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滇军血战台儿庄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4-02 08:51:14进入社区来源:云南网

  当年,滇军60军在徐州会战第二阶段中,以伤亡逾半的巨大代价,在枪林弹雨、尸山血海中打拼出一支“冲锋在最前头,坚守在最关头,撤退在最后头”的中流砥柱式令日寇胆寒的铁军形象。

  初识“台儿庄” 上世纪60年代,我家住在五华山麓,家里的老屋是一种以简易沙灰条墙壁为特征的“抗战式”建筑,这种建筑是在40年代祖屋遭受日寇飞机轰炸后的废墟上建起来的。住在这样的老屋老街上,第一次听说了“滇军血战台儿庄”的故事, 这是我听到的在民间流传的云南人抗日的故事,从一定程度弥补了学校教育和课外书籍的空白。从1938年春滇军60军在“武汉阅兵振国威,国共要人同检阅”的风光无限到“天(滇)军多背小钢炮(水烟筒),日军闻讯先丧胆”的不战而威。从“张冲巧施‘篾帽计’,日机误炸自家人”的斗智斗勇到“白族‘民家语’巧代密码,滇军‘风语者’大显神威”的秘密暗战等。

  抗日滇军60军一个个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在老昆明人口中流传了几十年。六十军出征1937年“七·七”事变,全国抗战爆发。同年8月上旬,蒋介石在南京召开最高国防会议,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参加会议,在会上龙云应蒋的要求,答应先出一个军北上抗日。10月10日是辛亥革命纪念日,龙云把这一天定为刚整编完成的国民革命军第60军誓师出发的日子。原60军184师的老兵杨永新先生曾回忆说:“60军是云南各族人民的优秀子弟,从官到兵,人人健壮,气宇轩昂;头上戴着覆钟式钢盔,肩上扛着清一色的比利时造七九步枪……”。

  60军组成时共4万余人,训练有素,有着辛亥重九起义及护国首义的光荣传统。排连以上军官,大多出身于云南讲武堂,有比较丰富的实战经验和指挥作战能力,其轻重武器均是云南省政府历年来向法国、比利时和捷克等国购买的,属当时中国军队中少数几支装备精良的部队之一。李群杰的“欢送辞”与将士们在军中传唱的《六十军出征歌》,体现出云南抗日军民“同仇敌忾、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抗日御侮”的动人景象。血战台儿庄1937年12月下旬至1938年4月7日是“徐州会战”的第一阶段,史称“台儿庄大捷”。1938年4月8日至6月12日为“徐州会战”第二阶段。在这一阶段,怀着报仇雪耻狼子野心的日军,从平、津、晋、绥、苏、皖各战场调集了13个师团,加上刘桂堂和张宗援的伪军共30余万人,分6路向徐州地区包围过来,企图歼灭我军第五战区的60万军队。在这危急关头,正沿陇海路乘火车向河南归德——兰封第一战区集结待命的60军接到李宗仁发来的命令,命“60军速向五岔路——五圣堂以东地区集结”。

  据当时在60军184师司令部任职的中共地下党员张子斋等人的回忆:“60军是于4月21日11时到达徐州的,卢汉军长于12时到长官部,李宗仁、白崇禧向卢汉隐瞒了孙连仲集团军防区失利、部分失守的严重情况。口称让60军作为第二线部队接防汤恩伯防区,本该交防的汤恩伯部已擅自提前撤出阵地,日军乘虚而入。” 60军183师541旅潘朔端团尹国华营于4月22日晨首先与日军在陈瓦房遭遇,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营长尹国华在白刃战中刺死10余名日军后,与敌一名军官同归于尽。全营500余名官兵除一人生还及小部分伤员后送外,全部壮烈殉国。这次遭遇战的胜利,歼灭日军近2000人,改变了汤、于二部不光彩的遗退给60军造成的不利局面,为60军3个师在全线迅速展开赢得了时间。 在陈瓦房激战的同时,60军183师1082严家训团迅即冲进了东庄;1083莫肇衡团和182师1079杨炳麟团旋即分别进入后堡蒲旺辛庄的战斗;以急行军速度奔袭而来的1077余建勋团和1078董文英团开进了火石阜、湖山、哥山等地;1080龙云阶团也进入辛庄各村;183师542旅陈钟书旅长率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占了邢家楼、五圣堂等地,并与敌反复争夺。至此60军所属各师的第一线部队在蒲汪、邢家楼、五圣堂等一线的争夺战,皆与日寇接上了火,“滇军血战台儿庄”的大幕自此拉开了。182师和183师与日寇这场越战越酣惊心动魄的殊死战斗,一口气持续了8天8夜。

  战斗中涌现出“‘猴子军’英雄虎胆智炸‘铁乌龟壳’”和“‘神射手’机枪小组击落‘王八飞机’”的动人事迹。在一线指挥素有滇军勇将之名的陈钟书旅长在白刃格斗中一口气捅翻10余名鬼子兵后,被一偷袭的日骑兵的子弹击中头部,因伤势过重当夜牺性。在陈瓦房、邢家楼地区遭遇战和五圣堂、蒲汪一线争夺战中壮烈殉国的团级指挥员有董文英团长、严家训团长、莫肇衡团长、龙云阶团长及代理团长陈浩如等。美联社和路透社的战地记者对60军的英勇战绩作了及时报道,日本报纸在报道中也惊呼:“自‘九一八’与华军开战以来,遇到滇军的猛烈冲锋,实为罕见。”

  相关阅读:

  抗日战场上的滇军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