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尼族:发展中的几个历史分期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4-08 16:21:45进入社区来源:中国红河网

  因为哈尼族在民族的发展过程中没有形成本民族自己的文字(解放后,政府创设了哈尼文,在红河等部分哈尼族聚居密集的地方推广。而泰、缅等国的哈尼族中,早在十八世纪就有西方传教士创设了哈尼/阿卡文,出版了大量的故事和工具书),对在发展过程中其历史分期的探讨带来了一定的困难。我们只能借助汉文史籍对哈尼族零星的记录和民族间代代流传下来的创始古歌、迁徙史诗、英雄人物传奇等进行综合研究、分析判断、与之得出合理的结论。

  文学就是生活的镜子。我们发现,历史上哈尼族因为没有文字,其历史融入进了雄壮磅礴的迁徙史诗之中。我们在对民族的历史分期进行探讨研究的时候,史诗就成为一种参照的重要依据。

  一个民族的形成与发展,必然是历经了十分漫长的岁月的,哈尼族依然如此。从西北高原南下的氏羌游牧部落与沿长江流域及其它河流北上的百越稻作民族在“华阳黑水”相碰撞,经过血与火的较量、重组,形成了独立的民族,以“和夷”、“和蛮”的民族名称登上历史舞台。这一时期应为“惹罗普楚”或“诺玛阿美”时代,是哈尼民族的发轫和形成时期。该时期的大约年限应在公元前若干世纪到春秋战国,亦即《尚书》及《山海经》成书的年代。我们在前面的一些文章里提到,在《尚书·禹贡》中有哈尼族先民在“华阳黑水”“和夷底绩”的农耕生产和活动,说明这个时期的哈尼族的稻作农耕已经具有相当的水平了,“厥土青黎,厥田惟上下,厥赋下中三错……”,根据农田的收入情况向中央王朝纳不同的税赋。在同书的《禹贡锥指》中说:“和夷,涐水南之夷也。”所谓“涐水”即大渡河。在《东坡书传》载:“和夷,西南夷民也。”据学者的广泛研究,当时这一地区称之为“黑水”,即在哈尼族许多迁徙史诗、创始史诗、英雄人物传奇里反反复复提到的“惹罗普楚”和“诺玛阿美”地区。而《山海经·海内经》对这一地区的记述则充满了山野情趣,“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爱有膏菽、膏稻、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琴”。  如果从《尚书》记载“和夷”为限(此书成书大约在公元前475年以前),哈尼族先民生活在“黑水”流域的“诺玛阿美”距今已是2400年以前的事了。 

  哈尼族先民离开“黑水”地区大渡河、雅砻江、安宁河流域的原因和根源,我们留到以后有关迁徙的章节里去追溯。  

  哈尼的先民离开民族发轫的故土应在春秋战国后期,至此以始降至唐、宋时代是哈尼族发展的关键时期。从史诗《哈尼阿培聪坡坡》来看,那时的哈尼族已经是一个“政教合一”其农耕文化十分发达的、人口众多、社会各阶层分工明确的部落集团了。在不得已进行迁徙时作了细致的打算和分工,他们分成东南、西南、正南三路向云南进发,最终形成几乎占据整个云南的民族。

  东南方向的哈尼族史称“和泥”,进入今滇东乌蒙山区的昭通、东川、曲靖及今贵州毕节一带。历史记载的乌蒙山区乌蛮“五部”绛、阔、閟畔、乌蒙、芒布之中,閟畔、乌蒙、芒布三部均为哈尼族“和泥”建立的地方政权,其方域是及其广阔的。在《明太祖洪武实录》等的史籍中直接冠以“和泥芒布府”的称谓。该府北接川南宜宾,南接贵州毕节、赫章、威宁等地,称雄长达千年之久。往西南方向的哈尼族史称“和蛮”,进入今滇西大理、楚雄等地。《新唐书·南蛮传》有“显庆元年,西洱河大首领杨栋附显,和蛮大首领王罗祁……”等等。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