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尼梯田面临两难处境:游客看着美 当地人无奈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3-24 19:04:19进入社区来源:春城晚报

图片来源:彩龙网友侬鸣/摄

  笑言:有袋金子也背不上来

  身处大山深处的哈尼人,每来回梯田一次,就需要两个多小时,当游客把梯田当做一幅美景欣赏的时候,他们有着自己对梯田的理解和价值判断。

  哈尼梯田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绵延整个红河南岸的红河、元阳、绿春、金平等县,仅元阳县境内就有19万亩梯田,从山脚到山顶断断续续,蜿蜒迂回于千壑万岭之中,有的地方级数高达3000多级被文人骚客们称为“神仙在的地方”。

  身处大山深处的哈尼人家,每天要侍弄好梯田,让梯田生产出食物,得来来回回地攀爬这登天的梯子,从家中到梯田回来有的就要两个多小时,更不要说将梯田中产出的粮食一袋一袋地背到家中了。可不少游客在对梯田发出赞叹的同时,还会指责当地的哈尼人家:那里的景色应该咋样,那里的梯田不应该让它受到破坏等等。记者得知,一位外来的摄影者这样说时,当地的哈尼人对着这位连相机包都要雇人背的摄影家说:“我在最下面的梯田中放一袋50公斤、白花花的大米,只要你自己能把它拿上来,我就免费送给你。”听到这,这位摄影家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因为他知道,别说背米,就算什么都不拿,他也很难从最下级梯田爬上来。攀枝花乡的一位干部笑言:“过去我也经常爬,可现在就是放一袋金子在下面,我都没有本事把它背上来。

  只有勇敢勤劳的哈尼族、彝族、壮族等少数民族,才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下来。” 愿望:年轻人想飞出大山每当太阳落山劳累而归,李学东拖着疲惫之躯爬梯田的时候,心早已飞出大山,他不断对儿时同伴说:好好读书就能飞出大山。斗转星移中,哈尼梯田的守护者们不再视梯田为生存根基。李学东家在元阳县马街乡丫多村,这是一个近300户人家的哈尼族村寨。小时候,每天在梯田埂上跑来跑去,李学东不觉得自己跟别人有什么不同,但当他到乡上的中学读书后,他就发现自己所在的家乡跟外面的差距实在太远,于是发誓,即使考不上学校,初中毕业后也要到外面打工。 1995年他考入了建水民族师范学校。师范学校毕业后,他到邻乡中学当了3年的老师,又到县电视台当了4年的记者,然后回到家乡当副乡长。从大山中的孩子变成了当地的父母官,让李学东在人们的心中名声大震,因为村中外出工作的17人中只有他是领导,于是,家长们都拿他当榜样:学习好就能参加工作,拿着国家发的工资,再也不用在梯田上爬上爬下了。去年,李学东又被调到县政府办公室任副主任,他的名声在周围的多个村寨中就更响了。虽然不是人人都能当干部、拿工资,但村里的小伙子觉得能出去打工也是好事,因为打工可以增长见识,还能有一定的收入,更重要的是,在外面打工所付出的体力远比在家中来回爬梯田要少得多。

  记者印象背出来的世界在人们的印象中,农民们搬运货物、收获庄稼时,扁担往往是他们不可缺少的基本工具,比起其他的人工搬运工具,用扁担挑东西可以省力又能多担一些,而且挑着东西可以走得更快。但是,深处大山的哈尼人却几乎不用扁担。当地人告诉记者,两级梯田的高差,少则30多厘米,高则一米多,用扁担挑东西,爬梯田时两端的挑头很难爬得上梯田,下梯田时也很不稳定,如果所挑的东西掉了,一下子就会滚到很远的地方,因此,当地人形成了用背篓背东西的习惯,这样稳稳当当。爬梯田时,实在爬不动了,还可以双手抓着田埂边的草根、树根借力。久而久之,当地人几乎不再用扁担。记者发现,就是到外地打工时,从哈尼梯田里出来的人们还是用背篓,男人也好,女人也好,用一个简单的背篓,他们背矿、背挖地基的土,背建筑工地上的砖、水泥,背收获的粮食,甚至让自己的孩子在背篓里长大。最终,他们的脊背背出了哈尼人的世界。

  元阳引入世博集团开发梯田旅游每人30元 4景点开收门票

  元阳县人民政府引进世博集团,共同参与开发梯田旅游,经过一段时间对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投入,目前已先后对4个景点收取门票,票价均为30元。这4个景点都是哈尼梯田核心区中的核心景点,包括哈尼族箐口民俗村、多依树景点、坝达景点和老虎嘴景点。记者了解到,去年4月,世博集团进入元阳后,与元阳县政府共同组建了世博元阳公司。新组建的公司采取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对哈尼梯田进行旅游开发。目前,公司已投入了大量资金,分别对4景点的基础设施进行建设,主要整修了道路、厕所、观景台等,并对各景点的村民进行组织教育。

