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传承藏地奇葩——尼西黑陶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2-07 21:19:3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孙诺七林做出来的火盆被中国民族博物馆收藏 记者韩亿国/摄
 
制作藏八宝是孙诺七林的拿手绝活 记者韩亿国/摄

制作黑陶火锅 记者韩亿国/摄

 

制作黑陶的工具有数十种 记者韩亿国/摄

捏制黑陶茶壶的耳朵是一个细致活 记者韩亿国/摄
 
孙诺七林认真为即将出售的黑陶作品进行最后的包装 记者韩亿国/摄

  最早接触黑陶是在2008年7月的“2008’中国(昆明)国际民族民间工艺品暨旅游文化商品博览会”上。当时迪庆州的展台前,最受大家关注、最好卖的便是黑陶,许多逛博览会的人,开心地抢购外形笨重的土锅、土罐,“拿回去炖鸡、煮汤、煨茶,太香了。”

  记者也被这种香气吸引着,于2008年8月到了黑陶之乡——香格里拉县尼西乡汤堆都吉古村。这个村子处在一片开阔地上,因海拔较低,平均气温比县城要高上两度。

  尼西黑陶

  香格里拉藏族黑陶——有上千年历史,由香格里拉县尼西乡汤堆都吉古村土陶山特有的红土与白土混合制作而成,需经过备料、塑形、雕花、阴干、烧制等工序,尼西黑陶的塑形、抛光等都是纯手工完成的,没有电动马达,也不需装窑烧制。黑陶可用于制作土锅、茶罐、火盆、花瓶等各种宗教用品、生活用品及工艺品,持久耐用,售价约在十几元到数百元之间。

  黑陶之 源

  寻访黑陶,就不得不拜访一位关键人物——孙诺七林:1999年6月,他被云南省文化厅评为“云南省民族民间高级美术师”;2007年4月,被云南省经济委员会评为“云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同年,他制作的“黑陶火盆”、“酥油茶壶”、“凤仪茶罐”3件黑陶制品,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孙诺七林于是也成为香格里拉黑陶的代名词。

  粗犷而朴实的孙诺七林介绍,香格里拉黑陶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当年汤堆都吉古村只有5口人的一户人家,且当地无任何生活用具,于是这户人家便挖泥巴自己做锅、碗以及其它生活用具。千年以来,制作工艺不断改进,最终形成了现在特有的香格里拉黑陶,现在,汤堆都吉古村的制陶艺人已有近百户。

  黑陶之 艺

  黑陶之“艺”即制作黑陶的工艺,在黑陶的发展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孙诺七林最看中的也是黑陶的质量、做陶的技艺,“只有技艺过硬,黑陶才能走得更远。”

  孙诺七林的家是栋四层的“土别墅”,典型的下宽上窄的藏族建筑。最底层养着狗、牛、马,种着蔬菜,然后依次是客厅、卧室、储藏室,院子里堆放着一袋袋备用的的砂土,并设置了烧陶的专区。他家旁边有个操场,以及一条清澈的小河沟,正好便于晒、洗砂土,真是个天然的作坊。

  请我们入座后,孙诺七林盘腿坐在他的工作室里,开始用不同型号的小木板拍打给正在制作中的土锅塑形,与建水紫陶不同,尼西黑陶的塑形、抛光等都是手工完成的,没有电动马达,也不需装窑烧制。

  简单地说,黑陶制作分五个程序:备料、塑形、雕花、阴干、烧制。要想漂亮地完成每个步骤都很不容易,做黑陶用的砂土要从两公里外的陶土山上采挖,在约一米深的地下,才能挖出需要的红土与白土。“最早,我们全靠用篮子背,现在换成了用手扶拖拉机拉,省了好多劲,但就是这样,找到所需的土也需要一天的时间。”孙诺七林说。现在孙诺七林已退居二线,这一工作主要由媳妇与女儿来做。砂土运回后,需经过晒晾、冲洗、筛选和泥等过程,接下来的塑形,是制作黑陶耗时最长,也是最关键的工作,在此步骤中,将泥土捏成形后,需要用木板等40多种工具对粗坯进行反复塑形打磨修改,令其光滑如玉,孙诺七林常常会在工作室中从早忙到晚。

  雕花也是项很考技术的活,对于没有绘画基础的孙诺七林来说,在泥胎上雕刻的技术都是在日复一日的练习揣摩中练就的,他一般喜欢在黑陶上雕些花儿、叶子、麒麟等动植物图案,代表吉祥之意。孙诺七林最牛的雕刻代表作品是藏八宝,包含宝伞、金鱼、金瓶、牡丹、海螺、吉祥结、法轮、经幢等八种图案的方形浮雕,最早是挂在佛堂里的,现在许多人会买来当作家居装饰品。这种浮雕的工艺非常复杂,堪称黑陶雕刻中的经典,孙诺七林一般一个星期才能雕好一套,相当于做七八个土锅及数十个茶壶茶罐的工作量。不过一套藏八宝能卖到450元,属于黑陶中的“高档商品”。目前包括孙诺七林在内,尼西乡会做藏八宝的艺人仅有三、四个。

