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间蕴养的奕车文化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8-11-20 17:09:28进入社区来源:红河日报

  “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身心的放逐与回归的过程,而到了奕车山乡就像回到了精神的家园,这或许就是奕车文化的底蕴独特性。记者爱上了奕车山乡,这里的山水,这里的民风习俗和这里纯朴善良的人们。记者用镜头定格奕车的神奇、美丽……记者真的想留下来不走了,奕车山寨真的拴住了记者的魂。”

  近日,研究哈尼族文化的韩国朋友珍美硬要记者带她到奕车山寨,给她做向导,因为记者无数次地向她讲起奕车人的风俗、服饰和山歌。

  10月11日,记者搭上开往大羊街的班车,去赶奕车人一年一度的“十月年”。班车在大山里曲折盘旋了几个小时,不时有层层梯田跃入视线。

  终于在一个叫替玛的山坡,班车停住。记者和她下了车,走了半个小时到了洛吗。

  一棵万年青树下,五六个小孩子正好奇地看着记者,当记者喊一个小女孩来跟珍美打招呼时,她却不好意思地用袖子口擦擦快流出的鼻涕,转过身,跑了。

  和秋是奕车人,今年十八岁,她会织布会做衣服,会随口唱出很清脆、很优美的阿茨(奕车语,一种山歌名)。记者带着珍美去拜访她。

  奕车人总是热情的,一定要留下记者吃晚饭,酒座上菜很丰盛,最让记者难忘的是腌酸肉。奕车人喜欢吃腌酸肉,一是喜欢食这种风味;二是用这种方式保存肉食,以备急用;三是这种吃法较为经济。奕车人除了腌肉,还经常制做螺蛳、鱼和各种肉为原料的酸菜。

  和秋告诉记者,腌制酸肉的方法很简单,事先准备一些炒米,将要腌的肉切小,放入盐、八角、白酒等,最后与炒米面一块儿拌匀,过半年就可以食用。吃的时候,只要蒸熟就行。熟了的腌肉看上去色黄油亮,吃起来酸中带香,味道美极了。珍美说要带一瓶腌酸肉给韩国的朋友们吃。

  每年,奕车人最热闹的时候就是过十月年,正如汉族过春节,在这个传统的节日里,奕车的青年男女都会与河为界,打石头架。

  第二天记者带着珍美来到浪堵村与车普村的河界,这里是奕车人传统打石头架的地方。

  身边的鲁则大爹给珍美讲了“打石头架”的起源:奕车人早在数百年前从元江“拉沙普”(即现在的元江县城)搬迁来以后,在浪堵河界玩耍的奕车小伙子们在河里互相用水泼洒,后来两个寨子的人用泥巴互相对打。有一年稻谷欠收,浪堵村有位叫哈所的少女梦到天神“摩眯”托梦给她,天神“摩眯”告诉她只要每年十月年里到浪堵村与车普村的河界,用“石头打架”,来年稻谷一定会丰收。从此奕车人就开始“打石头架”。“石头架”打完后这些稻田照样栽稻谷,梨田耙田时不见石头,反而稻谷丰收,所以奕车人就把“打石头架”定为吉祥的节日,预祝来年丰收。

  珍美忙着用摄像机在捕捉镜头。她对记者说:“我爱上了奕车山乡,这里的山水,这里的民风习俗和这里纯朴善良的人们。我真的想留下来,不走了,奕车山寨真的拴住了我的魂。”

  记者在梯田旁发现,当大沟渠中有小的沟渠要分出去或者是有的梯田要直接从沟渠里引水灌溉时,就会看到分水处有一块平整的木块或者是竹块垫在下面,木块、竹块上刻有许多宽度不一的刻度。回到奕车山寨,珍美就这一问题咨询了村里的哈沙大叔。他说,这是木刻分水,是用于分梯田水灌溉的,如果不用木块和竹块来分灌溉水,那么,离沟渠近的梯田,水就要不完,而离得远的梯田,则没有水。为了不让梯田干枯,保证每块田里常年都有水涵养,奕车人的祖先就发明了这种木刻分水法。

编辑:陈橙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