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石山——昭通古人类活动遗址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1-13 21:33:00进入社区来源:云南在线

  关于野石山遗址

  野石山遗址位于鲁甸县桃源乡普之噜村野石社,1982年文物普查中被发现,遗址面积为52500平方米,东滨草海。在野石山遗址内采取到的陶器有单耳陶壶、陶罐、长颈带流陶片,大型带耳陶罐片等。陶质有磨光黑陶、泥质灰陶、夹沙灰、红陶,其遗址地名“普芝噜”,彝语意为祖先或“濮”居住的地方,是对彝族历史研究的好去处,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寻访野石山遗址

  早就听说在鲁甸县桃源乡境内有一处古人类活动遗址,称为“野石山遗址”。

  从鲁甸县城出发,不过3公里多就到了我们想寻访的“野石山遗址”,那里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只是一片烤烟地,缓缓的山坡上生长着一些荒草树木,在秋阳照射下显得有些生机勃勃。农人在土路上穿梭,好奇地打量着我们。老翁顾若邦热情地与我们打招呼:“你们是来刨东西的吧!”他指着缓缓的山坡说“早没有什么了,东西差不多都被刨光了……”

  这位热情的老翁得知我们只是来寻访“野石山遗址”的,他把我们领到土路旁他堂妹子家。老翁的堂妹子叫顾邦翠,是一位性格较外向的农家妇女,约40多岁,讲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当年,也就是2002年4至6月期间,政府组织人清理古物,她参加了,很卖力,说有好多好多的东西。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两只眼睛放着光彩,说得很“专业”。

  顾邦翠说得很热闹,一个劲地埋怨我们为什么不早些年来,要是早些年来还能看到好些古人用过的东西。她见我们面露遗憾神色,就不甘心地对我们说,不要紧,她找找看,家里好像还有一个土瓶瓶和一个雷楔子。她开始在家里的院子角落翻腾。“你们等一下,能找着的,是老人挖田挖着的,看看有没有用!”她安慰我们,生怕我们离去。我们心里没数,但又不甘心就这样离去,望穿双眼地看她翻腾。“找着了……找着了……”她高高举起手,手中果然有一个缺口的土瓶瓶,看不出它的年代,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是一件年代久远的古用具,形状瘦长,与现在的土制用具有些不一样,是干什么用的就不得而知了。我们用手摸着这只土瓶瓶,心底油然升起一股思古之情,想象着那个时代的人们是怎样劳作和生活的。我们很感激这位农家妇女,说了许多感谢的话。也许是我们的话也令这位农家妇女感动吧,“你们再等等,还有雷楔子……”她一边说一边高声呼喊她的丈夫。她丈夫从里屋走出来,见到我们就满脸堆笑,他顺从地接受妻子的“要求”,帮我们找雷楔子。顾邦翠这位农家妇女趁男人帮我们找雷楔子的时间与我们说着话,她说那东西是天上掉下来的“陨石!”我们说,“可能是吧!”她应道。“找不着……”男人在里屋喊着“不可能,再给我好好找找……”她命令似地指挥着里屋的男人,转过脸来与我们说个不停,还是生怕我们没耐心走掉。“找着了……找着了……”她丈夫从里屋兴冲冲地走出来,脸憋得通红,手里拿着一块石头走到我们面前,气还没喘匀,手中的石头就被她一把夺了过去,左看右看,高兴地对我们说:“就是它!”我们接过这块石头仔细端详,只见这块石头很光滑,像一把石斧,被人磨过,有刃口,是什么年代的就不得而知了,想必是古人用过的吧!两口子都说是天上掉下来的陨石,特别是顾邦翠说得特别肯定,男人只好打着帮腔。我们讲了我们的看法,从磨制的痕迹看,应该是古人的用具,顾邦翠似乎同意我们的看法,使劲地点了一下头,她男人便应声道:“肯定是!”她白了一眼男人,男人低下了头。顾邦翠向我们讲道,她男人是招姑爷上门的,没什么本事,人还算老实,那时她家穷,就把这个浙江人招上了门。她男人“嘿嘿嘿”地笑着,的确憨厚老实。不过,我们发现,她男人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会修电视机,院子里堆了一些电视机物件,一大家人还算活得过去。这位口音里夹杂着当地口音的浙江人在这里算是安居乐业,没有别的想法,就想把日子实实在在地过下去。顾邦翠的堂哥顾若邦一个劲地说,可惜那些老人去世了,他们最说得清,知道许多事情,政府组织人清理那些东西时,还专门问了那些老人。他向我们介绍说,他儿子也参加了清挖,当时他在旁边看热闹,围观的人不少,临近的村民们都来看个稀奇。

  是的,在“野石山遗址”的确清理出不少东西,那里的村民都作了纪实。1987年12月21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公布“野石山遗址”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醒目地立了一块碑石。发现古物的那片地,有人说可能是古人加工用具的地方,因为古用具较为集中,按村民的话说是取了一层又一层,到现在也不一定取完了。顾邦翠说,地下这些古东西都是国家的,国家要保护,谁私自去挖就要坐牢。她家就在“遗址”旁,从未看见有人私自去开挖,都是懂道理的。

  顾邦翠快人快语,从我们进她家门就没停过嘴,越讲越起劲。她热情地挽留我们,不准我们走,非叫我们吃了晚饭再走不可。我们一再讲明不走不行,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她说进了家里连饭都不吃像什么话!我们也婆婆妈妈地说了一大堆推辞的话她才放行。她一再说,下次来一定要吃一顿她家做的农家饭,都是地里长的,新鲜!这地名又叫菜子地,只要一问,方圆几公里的人都知道。叫菜子地是因为过去常种菜子,花儿开得很好看,金黄金黄的,制成菜油特别的香。顾邦翠向我们介绍这里的情况,看得出她很热爱这地方,说话的声音充满了感情,并叫我们有机会一定再来。

  离开菜子地———“野石山遗址”,我们心里有一种满足,那浓浓的乡情令人回味无穷。我们走了很远,还看见那里的村民们聚在一起目送我们。我们不虚此行,远古的呼唤使我们来到这里寻访古人的足迹。我们不仅仅是在寻访古人的足迹,在这片古老而充满活力的土地上,我们同时寻访到了乡间真情……

  野石山,行走的距离

  走在凹凸不平的野石山沿线公路,一块立于路边的“云南省级文物保护”的石碑,沧桑而古朴。石头上,锲刻着几个字,几个字后是宽阔的土地。野石山后,是桃源乡农业最为发达的地方,烤烟、水稻、包谷、果树,这些与我们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在迅速进入我们的视野。后退着的是我们身后的风景,而与我们一起奔跑的还是逝走的历史。

  我们进入这些文物发源地的时候,我们的心被某种莫名其妙的激动震撼着,寻找是为了记住,我们无法在一个发掘出文物的庄稼地旁边,保持沉默。

  一个农民正手握一具石斧,茫然地刨地,他的神情专注,他刨出的是土地上生长的信息。这个农民是浙江人,在这里长住后,他开始了修理电视机的活计,日子一天天殷实起来,孩子也工作了。“我家的房子下恐怕就有石具和陶制品,我们恐怕就居住在文物的旁边!”他说。

  在野石山行走,我们就行走在千万年前的生产、生活中。刀耕火种,逐草而居的人,从历史的纵深处走近我们,修复我们对历史的模糊记忆……

编辑:陈橙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