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尽芬芳艳丽:大理白族的鲜花美食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3-17 15:02:51进入社区来源:新华网

杜鹃花

  白族因喜欢白色而得名,素雅是白族人永远的追求。正是这种追求,造就的白族在饮食上也追求一种素雅清淡,鲜花食品便是根植于对素雅清淡的追求,应运产生了。

  你来大理或者其它白族地区游玩,风花雪月令你留连忘返,那鲜花食品也能令你大饱口福和胃福。白族食鲜花,比较古老比较传统的是白杜鹃花,这花长在苍山2500米海拔线以上,杜鹃花有白杜鹃花和红杜鹃花之分,红杜鹃花有毒不能吃,但花朵鲜艳无比,可供观赏;而那白色的杜鹃花像白族人一样,素雅而大方,鲜嫩而清爽,更是上好鲜花食品。

  每年的三、四月份,苍山上消融的雪水,将整列大山浸润得像翡翠一般,这时满山遍野的白杜鹃花便应时而放,背上背箩,唱着浓浓的白族乡音调子,到山上采撷来那雪白的白杜鹃花,看到那花的海洋,就是只有抽象思维的理科生,也一定会让你陶醉其间。

  采一大背箩回家来,而且因为花太多,采一大背箩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在那愉悦的花海中,还有洋溢着白族乡音调子的苍山洱海之间,就是再多采一些,你都不会觉得太累的,只会感觉时间过得太快了。回到了三方一照壁,或者四合五天井(三方一照壁或者四合五天井都是白族的民间建筑,三方一照壁是指西、南、北方有三幢两层楼的大瓦房,而正东是一面是画刻着各种图案和文字的照壁,简称“三方一照壁”;四合五天井是指东、南、西、北都有房子,合围在一起,就会围成中间是大点的一四方空地,也就是所谓的天井。四个角又各有四块小空地,加在一起就是五块天井,简称“四合五天井”)的院子里,除去白杜鹃的花蕊,然后在清亮的苍山雪水里,漂洗干净,经过沸水的煮沸,浸泡上三天三夜,主要防止中毒,沥干水份,就可以做出美味的各种菜肴了。如果将它们凉干了,以备“有客自远方来”的时候,拿出来与客人共享,那才能表达出对客人的敬重来。如果喜欢口味浓重的可以炒吃,喜欢清淡的可以跟蚕豆米炖了吃,那野劲,直让你过了好几年都还在回味。

攀枝花

  另一道鲜花食品,要到金沙江边才能吃到。那花叫攀枝花,长在江边高大的攀枝花树上。要吃这种花,还要冒一定的风险,因为那攀枝花树太高了,不容易取到。炎夏时节,火红的攀枝花,开得正是红火。这时便可以拎一枝竹杆,爬上攀枝花树,取摘下那攀枝花,将攀枝花凉干,到了大冬天,云南虽然四季如春,也偶有阴天下点雨,飞点小雪花的时候。这是一家人就可心取些凉干了的攀枝花,浸泡在从苍山或者玉龙雪山上,流淌下来的天然矿泉水中。再从柜子或者厨房的某个角落里,找出一枝腊猪蹄子,在松毛火上烧燎一阵,将未刮干净的毛烧燎干净,将外面的发霉物剔除完尽,那枝猪蹄子就被打扮得黄生生的,香灿灿的,恨不能还未煮熟的时候,就啃上一嘴才过馋瘾。可不要用现代的高压锅或者什么煲之类的东西,一定要用云南祥云人烧制的土锅,还要在栗炭火上慢慢炖来。这时整幢或者整个院子都充满了扑鼻的香气,然后就将洗得一干二净的攀枝花煮了进去,在那乳白的猪蹄子汁液里,放进红艳的攀枝花,真是一幅绝美的静物画,恐怕再绝手的调色画家,都无法将美仑美奂的,那种乳白与红艳相融合在一起的。这时偶遇邻里,便会问:“要请(云南方言:请,吃的意思。下文同。)什么了?咋过这样香!”

  “煮攀枝花呢,来请嘛!请了化食开窍,不容易伤风感冒。”你不用客气,一起围了去吃就是了,那种天地合一的融洽劲,自不用说。人世间的所有乐悦,尽在不言中了。

  比较普通的鲜花食品,是青菜打花包的时候,这正是“冬天过去了,春天还远吗?”的时节,青菜经过一个冬天的生长,已经成熟得像位准备出嫁的姑娘了,漫天的蜜蜂“嗡嗡”地唱着春光曲,这时油菜,白菜花,青菜花……便都睁开了膨松的双眼,抢着来看这山间的春天。肥实的花苞顶在花杆上,真正有了那种含苞欲炸的力量,这时就赶快掐了它们。早了,没有那种饱胀的舒适感;晚了,便瘦骨伶仃了,真是“黄花瘦”了。这种菜白族人的方言叫做冲菜,将那水灵灵,嫩丝丝的菜花,拿回家,可要非常注意螟虫的,清洗干净了,将青菜花放进滚沸的开水里,盖上盖子,翻两翻便有一股子冲鼻子的特殊辣味,扑鼻而来。辣得叫你打几下喷嚏,全身都松活了一大截,那才叫舒服哩!

  这是一种特殊的化学反应吧,那儒雅的水灵灵,嫩丝丝的青菜花,一眨了之间,便泼辣得像细米辣了。凉一凉,准备上各种调料,根据各自的口味,凉拌一阵子,那好爽呀,刺辣刺辣的。就像川人的麻辣味,可不是那种烧人的辣,是用针刺你的那种辣,可考验人了。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