一个带着一个”,慢慢学习。

  县太爷为她们打开了一扇门

  之后的一天,她们受邀到秀山上表演,吸引她们走上音乐之路的18位男洞经演出的地点与他们隔了两三个山头,这些人很气恼地来阻止她们,“女人怎么可以演这个?”女子演洞经在当时被认为是离经叛道,她们被告到了县衙。幸好县太爷是个开明的人,他认为“现在男女平等了,女子可以和男人一样演洞经。”

  经过几年的学习,她们已经掌握了洞经音乐的各种程式。1947年初夏,“妙善学”女子洞经会正式成立,18位姑娘分别是林荣仙、王桂英、王桂华、赵素琴、张桂芬、葛元贞、溥志贞、溥金贞、张德贞、姚宝贞、陈超凡、储崇贞、储桂芬、朱桂贞、奎云贞、毕崇贞、李兆春、杨云华,会长为林荣仙与王桂英。

  “妙善学”成立后的首场演出在秀山三元宫举行,18位姑娘着端庄素雅的服饰,弹琵琶、拉二胡,轻唱经文曲牌,她们规范的礼仪,娴熟的演奏赢得了满堂彩,县太爷也亲自前来捧场。第一场演出震动了通海百姓,第二场便招来了周围村镇以及外县的百姓,因为三元宫的房屋不够容纳,一些年轻后生还爬上房顶观看,差点把房屋压垮。随后,“妙善学”被邀请的演出越来越多,18位姑娘每天都在一起演奏,穿一样的衣服,互相嬉戏打闹,“那个时候,我们好得就像一个人一样。”林荣仙感叹。

  1981年停演32年后恢复

  18个初创者仅剩10人

  18位姑娘发誓终身不嫁,先是为了修贞,但当她们开始演洞经外,终身不嫁的信条成了她们一生全部精力献身洞经音乐而坚持的选择。

  林荣仙说自己年轻时长得“还可以”,记者在她书桌上的照片上看到,当年的林荣仙眉清目秀,属于很漂亮的那种。“很多小伙子追过我,有一个还亲自跑到我家,但都被我拒绝了。” 林荣仙用红墨水为给她写了无数情书的小伙子回了信:如果结婚,繁杂的生活会耽误许多时间,我希望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洞经的演奏中,终身不嫁。小伙子终于被击退了。

  1949年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洞经演奏被认为是封建迷信而被禁演, “妙善学”无奈解散。林荣仙到弥勒参加了工作,做会计,退休后,她又被一个单位聘请。1981年,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洞经又恢复起来。首先将其组织恢复的是王桂英,她给师姐林荣仙发了电报,让她回来一起振兴“妙善学”。林荣仙把单位的工作抛下,连夜坐车回到了通海。

  “妙善学”终于又重新弹奏起了美妙的洞经,林荣仙也放弃了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再次成为 “妙善学”会长。不过,在之前的停演过程中,18个姐妹中已有5人出嫁、3人去世,物是人非。

  2001年参加第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走进保利剧院

  “我在台上吹一声,教授的眼泪就掉一滴”

  恢复以后, “妙善学”演出不断,她们还吸收了一些新成员,依然全部为女性,从30多岁到50多岁不等,不过已经没有了必须修贞的要求。

  2001年9月,是她们永生难忘的一段时光,这一年,她们应邀参加第四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演出地点是著名的保利剧院。当时, “妙善学”的原会员们大多已过古稀之年,其中林荣仙已有76岁。她们一行9个人坐着火车,兴奋地前往首都。一直吃斋的王桂英背了一个电饭锅,带上米和咸菜,吃了一个星期。

  保利剧院的演出很成功,结束后,观众们的掌声持久不断,她们再次出来谢幕。中央音乐学院的一位老教授也观看了她们的演出,“他很激动,说我在台上吹一声,他的眼泪就掉一滴,他说没有想到我们这些上年纪的人会把洞经演绎得那么美妙。”林荣仙感慨万分,她们还受邀到中央音乐学院演了一场。回云南的时候,林荣仙和她的姐妹们自费坐了次飞机。

  2008年“妙善学”一分为二

  老人也无法回避“钱”、“权”冲突

  或许再美好的事物也无法逃离“合久必分”的定律, “妙善学”亦然。

  2008年7月,曾经“让位”给师姐林荣仙做会长的王桂英从会中分离出来,带走了18个姐妹中的王桂华、葛元贞,以及新入会的一些人,共近20位,但她们的组织仍旧叫“妙善学”;那一边,林荣仙和10多位新人们也叫“妙善学”。这种格局延续到了今天。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