  最后的阴干与烧制两个工序比较简单,一个星期阴干后就可烧制了,烧制不需要土窑,只要一个通风的地带便可以。一般都是选在早上烧制,架起松柴点火烧两个小时左右,黄褐色的粗坯在火中逐渐变成深红偏黄的颜色,再在锯末灰中闷上30分钟,粗坯就魔术般地变成了黝黑的颜色,这就是黑陶的蜕变过程。

  孙诺七林感叹,与宜兴紫砂陶、建水紫陶相比,香格里拉黑陶或许显得很“土”,但它的价值就在于质朴与纯手工制作。随着时代的发展,拉土、舂泥等辅助工序可以借助拖拉机等机械完成,但塑形等主要制作过程,一定要靠全手工,这样才能保证黑陶制品的牢靠。

  黑陶之 承

  从11岁向父亲学习到现在,60岁的孙诺七林已经与黑陶打了五十年的交道,“父亲那时能做30多种黑陶,我现在能做出100多种,我比他厉害。”孙诺七林骄傲地说。孙诺七林很能琢磨,除了普通的土锅、茶罐、火盆等,他还琢磨出了精巧的鸟型酒壶、小花瓶,甚至极具现代气息的CD盒。但孙诺七林仍不满足,还准备继续研究新品种,与现代与时尚相结合,适应不同人群的口味。在大儿子洛桑恩主13岁时,孙诺七林也把手艺传给了他,每天,父子俩一个在里间,一个在外间,同步“施工”,像上班一样,从上午8点忙到下午6点。一年时间,父子俩可以卖出千余件不同种类的黑陶,收入约5万元,县里的餐厅、饭店、民贸公司,国内外的游客都争相向孙诺七林下订单,或是慕名前来购买。

  孙诺七林还“达则兼济天下”,村中有100多户人家,约有七八十户是靠制作黑陶为生的,他们几乎都是孙诺七林的徒子徒孙,最小的徒弟只有15岁。孙诺七林甚至还有几个鹤庆等外地的徒弟,最远的一个来自新加坡。其实孙诺七林有许多出国的机会,他的作品多次被运至国外展出,主办方都热情邀请他去,但他说什么都不出门。一次,一位日本艺术家为表诚意在他家等了他一个月,他笑眯眯地对这位艺术家说:“我就不去了,你再多玩几天嘛。”

  孙诺七林的孙子因为现在还在上学,没有学做黑陶,“只要他们愿意,我一定会帮助他们把黑陶传承下去。”孙诺七林说。目前,制作、销售黑陶已经成为汤堆都吉古村的支柱产业,每户的平均收入有5千元左右,孙诺七林有个很实际却又很“仗义”的想法:带领全村人,靠泥巴、靠黑陶致富,“因为我们这里的田地很少。”孙诺七林朴实地说。

  黑陶之 味

  孙诺七林自己家也把黑陶在生活中运用到了极致:招待客人用的茶壶,煮饭用的大锅、火锅,都是孙诺七林和儿子洛桑恩主做的,其中一个火锅,他们已经用了40年,依旧光滑黝黑,这个已达“不惑之年”的老火锅在橱柜中,默默散发着香格里拉黑陶的品质与魅力。

  从孙诺七林家出来,记者一行带着向他买的酒壶、花瓶、藏八宝等价值数百元的黑陶制品,带着对黑陶浓郁的好感踏上归路。路上,汤堆都吉古村口的两旁,是数十家黑陶商店,孙诺七林以及其他艺人制作的黑陶,在这里陈列销售。孙诺七林的侄女白马拉姆和爸爸白马鲁茸就在这里做生意。除了销售黑陶工艺品,白马父女还在卖着尼西黑陶土锅炖鸡,每锅100元(成本约60元左右),他们的生意还不错,每年能赚三、五千元。尼西土锅炖鸡约一个小时就能煮好,炖的过程中香气四溢,引得人忍不住咽口水。据介绍,香格里拉藏族黑陶中含有氧化硅、氧化铝等许多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用这种黑陶土锅炖汤能保留食物更多的香味和营养,再加上土生土长的尼西土鸡,绝对是一锅饱含了文化气息、让你回味无穷的美味。

  进入社区>>>>>>>>>

编辑:陈江涛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