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在芒宽的日子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4-26 14:47:55进入社区来源:保山生活网

  徐霞客是中国有史以来集旅行探险、地理考察、文学写作为一身的“千古奇人”。他一生鄙视科举仕途而热衷于旅游考察事业,从22岁起至逝世的三十多年间,他手拄木杖,身背包袱,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写下了60多万字的《徐霞客游记》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

  徐霞客于崇祯十二年(1639年)三月二十八日进入今保山境内,至同年八月五日从今昌宁温泉乡出境,共历时四个多月,游历考察了今隆阳区、腾冲县、昌宁县的33个乡镇和150多个村寨,行程达一千多公里,其中在今隆阳区芒宽乡境内游历了五天,行程五十多公里,详细地记录了芒宽境内的山水地貌,人文风情以及边地景色等等,其内容样实生动、精彩纷呈,为芒宽人民留下了一份珍贵的历史资料。

  崇祯十二年七月十日,徐霞客进入今芒宽乡境内的打郎村,然后又至猛棘(今大门坎村),其《游记》中写道:“二里余,有聚落倚南坡,临北壑,是为猛淋,此乃打郎西山,南下西转,掉尾而北,环为此壑。遥望有巨山在北,横亘西下,此后冲后山,夹溪西行,而尽于猛赖溪北王尚书寨岭者也……”。当日傍晚,他入住勐赖土司早龙江家。刚到时,早龙江是“红布缠首,作揖问讯”当得知是自己好友马元康介绍来的以后,则“易巾服而出,再揖,遂具晚餐,而卧其中堂”。由此可以看出,芒宽当时的少数民族对外来者既矜持防范又热情好客的态度。在早龙江家,徐霞客看到(或了解到),此地“民安地静,物产丰富,风调雨顺,夜不闭户,新谷新花,一时并出,晚稻香风,盈川被陇”而赞叹道:“真边境之休风”!

  七月十一日,徐霞客渡过怒江,到了西岸的蛮边(今吾来村)去找早龙江介绍的火头。在火头家中,徐霞客发现了他以前走南闯北,畅游名山大川而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祭祖奇风异俗,遂使他写出一段绝妙文辞:“下午浴于涧,复登栏,观火头家烹小豚祭先。令一人从外望,一人从内呼,问:‘可来了?’曰:‘来了!’如是者数十次。以布曳路间,度人龛而酌之饭之,劝亦如生人……”

  七月十二日,火头回家招待徐霞客吃早饭时请来一位曾担任土官的老者相陪,席间,他又意外地发现此人竟是位年高德勋,情操高洁的长者而动情地述道:“其人九十七岁矣,以年高,而改于(让位)早龙江者。喧中人皆言,其人质直而不害人,为土官最久,曾不作一波……”。吃过早饭后,火头派人带他前往石城(鬼城),走了一半路到达中台寺沧海和尚的茅庵后,因时间已晚,他只好“遂停其茅庵中”,待第二天由沧海和尚带路上石城,因沧海说:“此路惟僧能导之,喧中人亦不能知也”。

  七月十三日,吃过早饭后,沧海和尚手持尖头竹杖为前导,徐霞客和其随从也各拄一根木棍随之登山。到达石城后,徐霞客眼界大开,被石城之险峻之雄奇而赞赏不已,大发喊叹道:“乃知此山非环转之城,其山则从后雪山之脊,东度南折,中兜一峡,南嵌而下,至此垂之足,乃峡中之门也……,此南垂屏峡之交,正如黄河华岳溱扼潼关,不可不谓险极也……”,在石城东北方向,他还发现了“木龙”,“乃一巨树也(其树一名溪母树,又名水冬瓜,言其多水也。土人言,有心气痛者,至此饮之辄愈”)。当晚返回后,宿于火头家,以烧鱼供水酒而眠。

  七月十四日,在蛮边吃过饭后,徐霞客仍从旧路返回,但“误循大路倚西山南行”,后辗转几里方至渡口早龙川家(早龙江之弟),因当时船还在东岸,所以徐霞客只好在早龙川家坐等。其间,他看见早龙川家用生肉下酒吃,但他只喝酒而不敢吃生肉。当天雨停后,徐霞客又分析情况择道而行至歪瓦,结束了他的芒宽之行。

  徐霞客在芒宽境内的游历时间虽然只有五天,但他对芒宽的山水地理(高黎贡山、营盘山、怒江、勐赖河、石城),人文风情(火头祭祖,长者让位,生肉下酒),自然状况(木龙树、花草)等等的记述与描写却是非常的生动活泼且精彩有加,让人读后受益匪浅而为之感动(因为徐霞客到芒宽时已有54岁,回到江苏老家一年后他便瞌然长逝了),同时,他又为芒宽人民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历史资料,是一位真正的“千古奇人”。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