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巴经》集纳西族古文化之大成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8-11-20 14:33:32进入社区

  无论天文、历法、地理、历史、人文、医药、动物、植物、武器、衣饰、饮食、生活、风土人情、家庭形态、宗教信仰、民族关系、农业、畜牧业以及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等等。《东巴经》里都有记载,真是包罗万象。这部经书可以说是了解和认识纳西族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

  一千多个纳西象形文字中,有上百个关于天象、气象、时令、历法以及方位的字。

  《东巴经》中有很多星座的名称,记载着东南西北四方二十八星宿,如三星、昴星、红眼星、北极星、启明星、长庚星、北斗七星,也还有彗星。有的经书记载:“若不是太阳和月亮,将不能分黑白”;“若不是参星和商星,也不能分昼夜”。“天上的三星甩着蕊宿手,三星和蕊宿结了仇,从此蕊宿吐露天,阴雾沉沉又沉沉,天体象不高”。可见对天象和气象的观察研究早已达到相当水平。《崇搬图》还有这样的记载:“蕊劳精于推算雷电,苏陀精于推算饶宿,尼楞精于推算星辰,吉阿精于推算日子”。《东巴经》里好多地方都讲到历法,一年分四季十二月,一月有三十天。《碧庖卦松》和《懂述战争》还都讲到有一棵神树,树生十二枝,枝生三百六十叶,所以一年有十二个月,三百六十天。这也反映了历法的应用是比较早的。 

  在纳西象形文字中,金、银、铜、铁、锡五金齐全。“铜”字在给西象形文字中是锅里加上火,以火表示红,意即红锅,以红锅作“铜”,可见创造象形文“铜”字之时,铜锅已广泛使用。还有“铁”字,是一把斧子,可见用铁的历史也有很久。这都是纳西族早就进入铜器、铁器时代的一个佐证。《东巴经》中有关铁的记载极多。不仅讲到各种铁农具和铁兵器,诸如铁锄头、铁犁头、铁斧头、铁镰刀、快刀、尖矛、弓箭、铁盔、铁甲,甚至神话中的神鹏都要套铁嘴、安铁爪,丁巴什罗来人间降魔,天上众神送给他的武器中也有白铁降魔杵。这都表明古代纳西社会中,铁的地位很重要,使用也很广泛。《安铺余资命》还讲到:“很古的时候,没有耕田的农具,九十个青年带了锐利的斧头,到以古以居山上,砍了红栗树做成犁架子,砍了白杨树做成犁轭,……用白铁做犁头”。对照《续后汉书》所载:“定筰、台登、卑水三县,去郡三百余里,旧产盐、铁、漆”。当时的定筰,是纳西族先民居住之地,纳西族用铁由来已久,这就更为可信。

  据对目前已汇集的纳西象形字的分类研究,属于植物名称的字,包括各种树木、花草、五谷的,约五、六十个;属于动物名称的,包括兽类、鸟类、虫类,约一百一、二十个。这反映了创造纳西象形字的时候,受游猎、游牧生活的影响,要比受定居农业生活的影响大得多。它为我们了解和研究古代纳西族地区生物状况提供了线索。在《东巴经》中驴和骡的记载很常见。据研究,我国内地本无驴,系从西域引进,骡就更没有了。汉朝以来,中原与西域交通日益频繁,才有大批驴、骡运入。《盐铁论》载:“骡驴驮驼,啣尾入塞。”《东巴经》所载驴、骡,到底从何而来,是个很有价值的研究题目。如能证实由西北而传入,对于进一步弄清纳西族由西北向西南迁徙,是一个有力的证据。如果经书所载驴、骡系土生土长,那就说明纳西族是世界上最早出现骡子的民族之一。一个少数民族,在古代就用驴马杂交 创造新物种,是很了不起的。《东巴经》还有这样记载:小春播种在冬三月,到夏三月成熟;大春播种在春三月,到秋三月成熟。这也反映纳西族一年播种两季作物的历史已经是相当悠久了。

编辑:黛琳

商讯