  老虎嘴景点观景台位于晋思公路的急弯处,以前游客经过此处时,多会将车停在路边,并在路边观景拍照,给交通安全带来了极大的隐患,为此,世博元阳公司对此处进行了重新的设计改造,建设了一道近百米长的封闭观景廊,目前已经完工并对游客开放。据了解,4个景点的门票均为30元,其中,箐口民俗村是从2月23日开始收取门票的,3月16日,观景长廊建成后的老虎嘴景点也开始收取门票。记者从元阳县相关部门获知,未收门票时,由旅行社组团来的团队几乎没有,但收取门票后,由旅行社组团来的旅游团队却开始急速增多。收费后有人“吃白食” 距元阳老县城新街镇不足10公里的箐口村就位于晋思线元阳至绿春段的公路边。从试行收取门票以来,24岁的哈尼小伙子张强就已和其他4名年轻人吃住在村里。

  如今,他们的身份已是世博元阳公司的工作人员了。作为箐口点的组长,张强介绍说:从来不收门票的哈尼梯田要收门票了,一下子让很多人都极不适应。虽然公司规定了元阳县本地的人凭身份证不收费,对持有国家新闻出版署颁发的记者证的记者也不收费,但是,来买票的散客并不多,许多自称是记者但又拿不出记者证的进来后就是不买票。开售门票也让村中的许多人不愉快,他们认为游客是来看自家梯田的,而梯田并不是公司的,于是,有村民到公路边招揽游客,以朋友的名义将游客领进来,但他们却收取了比门票价低的钱。张强估算了一下,从试运行收费后的20天时间里,包括优惠票在内,真正买票的人不到一半,门票收入不到两万元。支持方哈尼梯田是世界上最美的景色,理应收取门票。按每年来元阳旅游的人数有40万人计算,收费后,只要有20万人游玩这4个景区,每年就会增加2400万元的旅游收入。反对方哈尼梯田战线长,从哪里都可以观看,收取门票会将游客吓走。

  而且现在哈尼梯田旅游基础设施尚不完善,现在就收门票操之过急。另外,非封闭性的景点收取门票,极易产生黑导游。 “生财之道” 出租小孩拍照一人一元 4个景点游人的相对集中,一些村民想到了新的发财渠道。在老虎嘴,有村民将民族服饰拿出来售卖,一些人在路边卖起了小零食,还有人为前来照相的客人背包、带路,每次收取5元、10元不等。但是,村民的一些行为却引起了游客的反感。在老虎嘴景点,有游客前来时,多名彝族女童就会缠着给游客跳舞收钱。还有1位老人每天伸手向游人要钱。路边一个简陋的厕所还挂起了每次收费一元的牌子。多依树景点是看朝阳的好地方,不少村民早早赶到将观景台上的最佳摄影位置用凳子占了,之后向摄影者收钱,每个位置收10元或20元。还有一妇女,很早就将小孩抱出来,让其穿戴上头饰等物,游客要给小孩照相时,她便向游人收一块钱。

  记者印象小儿郎放弃书包忙推销

  记者发现,在老虎嘴景点的公路边上,每天都有许多的女童在向游客缠售梯田明信片。只要游客一下车,她们立马就围上去,有的可以缠上半个小时,如果有一游客买了其中一人的,其他女童就会立即围上来缠卖,弄得游客的心情极不愉快。有游客认为,这些女童都是学龄儿童,家长短视地让她们来卖明信片挣钱,这会引诱其他上学的儿童,也不利于她们的成长,她们应该坐在教室里读书。买她们的东西,反而助长了她们不读书的倾向,会害了她们,让她们回到教室里才是最好的办法。

  专家为哈尼梯田申遗“把脉” 让村民成为梯田“股东”

  哈尼梯田,在当地人的眼中,虽有选择上的无奈,却是不可或缺的宝贵资源;在摄影家的眼中,是美奂绝伦的艺术天地;在不少专家学者眼中,它是值得保护的净土,而且还有很多神奇之处有待挖掘。

  今年3月14日至18日,省社科联组织了包括中国社科院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章建刚、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自然与文化遗产中心副主任闵庆文、省社科院研究员史军超、省古籍办研究员李克忠、云南农业大学校长朱有勇、西南林学院教授田昆等13位专家各抒己见,为申遗建言献策。专家们普遍认为:梯田的遗产价值毋庸置疑,现在就应该把它当做世界遗产来看待,因为申遗成功仅仅是迟早的事情。

  章建刚:申遗需要村民参与

  不规范的观景台建设、村民的纠缠售物、与传统民居相悖的建筑以及核心区哈尼文化出现空心化现象、年轻人不愿留在山里等因素,成为了哈尼梯田保护的负面因素。哈尼梯田的生产方式、劳动方式都可以变化,但其景观却是不变的,要保护好梯田,就要通过让村民参与的方式,成为申遗开发利益的主体,使他们有自信心、自尊心和自豪感。

  闵庆文:坚决反对骑牛游梯田

  坚决反对旅游企业提出的骑牛游梯田。现在有一种误区,认为发展就是经济增长,经济增长就要搞旅游,旅游就是收门票。而申遗是保护,保护与发展会产生矛盾。现在的旅游开发商业味太浓,作为申遗项目,要尽可能降低商业气味,提升文化品位。哈尼梯田可以建成以有机农业为核心的发展方式,但老百姓如果不参与就没有真正的意义。他建议由中科院、中国社科院、省社科联和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政府联合成立哈尼梯田研究中心。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