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诏公主的故事与大理婚俗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3-02 18:00:14进入社区来源:大理文化网

  大理的民间传说中有不少南诏公主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又多半与她们的恋爱与婚姻相关,从中似可看出大理地区古代婚俗的一些变化。

  据说,阁罗凤曾有一女,生来就聪明伶俐,又很有个性。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阁罗风想给女儿找个门当户对的夫婿,但公主对父亲提出的候选人不大看得上眼,于是提出一个近乎荒唐的要求,她请求父王让她倒骑于牛背之上,让牛随意而行,牛把她带到谁家,她就做谁家的媳妇。也许令我们感到诧异的是,南诏王竟答应了女儿的这一要求。于是,一头老水牛,驮着南诏公主去寻找人生的归宿。老牛没有走进王都高门大户的金阶白玉之堂,却出了南门,沿着曲曲折折的田间小路来到离城约二十里的一个小村子,在狭窄的巷道转来转去,一转角进了一间低矮的茅屋。这是一家典型的“特困”户。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母亲早年守寡,儿子靠砍柴烧炭度日。公主到家时,那穷小子也刚好背着卖剩的炭回到家来,一进门看到天上掉下个大美人,又被告知是南诏王的宝贝女儿,今日闯天婚,不嫌其贫,愿结良缘,真让他高兴得几乎发疯,好几天没有回过神来,恍然如在梦中。

  南诏王听说女儿选了个烧炭的女婿,气得七窍生烟,差点没有吐血,盛怒之下,发誓与女儿断绝关系,也算是一种划清界限。公主无愧无悔,与丈夫清贫度日。也不知是公主带来的福分还是那小子合该暴富,一天,那烧炭郎突然拉住公主的手问道:“你手上戴的这么些玩意儿是用什么做的?”公主答道:“傻瓜!这是金子呀。”“金子?这就是金子?早就听说金子值钱,没想到它是这种样子。公主,我们要发了!我们要发了!”那小子高兴得手舞足蹈。他把公主领到山中烧炭之处,这里原有一座古塔,不久前发生的强烈地震把塔震倒了,满地的砖块,竟是黄金铸成。这一重大发现成了他们生活的转折点,夫妇俩将金砖搬运回家,设法变卖,很快成为当地巨富,不仅是原先低矮的茅屋变成了“六合同春”的豪华建筑,而且拥有了很多的田地、牛羊和奴婢。

  富起来的烧炭郎带了公主去见父王,请他驾临寒舍,阁罗风虽对断绝父女关系一事有些后梅,但余怒未消,声言要以金为桥,以银砌路,才可给这面子。公主果然请工匠以金银筑路架桥,把父亲请到家来。父女自此和好如初,共享富贵。这个故事收于《自古通》,后人将那个小村子叫做辘角庄,意思是说那村的巷道实在太窄,公主所骑的那头水牛在巷中行走,牛角左右转动如辘轳。

  另一个与南诏公主相关的著名故事是关于“望夫云”的动人传说。与“辘角庄”的团圆结局不同,“望夫云”是悲剧性的。

  洱海东岸靠金梭岛北面有一半岛,叫罗荃岛。罗荃岛上有观音阁,又称“天镜阁”,以此地“山环吞海,澄然如镜”而得名。这是佛教圣地无疑了。然而在离天镜阁不远的海面上,却立着一块黑色的巨大礁石,民间俗称“石骡子”。据传说,南诏公主痴迷地爱上一个猎人,竟不顾父王的反对与之私奔到苍山去了。震怒之下,南诏王请罗荃法师帮忙解决这一问题。那法师本名道安,是位神僧,法术十分了得,念几句咒语,就能把天上的太阳也拴住三天三夜,他在这岛上建了罗荃寺,那些躲藏在海东崖洞里的罗刹的小喽罗就再不敢兴风作浪了。当下法师作起法来,点苍山上连降暴雪。罗荃法师一点也不会心慈手软,他对待那两位私奔的恋人一如他的降妖伏魔,他想把他们活活冻死在山上。为了御寒,猎人潜人罗荃寺盗八宝袈裟,袈裟未到手,反被法师打人海底变成一匹石骡子。而公主终于冻死在苍山上了,她的精气化为一团云彩,时常出现于玉局峰顶,俗称“望夫云”。无论何时,只要那团云气出现,洱海就有狂风恶浪兴起,而风暴的中心,就是罗荃岛,公主是要把海水吹开,看一眼心中所思念的情郎。这时候,连罗荃法师也无可奈何了。

  “望夫云”故事中所讲的南诏公主,不知生于何时,而(僰古通纪浅述》和《南诏野史》所记的一个故事却隐约与之相似。故事说,劝丰祐的一个女儿有一天到崇圣寺去进香,回宫的路上被一个骑白马披黑毡的男人掳走了,三日末归,到处找都找不到。丰祐将此事告诉神僧赞陀崛多,神僧以为是山神干的好事,急忙用神灯来照,果然看到公主正在苍山神座之下。于是神僧与国王商议,要施法术将苍山填于洱海。山神恐惧,献上无价神珠以求赎罪,此事就此了断。我疑心这是 “望夫云”故事的另一种变形,所谓“掳”(原文作“摄”,意为牵曳),其实就是有预谋的私奔,山神就是猎手。只不过这个故事也是以和解而告结束,而“望夫云”却绝不和解。

  我以为,在这些与南诏公主相关的迷人传说中其实隐隐反映着一种文化上的变迁。就婚俗来说,虽然上层贵族中普遍存在着政治婚姻的情况,比如张乐进求把金姑嫁给了细奴逻,大理段氏与高氏数代联姻等等,都说明王室的婚姻多半与政治上的结盟相关联,婚姻服从于王权政治的需要,当然就再说不上有什么自由可言了。但是,就一般情形来看,早期的南诏子民在恋爱和婚姻上应该是有着相当程度的自由的。樊绰的《蛮书》记载了当时这样一种夜生活的情形:当夜幕降临之际,每有青年男子在街巷中游荡,或吹芦笙,或吹树叶,用优美的调子呼唤情人出门相会。

  那个时代青年女子甚至寡妇都可在夜间自由出人,可见出其恋爱自由的程度。恋爱的自由当然也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择偶的自由。辘角庄的故事表达了当时这种自由。公主不嫁王侯而嫁了一个烧炭郎,其意义并不在于对门阀和富贵的蔑视,而在于对自主择偶权利的重视。我们看到,阁罗风并没有剥夺女儿的这种权利,尽管他十分气恼。很显然,随着儒文化和佛陀影响的加深,爱神遭到放逐,青年男女的婚姻一天比一天严厉地受到了父母之命的制约而失去了自由。于是有了叛逆,有了“望夫云”那样凄惨的故事。“望夫云”的故事容易让人联想到《白蛇传》,罗荃扮演了法海。但在南诏,是王权和宗教的力量联合起来绞杀爱情。所幸的是,爱情的力量原是不可战胜的,罗荃可以把猎手打人海底,却不能阻止望夫云在天边出现。在大理地区,青年男女恋爱自由的习俗以各种歌会的形式保留了下来。传说中的南诏公主,就是爱之神。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